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腿酸吗

      由于这个房子平时除了蒋珹并不会有客人来访,客卧的卧具床品并没有每日清洗更换的习惯,就连蒋珹来了也得自己换床单被罩,更不用提陶知晖了。
    江陶看着正熟练地把被子整齐抖入被套的陶知晖,又看到他身上那件刚刚从他书包中拿出的提前准备好的睡衣,恍惚觉得他似乎是有备而来,而自己绝对是被骗了。
    陶知晖双手展开抻平床面褶皱,歪头问道:“你的需要帮你换吗?”
    江陶想,他实在有点像是酒店的客房管家,服务态度不错,形象也不错,而且工作能力也很不错。
    今晚在陶知晖提出他会做饭后,江陶便把原本的送餐服务改为了送菜服务,事实证明,陶知晖并没有向她说什么大话。
    “好啊,谢谢。”
    虽然知道这段时间管家每天都会安排相关工作人员上门更换清洗卧具,但江陶并没有拒绝陶知晖的献好,她心中有了一些新的打算。
    陶知晖被她牵着走回房间,看着这个并不陌生的漂亮卧室,有些手足无措。
    这个如今在江陶看来过分土气的卧室在陶知晖看来反而是他只在网上见过的奢华贵气,看着房间中间那张夸张无比的大床,他脑内控制不住地想象江陶和蒋珹在这张床上做爱的情景。
    他就是在这张床上咬着她的后颈肏干的吗?
    感觉自己几乎被嫉妒情绪掩埋,陶知晖舔舔有些发干的嘴唇,“你的床单被套放在哪里了?”
    江陶拿出手机,想问问徐姨备用床品放在哪了,但又想到她儿子的情况,索性把站在床边的陶知晖一推,陶知晖倒下瞬间握住了她的腰,两人一起摔在床上。
    陶知晖把她往上抱了一点,有点意外,“怎么了?”
    江陶伏在他的胸口,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垂,“我忘了放哪了,不想换了,今天管家应该也换过了。”
    “那,你现在是想做什么?”陶知晖腰腹用力,向上顶到她柔软的小腹,又一手握着她的大腿处揉了揉,“腿酸吗?”
    他们贴得很近,他可以闻到茉莉的清香,应该是江陶的沐浴露香味,那时他坐在客厅听不清楚隔着两扇门的水声。
    他不会在江陶不同意的情况下和她做爱,所以直到江陶披着半干的头发,穿着吊带睡衣裙走到他面前之前,他都没有过闯入浴室的念头。
    他觉得自己有些虚伪,不仅是现在他揉着她的腿根处心猿意马,就在他之前拿着筋膜枪帮她放松小腿肌肉时他也满脑子龌龊念头。
    江陶翻身从他身上滚下去:“还好,从后面好不好。”
    陶知晖从善如流地蹬了拖鞋爬上了床,侧着身子搂住江陶,她的吊带裙已经被蹭到腰间,又被陶知晖卷着向上直接摸到胸前乳肉。
    谁也没有去拉下四周厚厚的床幔,屋内暖光柔柔地笼罩着他们。
    “艹……”
    蒋珹坐上出租车后座的第一刻就打开了监控视频,看着床上相拥着亲吻的两人,他轻声骂了句脏话。
    耳机中模模糊糊传来一些声音,蒋珹不敢去听,一把将耳机拽下。
    *蒋珹:杀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