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使者07怂包配怪胎

      真莉开始恢复晨跑,步子一天比一天快,身体机能一天比一天好,她开始享受流汗的感觉。
    中央公园的西门出口,这日雾气散去得比较快,森然的绿色伸入半空,天边的青和霞迭迭交接,阿佐一身深蓝色的运动服,跟她在门内碰上。真莉率先一步跃过他,出门左转,换了方向继续前行。等到阿佐身影不见,她才从拐角处慢慢出来,耷拉的眼皮下一丝阴而潮的笑。
    下午的罗汉街热闹非凡,燥热的空气席卷着千万的人头挤在这条狭窄的、时上时下的街道,两边的铺子五花八门,士多店、水吧、音像店里成批的进出着人,最多的还是电子手机小电器的商铺。真莉拐进一家电子电器零售行,通道狭窄,老板戴着眼镜摆弄手上的设备,头也不抬一下:“想要什么随便看看。”
    真莉斜侧着身子,避开外面的视线,手指在玻璃柜上咚地敲了一声:“刚才跟你打过电话。”
    老板抬起头来,夏威夷衫的领口溜出一条粗壮如蛇的金链子,眯眼打量她。
    两人对上眼,他笑了一下,仿佛是肯定了真莉同道中人的气质:“朝这边走,跟我进来。”
    撩开后面的帘子,里头的杂物房跟后巷连通。男人从箱里里翻出一袋东西,招呼她过去,跟她介绍这是什么款的监听器,哪一年出门,非常专业的口吻。
    真莉捏起一颗,暗扣大小的东西细看,老板厚唇翻开,摸一把油腻的热汗:“这可是最新款,能做到这么小很不容易,就是价格有点贵。”
    她要了这个和配套设备,连同一只备用手机和新卡。结完账后已经破产,于是天降的房东上门收租时,她这才有了真正的危机感。
    夜幕降临,街上的小情侣翻倍地变多,二十平地士多店顾客盈门。真莉在玻璃门外晃过去,到了凌晨的点再折回来。
    立在冰箱前挑选饮料,拿了一听橘色地汽水又去拿泡面。
    前面几个人结完账,两个年轻女孩凑在一起对着收银阿佐窃窃私语,脸红兴奋地,猪都知道是看上了他。
    “借过。”
    沙沙而冷的声调,听在人的耳膜里却会有种媚冷的感觉。
    真莉挤开两位闲杂人等,女孩子扭头看过来,高傲而不耐烦:“你这人怎么回事?这么没礼貌!”
    她看也不看,零碎一件件地往台面上搁,语气说搁不如说扔,最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这是徐曼丽的东西。她觉得还算趁手,便随身带着。
    啪嗒一声丢上去,真莉垂头,连帽衫下露出半张白得不健康的脸,暗红的唇,漫不经心的视线斜掠地扫。
    不论是她的着装表情,还是拿出的东西,存着暗示性的暴力震慑力,女孩子双双愣了一下,表情十分不自然:“算、算了,懒得跟你计较。”
    店里终于清静下来,阿佐这头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一板一眼地扫码等候付款。
    真莉摘下帽子,厚而凌乱的刘海,长发自然微卷着大片地铺在肩头胸前,曾经枯瘦的脸已然丰润了些,但是很有限。
    一张素面,长黑的睫毛向上掀起,她看起来要比刚苏醒时好看很多,还未恢复到大美女级别,却会让看的人莫名微微一动。
    她的话还是不好听:“我没钱,这一次算你请我。”
    外面行人伶仃稀少,店里就他们两个,一左一右隔着柜台相对而立,仿佛整个世界进入了寂静凝固的界面。
    自从店里只有她,自从她无礼的要求出口,阿佐放下扫码器,身上的气息像是被海底冰凉的水流卷过一遍,不再是那个非常没有存在感的男人。模糊的英俊随水涡卷走,锐利的面部线条浮出水面。
    真莉觑到曾经让她感到惊惧的美丽,更成熟的味道,感受到对抗性,她冷静地兴奋起来,血管里汩汩地冒着泡。
    这一刻滚水似的兴奋,让真莉非常清楚地认知了自己——她就是个情绪的变态,非要挑衅着打破别人的常规。
    阿佐盯她片刻,抬手往左边角落指去:“热水机在那边。”
    真莉笑了一下,连个谢字都没,抱着东西送到玻璃窗前的横木条窄桌上,撕开包装放了调料,转身把泡面杯放到热水机那边等。
    红灯疏尔转成绿,真莉拧开龙头,热水连着热气飘了出来,很快盖过泡面,她恍神两秒,竟然从这一幕中感受到“生活”意味。
