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使者01

      沙发里的人猛地睁开眼睛,琉璃色的瞳孔在黄灯下骤然集聚,仿佛极其不适应地,再度涣散开,涣散成彻夜狂欢后筋疲力尽的模样。真莉勉强爬起来,双脚落地,一个不稳,直接在脏污地地毯上来了个狗吃屎。
    她翻了身,静静地感受着什么,很快一声短促冷酷的咒骂从嘴里爆发出来,这他妈的。
    实在是忍不住,真莉从未像此刻如此,躯体是软绵无力的,心跳声极大,受不住突然起身而带来的身体运作。尽量平息着这股紊乱无力的感觉,她静下来来判断自己的体能,虚弱、贫血,头晕目眩、肌肉无力,身体像是一团烂肉,精神同样疲软。
    当她好不容易在陌生的房间里找到镜子,终于可以断定,这具身体——不可能是她的。
    镜子里的女人跟她长得再像,也不能是她真莉,一个从小经历严酷训练的女杀手。
    除了肖似的五官,这女人瘦得畸形,真莉脱光了衣服,四肢枯瘦,不是自然的瘦,而是病态的暴瘦。手臂、大腿、乳房和臀部,摸在手里全是软绵绵地,毫无弹性的软,看了让人反胃的软。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她的肩侧到后背刺着诡异的纹身,随着暴瘦虚软的皮肉,纹身也变了样。好不容易,薄而苍白的嘴唇里发出疑虑的问句:“是佛手花?”
    这声音,倒是她的,只是哑得像重症病人。
    真莉套上T恤和牛仔裤,终于有心情打量所在地,这是套阴暗的旧房子,只有一房一卫,墙面斑驳落粉,厕所地面铺着黑白格纹的瓷砖,墙上挂着淋浴头,淋浴头有残损,方寸之大的地方,小小的通风口在斜上方地位置。
    至于充当卧室和生活区的客厅,乍一看跟垃圾堆没有区别。靠墙的柜子上摆着大部头的老式电视,真莉捡了柜子上的遥控器,试着去摁红色的键,嗡鸣的电子噪音扑面而来,她瞬间捂住耳朵,非常不习惯,立刻又关了电视。
    身子一转,便是堆满空酒瓶、散发着异味的茶几,食物的残骸从颜色和气味上判断,已经搁置了不少于叁天。
    一只苍蝇呜呜地从泡面碗里飞了起来,以不规则的路径飞扬起落,落在透明塑料封袋敞开的口子上,袋子已经空了,附近铺着不明的白色粉末。真莉将脸几乎是贴在桌面上,拿手指沾了一点点,送进唇内,很快吐了出来。
    不出意外,这九成是神经兴奋剂或抑制剂中的一种。
    傍晚最浓最烈的霞光从波纹状地铁窗格子射进来,终于落到她的脸上,真莉感到一阵虚无地温度,这点温度被一阵突兀的震动和响动给刺破。手机?应该是手机,她从沙发底下摸出来,好奇地拿在手里掂量,翻开盖子后,似乎自动接通了。
    对面传来一道不耐烦地质问的声音:“终于肯接电话了,你到底怎么回事?”
    真莉摁住太阳穴,冥冥中,她明白自己住进谁的躯壳,至于这人是谁,她从桌上捡到卡片似的东西,上面记载了躯壳的信息。
    她,或者自己,现在叫于曼丽。
    “我...我有点不舒服。”
    对方听到她嘶哑的声音,默了好一阵,语气从质问变成了叹气:“曼丽,你不能再这么下去了,那些东西...最好戒了,不然以后你没法回头。”
    胸口上涌起无言的愤怒和绝望,真莉不受控制地冲口而出:“你以为我想!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地...老厉,我受不了了。”
    话到这里已经哽咽,真莉强忍着,转给你有把最后一句话转成勉强地平静。
    脑子里隐隐地冒出一些信息,她对着电话道:“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什么时候把我调回去?”
    对面又是一阵沉默,  两分钟后,他道:“已经在申请,毒蛇昨天已经落网,就差收尾,我会尽快把你调回局里。”
    真莉进入徐曼丽的身体,体能十分衰弱,晚上根本睡不着。这个屋子给她死气沉沉之感,空气混浊光线昏暗,一到晚上,街头花哨地灯光像海水一样漫进来,竟然使人更加的神经疲惫。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徐曼丽已经死了,原因九成是吸毒过量,死于极度愉悦后的极度痛苦。
    真莉在房内熬过最痛苦几天戒断反应,等她从们能出来,体重再一次刷新下限。
    门外是一条幽深狭长的水门汀过道,怪异的安静,她的耳力渐渐恢复,能够断定这里住客非常少。
    花了一天的时间研究周围的环境,真莉穿着衣柜了唯一还算正常的衣服,一套灰不溜秋的连帽运动服,漫步在楼下拥挤的人潮中,跟看客似的,在帽檐下偷窥崭新而平凡的新新世界。
    周五早上,真莉两手揣进口袋,仿佛极其随意地走进街角一家陈旧的茶餐厅。餐厅不大,跟这个城市一样,所有的空间显得拥挤,人和人要擦肩而过。她挑了最里面面对门口的位置,服务员拿着抹布在油腻的桌上呼啦一下子,咚地一声搁下一套餐具。
    “小姐要点什么?”
    真莉拿手指在塑膜的菜单上点了两下,两分钟后,一碗馄饨面和奶茶送了过来。
    她没胃口,叼着奶茶吸着,身边挤过来一道人影,高大的个子,屁股朝她对面一座,脸上是一副很冷淡又平常的表情:“拼个座可以吧?”
    厅内人声鼎沸,他们这个压在斜梯下角落还算安静。
    真莉扫过一眼,男人哗啦地展开了报纸,遮住了下半张脸,大声要了早餐,一双眼睛却在报纸后盯着她。
    男人眼角纹路很深,年轻时不失一位顶有风华的人物,不过现在更有味道些。
    真莉短短地扫了一眼,垂眸继续喝奶茶,鸳鸯奶茶这玩意儿一开始她是拒绝的,喝了之后竟然还不错。
    老厉眼里发出不赞同的意味,高高在上的,批评中掺杂着烦躁的忍耐:“你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真莉确定了他的身份,她不轻易说话,耸肩撇嘴,老厉自动解读她的表情,手指敲这桌面,还是很烦躁。
    “那边这两天怎么样?”
    “那边”指的就是徐曼丽卧底的地方势力,真莉比了个手势,再点点自己,表示不舒服这几天都没去。
    这时老厉的早点送了过来,一盘牛肉炒河粉,上面盖着煎鸡蛋。他两口把鸡蛋吃了,筷子在河粉里扒来两下,忽然丢开筷子,匆匆起身:“这里不适合讲话,我们换个地方。”
    ____
    每天点击只有二叁百??是俺的问题还是po的问题啊

- 校园港 https://www.xiaoyuan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