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亲后,她成了人人羡慕的四福晋 第725节

      因为他知道,阿玛对他是真心实意的,不会刻意试探他。
    而且,在他心里,最要紧的也不是皇位,而是自己的父母亲人。
    就算有朝一日阿玛觉得他不适合继承大位,要换弟弟们上,他也不会心生怨恨。
    就像额娘说的那样,当皇帝并不是这天下最得意的事,只不过他们身在皇家,不得不扛起这个重担罢了。
    “嗯!”胤禛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那就听你皇祖父的吧,你也好好准备一番,等阿玛登基即位,便册封你为太子。”
    “是!”弘晖连忙颔首。
    “时间不早了,回去陪着你家福晋吧。”胤禛笑道。
    弘晖的嫡福晋出自瓜尔佳氏,长相出众、性子柔和,是这小子自己挑选的。
    成亲三年多了,二人总算有了孩子,胤禛和宁楚格都十分重视,时常提醒儿子要好好照顾、陪伴儿媳。
    “儿子告退。”弘晖行礼后退了出去,刚到门口就瞧见了宁楚格。
    “额娘!”
    “你媳妇儿身子重了,你回去告诉她,这些日子好好养着便是,不用来毓庆宫请安了,额娘得空便去瞧她。”宁楚格笑道。
    时间过得很快,她就快当祖母了。
    不过,按照古人的节奏,已经不算早了,毕竟她今年都虚岁四十了。
    只因为宁楚格保养的好,所以看起来依旧年轻,只有离得很近,才能看出她眼下有淡淡的细纹,一旦上妆,便瞧不出来了。
    倒是胤禛,当了太子后很操劳,加之他比宁楚格大了四岁,头上都有白发了。
    第二日,胤禛便接到了皇帝的圣旨,明年三月禅位于胤禛。
    今年的木兰秋贤,由胤禛带着几位皇子和皇孙们前往,皇帝以身子不适为由,留在京城。
    圣旨一出,皇帝便彻底退居幕后了,接下来这几个月,他几乎没有上朝,御门听政都交给了胤禛。
    作为一代明君,皇帝的掌控欲是很强的,他恨不得能再活个几十上百年,让这江山社稷在自己手里更上一层楼,五谷丰登、四海太平,天下百姓安居乐业,但他也不得不服老。
    而且,把这一切交给胤禛,他也放心。
    加之皇贵妃时常在他面前念叨十九公主的婚事,皇帝也想养养身子,亲自送女儿出嫁,便咬咬牙退下来了。
    等真正放下一切后,他反而觉得松了口气。
    不用操心朝中大事,皇帝的身子反而比之前要好一些,没有再无故晕倒了。
    胤禛带着宁楚格他们从木兰围场回来后没多久,十九公主知娴便出嫁了。
    皇帝心疼这个女儿,在公主出嫁之日,下了圣旨,破例册封她为固伦荣惠公主。
    已经年迈的皇帝,做事倒是比过去要任性一些,不会考虑太多,只会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他喜爱这个公主,自然想给她最好的。
    康熙六十一年三月,皇帝正式禅位给胤禛,胤禛登基后,尊皇帝为太上皇,尊生母德妃为太后,册封宁楚格为皇后,嫡长子弘晖为太子,于第二年改年号为雍正。
    雍正二年十月初九,太上皇病重,胤禛带着兄弟子侄们赶往畅春园,守在了皇帝身边。
    看着跪在榻前的儿孙们,太上皇脸上露出了笑容,伸出已经干枯的手。
    “皇阿玛!”胤禛连忙握住了他老人家的手,眼眶泛红。
    “好……好……”太上皇脸上满是欣慰之色。
    他庆幸自己选了胤禛继承皇位,这两年来,胤禛虽大权在握,却依旧像从前一样敬重他这个皇阿玛,重用兄弟们。
    他的儿子们,不仅活得好好的,还成了亲王、郡王,一个个安安心心辅佐胤禛,并没有出现兄弟相争的局面,这让皇帝很欣慰,很放心。
    “朕死之后,尊太皇贵妃为太后吧,朕……很多年前便想册封她为皇后,又怕……损了她的寿元,所以才拖到了现在。”
    “是!”胤禛颔首。
    “你们以后……要好好辅佐皇帝,万不可……万不可犯上作乱,朕只盼着江山社稷代代相传……”太上皇又交代了儿子们几句,然后握住了弘晖的手,慢慢闭上了眼睛。
    江山后继有人,而且还是胤禛的嫡长子,他很放心,很满意,可了无牵挂的去了。
    第1118章 但求白头偕老
    春去秋来、日升月落,又是一年好光景。
    宁楚格正带着几个宫女,欣赏园子里的风景。
    她和胤禛之前住的别院早在先帝在世时,就慢慢开始扩建了,先帝把附近那一大片园子,也赏给了他们。
    等胤禛登基以后,这园子正式开始大规模的扩建,也有了新的名字——圆明园。
    扩建了十来年,大体已经完工,园子里的风光早就和过去不一样了,宁楚格已经好几年没有来过了。
    “娘娘……这园子里的风光可真好,比畅春园还好。”小桃看着四周,忍不住夸赞道。
    宁楚格轻轻颔首。
    这可是她和胤禛以后养老的地方,还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园子,能不好吗?
