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新鲜感都比他长

      殷照舟匆匆给小姑娘冲了个澡,用浴巾擦干净,抱回了卧室的大床上,“省点力气,今晚你哭的还在后头呢。”
    看到开始摆弄那些东西的男人,江念念害怕的往后缩,但很快又被抓了回来。
    “把奶子捧起来,我好绑点儿。”
    看着拿着一根软绳命令她的冷面男人,江念念抱紧了弱小的自己:“我一点儿也不想玩这个,你把我玩坏了,你也没得玩了。”
    “念念现在都能找下家了,哪那么容易被玩坏?”殷照舟拍了拍那雪白的屁股,声音也染上了一抹威胁,“快点,你不听话惹我生气,等会儿会更疼。”
    江念念:“……我没有找下家,那个是学长”
    这绝不是她老板,他是不是被人穿越了?吃醋就绑她???玩暗黑重口啊???这个世界终于疯癫成了她难以承受的样子。
    不敢惹这阴晴不定的变态,江念念乖乖地用两只手捧着,任由男人在她的双乳上绑了一个倒着的数字8。
    绳子一收紧,两个奶子立刻变得更加肿大挺拔,连奶头都往外凸了不少,带着一股凌虐的美感。
    江念念不适地扭了扭身子:“我疼……老板你绑松一点……”
    “我有分寸。”殷照舟轻笑一声,“看念念这么可怜,哥哥就让你舒服一点。”
    他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粉色迷你小东西,一个透明的罩子吸在了奶头上,按下开关后,一
    个乳胶小舌头便开始疯狂地舔着她的奶头。
    “嗯……”江念念身体瞬间发软。
    殷照舟却把绳子绕过她的脖子,交叉过小腹,把她的大腿也分开绑了起来。
    理论上是要把绳头塞进菊花与阴道里的,殷照舟的洁癖与心疼还是发挥了作用,这东西就算是消了毒,他也不敢弄进念念娇嫩的小穴里。
    他干脆把江念念的手背到了后背,绳结打在了她的手腕上。
    看着自己的杰作,殷照舟眼底的欲火燃烧的更加浓烈,他的指尖滑进分开的双腿间,轻轻拨着那已经微微出水,却紧紧闭合的小穴口。
    “这么紧呀……”
    男人拉长了声音,就在江念念以为他会因此而怜惜她时,下一秒男人的声音变得更加恶劣而变态:“那等会儿念念一定会哭的很惨。”
    “老板,你再这样我生气了。”江念念一边哆嗦,一边奶凶奶凶地吼。
    她也不是不愿意配合他玩这些情趣,可是他说的这么变态她心里好慌呀,明明刚刚误会解开了,欢欢喜喜的大结局,为什么亲完就变了?他肯定是被穿越了。
    “你生什么气?要生气也该是我生气才对。”
    殷照舟一手拿掉奶头上的舔奶小玩具,一手分开那泛水的小穴,肉棒抵了上去,强势而凶狠地破开层层嫩肉,用力地捅入。
    江念念唰的一下瞪大了眼,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顿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疼,你痛死我了,呜呜呜……”
    她破处那一次,也不过如此。
    不对,破处那天他还让她高潮了一次才进来的,今天他都没有让她舒服,也没有做扩张,就这么直直地捅进来,快痛死她了,他真是个浑蛋。
    “就是要你疼,你才能记住谁是你的男人。”殷照舟停了几秒,又冷着脸抽插起来,一边用力撞击,一边凶狠地问,“他的臭手摸你的头为什么不躲?还往上蹭,我要是不在场,你是不是现在就跟他跑了?啊?”
    “别动,老板求求你先别动。”江念念疼得哆嗦,一边哭着辩驳:“我躲开他手了,不会跑的,我只喜欢老板。”
    “撒谎,你没躲,还用头蹭了蹭。”
    越想那画面殷照舟越是生气。
    呵,才上床二天,他的女人就想出轨,连三天新鲜感都比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