无间使者25还有谁上过你

      贴墙后入的体位插得非常深,真莉错觉那根灼热的肉棒好几次都要顶开子宫口,那是一种非常疯狂又刺激的感受,她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已经顾不得跟人冷战,当然嘴巴还是半硬半软,不肯完全地屈服。
    阿佐已经将她翻过身来,手还在上面吊着,只是此时她已经主动将长腿盘到他的后腰上。
    男人的手指触碰到她的眼角,沉迷性爱的女人散发着无与伦比地被“凌虐”的美感,嘴唇被吸地狠了,呈现出又肿又红的倔强和媚态。阿佐贴过去舔,真莉毫不客气地反咬他一口,瞬间溢出鲜红欲滴的血珠。
    阿佐揩过自己的唇,蓦地掐住她的脸颊,另她合不拢嘴,把两根手指伸进去搅,舌头却是跟着他,缠着他,湿软得一塌糊涂。
    “他上过你没有?”
    其实他要问的话是——除了我,还有谁上过你。
    真莉吭哧地笑,笑容又被肆意地顶弄给撞碎了,浑身的肉都在脆弱又性感地颤动:“...轻点..啊...你该问的是,我有没有上过他...”
    她笑起来,邪气又畅快,像个一百分的妖女:“只要我想,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阿佐深吸一口气,将她的屁股抱起来,压着她的头往下看,鲜红嫩肉被粗长的鸡巴带得翻出来,还是万分舍不得紧紧地扒住它,阿佐慢慢地送进去,徐徐地玩儿似的,不再给她痛快。
    他捏住她的下巴,有时候是真的非常想撕了她的嘴:“如果你真做了,以后,我不会再来找你。”
    真莉活泼跳跃的胸口忽得停住,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内部撕裂开来:“那请你马上从我身体里出来,立刻,滚出这里。我不光跟他做了,还跟很多男人做过。只是陪你玩玩,你还当真了?”
    阿佐定定地盯了她好一会儿,果真抽了出去,接着解开她的手,将腰带往裤眼里穿。
    热情似火的氛围完全成了寒天洞地。
    真莉慢慢地滑下去,话一说完就后悔,不是后悔刺激他,而是——她也是很挑剔的人,喜欢做爱,但不会滥交。
    阿佐浑身湿漉漉地出去,半分钟后传来巨大的关门声。
    真莉脱力地坐在地上,惶然又难受,不知觉地脸上潮湿一片。
    她坐在那里半天也不想动,很有些丧气,原来人的情绪会复杂到如此地步,要不得,要不了,要不到全部就会气急败坏,自损一千伤敌八百。真莉把脸埋下去,这一刻忽然很想回到祖傲身边。在他身边,一切都是清晰的,没有任何犹疑和不确定。但就这样回去,祖傲会怎么看她?如果她是一个失败者的身份回到师父身边,她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身体忽然腾空而起,真莉诧异地抬起头来,阿佐望她一眼,这一眼望得心脏酸软。
    他把人抱到沙发上,转身去卧室那了吊带睡裙出来。
    他拿干燥的毛巾给她擦身体,替她穿上衣服,让她靠在他的胸前,手指插进发梢内,将打结的头发梳理开,温热的风呜呜地从吹风机里吹出来。一时间真莉不想说话了,她安静地靠着他,头发干了大半后,往下蹭了蹭,枕到男人的大腿上。
    阿佐摸出遥控器,电视兹地一声亮了起来,声音调到六度,新闻的声音跟夏末的海水似的,漫漫地淹过房间。
    他抚摸着她的长发,继而扶过温良顺滑的手臂,阿佐低头看向身边的女人,她静静地看着电视,不像是看进去的样子,很宁静,甚至有些温柔的乖巧,像是原本就安在身上的一片肌理,一块骨头,仿佛...原本就应该是他的。
    阿佐弓下去吻她的肩,撩起真莉的乱发勾到耳后:“以后不要说那些话,你说了我会生气,你自己也不开心,对不对?”
    他当然知道她不是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好女人,更不是一个常规的,能够轻易打上标签的女人,若论世俗的标准,谁看到她,脑海里都会出现一朵颤颤欲动的黑色大丽花,要么被吸引到绝对无法抗拒,要么看一眼就绝对没勇气靠近。
    但她同时不是,也不该是一个世俗,阿佐的手指触到她的睫毛,眼窝和柔软的嘴唇,拿鼻音轻轻地询问。
    真莉垂下眼帘,拉下他的手,两人的手指互相摩挲着,然后互相插进指缝。
    “饿不饿?给你做点东西吃?”
    真莉轻点一下头,阿佐抽开身来,给她盖上毯子:“你先睡一会儿,好了叫你。”
    晚餐吃得很简单,两碗青菜肉丝面条,加一迭蒜蓉油麦菜。
    阿佐从衣柜里挑出一件女款的休闲西装,给真莉裹上,把人搂过去带出门散步消失。
    夜晚的街道很热闹,灯光五彩斑斓,男男女女互相交谈逗笑着,真莉依偎在阿佐身边,忽然意识到有些男人会把身边的女人的一切都安排好。她什么都不用想,挨着就行,把自己当一个挂件,感觉似乎也不赖。
    “想看电影吗?”
    真莉摇头:“如果你想看的话....”
    阿佐见她心情好了些,跟着也笑了一下,真莉剜了他一眼:“笑什么?我这样子很难看?”
    “不会,你没发现很多人在偷看你?”
    真莉把脸往他脖子里挤了又挤:“不给他们看,只给你看。”
    阿佐一偏头,再低头,便把她吻住了。
    舌头进得很深,勾缠含吮,感觉十分的柔和美妙,像喝了酒血液里已经浸了酒精。
    长长的一吻过去,阿佐勾住她的耳垂,低低发笑:“不看电影了,我们回去?”

- 校园港 https://www.xiaoyuan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