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快乐!宝贝萌

      “不是的,我是没躲开他的手,我不是故意的。”江念念急得眼角不停地泛泪,“老板你别再撞了,你肉棒都捅进我小子宫了,再撞它就要破了。”
    刚刚她不是把狗男人哄好了吗?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跟她算账?还是用这样的方式。
    “就是要撞破它,免得你不长记性。”
    殷照舟封住了那哭闹的小嘴,揉捏着两个被绑得高高挺立的奶子,身下的动作又快又狠。
    粗长而紫红的肉棒,撑的小穴绷紧,每一次出来似乎都刮出了嫩肉,捅进去时小腹都要鼓一团。
    江念念知道逃不掉,慢慢放松身体,极力的去感受欢愉。等蜜水润滑了甬道,适应了这种粗暴的性爱才舒服起来。
    嘴里的呻吟变了调,殷照舟便不再堵着她的唇,转而去吸她的奶头。
    “别咬老板呜呜呜……”
    江念念惊呼一声,下一秒她的奶头就被扯了起来,温热舌头舔弄的同时,还被咬了一两排牙印。
    她疼的小穴绞紧,又被插得哀叫连连。
    殷照舟这回只顾他爽,大开大合地肏弄,插得那小穴变得红通通的,感觉要射了,他便冲进小胞宫的最深处,浓稠的精液像子弹一样激射在子宫里。
    江念念被插了半个多小时,竟然一次高潮的快感也没有感受到,等那软掉的肉棒拔出来时,全身的酸疼都涌了上来。
    “老板你解开我好不好?”
    她娇嫩的双乳,已经开始发痛了。
    殷照舟却从外卖袋子里拿出了一个粉刷模样的东西,毛尖沾着她被插红了的小穴里流出来的蜜水与精液,轻轻地扫过那含羞挺立的阴蒂,漫不经心地问:“念念知道错了吗?”
    “嗯……”江念念身体一阵战栗,声音里也染上了哭腔,“老板呜呜呜你别玩我了,我知道错了……”
    殷照舟动作未停,不停刺激着敏感的阴蒂,顾思思被欲望折磨的呻吟不止,可是当她要攀上高潮时,男人的小刷子却突然停了下来。
    “我觉得念念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言下之意,她检讨的不到位,他不满意。
    江念念气哭,狗男人不光占有欲强,心眼比针尖还小,不带这么折磨她的。
    等她缓过那阵欲潮,他又开始刺激她阴蒂,总是把她吊在半空中,不给她个痛快。
    她哭着祈求:“老板我真的只爱你,今后只看你一个,也只喜欢你,你饶了我吧……”
    “再犯怎么办?”殷照舟冷着脸追问。
    江念念咬了咬唇,眨掉了眼底的泪:“乖乖让你罚。”
    这还差不多。
    殷照舟扔掉了小刷子,笑得一脸优雅:“那念念宝宝告诉哥哥,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舒服,老板求求你,你让我高潮一次吧。”
    好几次与高潮擦肩而过,她都快要被他折磨疯了。
    殷照舟脸一臭,冷声道:“哦,原来你不是想要我。”
    看到男人眸间翻涌的怒意,江念念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好像又说错话了。
    她赶忙改口道:“不是,不是,我是要老板,我要老板的大肉棒送我上高潮。”
    “肉棒就在这,想要自己来吃。”殷照舟顺势半坐在了床边。
    被绑缚着的江念念,艰难地站起身,双腿跨坐到男人身上,小穴对准那挺立的肉棒慢慢坐了下去。
    穴口太小,会晃动的肉棒好几次滑落,根本插不进去。
    见男人半磕着双眼显然不愿意帮忙,江念念被绑在身后的双手伸到屁股下面,艰难地去握住。
    努力了好几次,终于吞了进去,小穴被撑到满足,但是上下动了几次她腿就酸了,更别说是爽上高潮。
    “老板你疼疼我。”顾思思低头去亲男人抿紧的薄唇,泪水蹭了男人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