    等泡面涨开时,她在货架后晃荡起来,接连扫荡了熟食、火腿、优惠装超大瓶的鲜奶,抱着一大堆东西凑过去:“既然请客,就别那么小气了。”
    如果换一个人,铁定要被她撺掇上火,揍她是重的骂她是轻的。阿佐没有,他很平静,甚至折身从烟柜上取了一包薄荷烟,由台面上推过来。
    见他这么细心的份上,真莉终于眉开眼笑地赏了阿佐一句谢谢,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
    泡面很快就好了,真莉挑了一大筷子,这一大筷子体积的泡面对于女人来说是相当有挑战的,要考验女人的嘴型大小、动作幅度、捱烫程度。在外人看来,她以鬼神莫测的动作吃进长长的面条,竟然还让人觉得优雅。
    入口时就被烫到了,可她默默地忍耐下去,面无表情略带享受的咀嚼吞咽。
    落地玻璃斜对面是一家土气至极的歌舞厅,夸张闪耀闪动的霓虹灯,几个把衣服穿得状若生活不能自理却很嚣张的男人,一大团地从那边出来,正朝便利店这边走。真莉透过店内拐角处的圆镜子反向觑向阿佐,他也朝那边看了一下,神态自然地继续做手头的事情。但是这一眼,让真莉某根神经敏感地跳了跳。
    等她重新看向窗外时,一张尴尬的脸狼狈地定格在玻璃之外。
    小中介看躲不过了,只能哈哈苦着脸进来,总是下意识地要讨好真莉,伸着脑袋看她面前的宵夜:“嘶就吃这个啦?很没营养啊,要不再加个蛋?”
    真莉呲溜着把面条最末尾一截吸进嘴巴,她还没发表意见呢,小中介赶忙道:“啊,一个不够可以加两个!”
    说完火烧火燎就柜台旁的关东煮,挑挑拣拣的弄了卤蛋和肉丸,掏钱包的动作被一条纤长的手臂给截住了,真莉皱着眉扫他一眼:“不用你埋单,他请客。”
    说着拿嘴努了努柜台后面目和善的阿佐。
    阿佐像是最正宗的服务员,面带微笑,似近又远,打发似的点一下头:“我请客。”
    这时后面响起一阵噪耳的嘈杂声,歌舞厅出来的四个男人一身酒气的走过来,粗着嗓子要香烟。其中一个穿夏威夷绿叶衫的瘦个子淫笑着抓了一把柜台前排的避孕套:“哟,菠萝味的,够新鲜,如果能用在那个婊子身上”
    说着还挑了别的几种口味,男人们哈哈大笑,满嘴喷粪。小中介还在旁边犹豫着要不要埋单,被他们一搅合,更不知道要怎么办,过道那么小走也不好走,犹豫间就被人搡了一把:“看什么看,皮痒了想挨揍是不是?”
    看到他的钱包,更是一把抢了过去翻看,嘘声着抽了里面的纸币结账:“穷鬼一个,出门就带这么点儿,怪不得只能泡上不了台面的丑八怪。”
    真莉四处望了一圈,二十平小小的便利店,只有她一个女人。
    不过她是什么动作都没有,几个男人要了香烟洋酒还有套子,觑了他们一眼,怪笑着离开:“怂包配怪胎,绝配哈哈。”
    几分钟后真莉带着小中介离开这里,临走前不忘戴上搜刮的食品饮料。
    小中介一脸苦像,翻着空荡荡的钱包仿佛随时要哭,但是又要强撑着作为男人的尊严,很痛苦而别扭的挤出一个笑脸:“没事没事,真惹到他们就不好了。”
    真莉略皱着眉盯他一眼:“小田,你不惹他们是明智的选择。脸不重要。”
    小中介深吸了一口气,不知该表达感谢理解还是表达失望垂头丧气地走到旁边巴士站,真莉站在一边,等他上车了才离开。
    沿着马路继续前进,真莉很快消失在人流颇多的夜市小巷中,几分钟后便出现在便利店对面一栋陈旧的大楼上。
    从四楼到七楼都是廉价的时租旅馆,真莉在这里包了一间房,正门也不走,从旁边的消防通道外墙爬进来,从厕所天花板内带出一只黑色塑料箱。箱内整齐地码放着几样东西,捏出高倍望远镜,撩开窗帘一角探出去。
    凌晨两点钟,叫爱莎的女店员匆匆赶来,跟阿佐交接。阿佐换下工服,一身黑T恤牛仔裤,戴着棒球帽和口罩,包裹得严丝合缝地从侧门出来。
    真莉默默地噎了一口口水,就算看不到脸,他沉默走路的姿态,那双大长腿,与众不同的气质便让她一眼认出来。
    追更:po18e.vip (woo18.vip)

- 校园港 https://www.xiaoyuan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