    “皇上可派人过来传话了?”宁楚格柔声问道。
    他说今日会来陪她一起游园,却不见人影。
    “回娘娘的话,暂且没有!”小桃摇了摇头,脸上带着笑容:“娘娘,圆明园这边的风光极好,湖边更是景色宜人,还栽种了娘娘很喜欢的紫藤花,如今正是花开时,娘娘可要去瞧瞧?”
    “那咱们就去湖边吧。”宁楚格说完后,加快了脚步。
    胤禛已登基十年,她也年过五旬了,不过因为常年锻炼,加之身体底子好,她在宫里和这园子里走动时,几乎不用肩舆。
    等到了湖边,宁楚格才发现胤禛已经到了。
    湖边停着一艘小船,胤禛就坐在上头。
    她下意识转过头看着小桃和小梨她们。
    没想到她们居然会骗自己。
    “娘娘,这是皇上的吩咐!”小桃轻咳一声道。
    皇上去年就说要带娘娘来圆明园游湖,结果因为政务繁忙,给耽搁了,今日说要给娘娘补上,让她们先别声张。
    “玳玳!”胤禛起身伸出了手,拉着宁楚格上了船。
    等她坐稳之后,胤禛便去划桨。
    宁楚格顿时有些急了:“皇上,这可不成!”
    就他们二人划着小船游湖,万一出现意外,可如何是好?
    宁楚格自己倒是会水,可这湖面太大了,万一船翻了,他们根本没那个本事游到岸边。
    总之不安全!
    若是年轻时候,她肯定会陪着胤禛胡闹。
    现在可不行。
    “别急,后头有大船跟着呢!”胤禛笑道。
    宁楚格闻言回过头去,果然看见停靠在后头的大船也动了,苏培盛和诸多侍卫们正站在船头望着这边。
    “怎么今日突然带我出来游湖?”宁楚格顿时安心了。
    “去年就说好要带你过来,只是太忙了,不得空,今日我把朝政交给了弘晖,咱们就在这园子里住几日,好好歇一歇。”胤禛笑道。
    “你也知道歇息,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宁楚格有些没好气道。
    这些年来,她时常劝说胤禛要注意身子,结果这个从前对她百依百顺的男人,一遇到朝政上的事儿,就不怎么听话了。
    看他那么忙碌,那么辛苦,宁楚格怎么可能不心疼?
    “忙碌了这么些年,也该歇歇了,从今日起,我会时常陪你来园子里住。”胤禛脸上带着歉意。
    登基十年,他每日都十分忙碌,陪宁楚格的时间都没有过去那么多了。
    孩子们陆陆续续成家,他和宁楚格也有了孙儿和外孙。
    这江山社稷十分稳固,国库日渐充盈,百姓们也算得上安居乐业,他不负皇阿玛所托。
    要知道,他刚刚接手时,国库都快空了。
    皇阿玛在位时战事颇多又时常出去巡游,花费很大。
    他这些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他和玳玳都已不再年轻了。
    玳玳还好,脸上并无多少皱纹,依旧端庄美丽,他却老了许多,不仅头发花白,脸上也有诸多皱纹。
    昨儿他们夫妻二人一块用晚膳,胤禛盯着宁楚格看了好一会儿,才惊觉自己老了不少。
    回想起自己从前和她的约定,胤禛不免有些心慌了。
    他们说好了,要白头偕老的。
    自己这些年太过操劳、老的很快,媳妇儿瞧着却并无太大的变化,这样下去可不行。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再这般劳累下去,他肯定要走在玳玳前头。
    这还是她时常劝阻,又给他煮药膳、针灸、推拿养身的结果,不然他只会老的更快。
    江山社稷的重担,还真是难扛。
    万幸的是,太子弘晖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加之天下大定,多年没有出现乱子,他也该慢慢放手了。
    “趁着咱们身子还算硬朗,过两年我带你出去走走,我虽是帝王,却未曾领略这大好河山的风光,着实可惜。”胤禛放下船桨,握着宁楚格的手,一脸温柔。
    “你打算退位?”宁楚格有些吃惊。
    胤禛自打登基即位后,殚精竭虑,虽然把这天下打理的很好,但也很累。
    宁楚格见他许多事都会亲力亲为,还以为他太在意这皇位,舍不得放手呢。
    “过两年吧,现在先慢慢交给弘晖管,差不多就彻底放手!”胤禛眼中满是光芒:“我们说好的,要白头偕老,我可不想早早累死,留你一人在世上。”
    宁楚格听了他的话后,眼眶有些湿润:“你记得便好,我还以为……”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