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叛逃者

      真莉改而拍一下阿佐的肩膀,先一步离开,实际上从小路绕回松林内,透过鬓裁式的叶子朝外看。
    大团的乌云已然飘了过来,黑压压地盖着连绵的黑白屋舍、蜿蜒绿径。
    前脚从禁闭室出来的珍珠,后脚便过来这里,左顾右盼神情紧张。
    她朝木笼扑过来,还没出生声音已经哽咽起来。
    “阿佐...你还好吗。”
    阿佐警惕地动了动脑袋,可是木笼的设置最大限度地限制了他的行动。
    他的唇动了动,到底没出声,改而轻轻地点头。
    真莉冷淡地看着那边,看着珍珠娇小的身子紧贴着笼子,看她小心翼翼地拿棉签沾了水瓶里的水送到他的唇边。
    由于珍珠的出现,气氛陡然变化,人类的情绪以微妙的气场传递过来,真莉忽然感到十分的不舒服,不舒服的原因在于,她在阿佐身上看到了克制下的温柔。
    如蜂蝶身后扇动的羽翼,初春破冰时的第一缕暖风,昆虫伸出触角垫在花叶上发出的轻微颤动。
    这么柔软的东西,却像是毒性最烈的毒药,朝真莉血液里混入。
    她猛地抓一把胸口,竭力克制着身上的锋利的杀意,转身离开这里。
    一连几天,真莉的心情都不太好,为了压制派遣这种不稳定的情绪,每天都在增加训练强度,让自己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体会那日的感受。
    她当然可以找机会给珍珠好看,甚至通过合理的布置杀了珍珠,只是她竟然从来没有计划着去实施这件事。
    珍珠对阿佐存在非同一般的影响力,阿佐又是祖傲的得意门生,不排除未来有一天阿佐会为了珍珠回头来对付她。
    反正出于种种顾忌,真莉没有动手。
    她不动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算她不动手,珍珠在这里也待不长,她会受到其他同门的排斥,师兄也会利用珍珠来对付阿佐。其实她只要静静地看着,珍珠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珍珠会有勇气叛逃。
    她怎么会有勇气呢?她以为山海宗是什么地方?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实力到底如何?无数比她实力要强的多的前辈想要翻跃山海宗的山门,他们都失败了凭什么她又会成功?
    那天半夜,天上雷鸣电闪,林间风雨飘摇,山中山涧山下长河发出嚎啕之声。
    珍珠冒雨潜逃前,跟当夜巡逻的阿佐撞上,她叫他一起走,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外面跟这里完全不一样,会有新的美好生活。
    阿佐拒绝了她,但是也没有通报给其他人拦截她,他成了她的包容犯。
    在最后一道陡峭的山墙下,珍珠被人大师兄给抓了回来,打斗过程中她就受了很重的伤,次日当众处决时,已经奄奄一息。
    她饱满的圆脸在一夜之间消瘦下去,粗糙结实的麻绳将她呈十字捆绑在校场的木架上。
    大师兄一刀砍了她的左臂,断臂直飞到阿佐身边,血水溅了他一脸。
    师兄得意地看着他,阿佐跪了下来,头颅低下:“请您放过她这一次。”
    “可以啊,你亲自来砍掉她的右手,挑段她的脚筋,那么我可以跟师父请示,留她一条狗命。”
    这是一个游戏,一个慢慢地折辱折磨阿佐的送命题。
    如果阿佐肯,大师兄会笑纳他的选择,让他亲手残害他心意中的女人,使她人不人鬼不鬼。转头跟师父请示时,再以维护叛逃者的罪名要求处决他。如果阿佐不肯,大师兄便当着他的面弄死珍珠,让他一辈子痛苦地记在心里。
    真莉了解师兄,只有傻子和走投无路的人才会信他。
    阿佐会信吗?他当然不会信,但是他不得不选,命运之轮到这里了,他必须选。
    真是奇怪,面对这么精彩的场面,面对濒死的珍珠,真莉应当感到痛快和开心才对,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仿佛前面挡着一面巨大而透明的玻璃墙,墙面外的人和物全都变成黑白影像,而她自己处于一个完全不同的时空和纬度里。
    她只是觉得吵。
    真莉起身,几步到了台阶上,师兄诧异地回过头来,语气里透着微妙的情绪:“怎么了?”
    真莉摇头,不等他反应过来,瞬间抽走他手上的唐刀,刀锋闪过寒光,反向插进右侧女人的心脏。
    “这就是叛逃者的下场。”
    她给这场闹剧画下完美的句号。
    目光扫过全场,最后落在阿佐身上,他浑身僵硬地看过来,半阖着眼睛,里头绽放着无数的红血丝。
    ——————

- 校园港 https://www.xiaoyuan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