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明天别去器材室值日

      晚高峰时期的公交车就像是车流中的巨大肿瘤,陶知晖仅仅坐了一站后就把位置让给了下一站刚上来就哭着吵着要坐的小孩。
    并不是他有善心,只是太吵了。
    小孩昂着脑袋囫囵说了句谢谢就捏着手机打开了游戏,妈妈则扶着椅背对他连声感谢。
    陶知晖摆摆手不说话,打开手机发现妈妈又给他发了消息,“我今晚要陪床,就不回家了。”
    公交车晃得厉害,他握着扶手单手打字,只是手机过于老旧键盘也不灵敏,虚虚晃晃地连“好的”两字都打不出,再试几下则显示电量不足20%。
    他沉默地把手机塞进裤子里,却还没塞稳直接滑落在地,恰巧被车子一个拐弯甩进了男孩的椅子底下。
    “咚”的一声,男孩手中控制着的游戏小人也被飞驰而过的地铁撞晕在地。
    陶知晖蹲下身子去摸自己的手机,小男孩则好奇地也弯着腰倒着头看他,小手一伸比他更快找到手机。
    “谢谢你。”
    陶知晖用手随意擦了擦屏幕,又按了按开机键,确定不影响使用后小心放进了口袋中。
    他听见小男孩脑袋靠在妈妈的身上,让妈妈低头,他再两手张开盖住妈妈耳朵,虽是气声却也足够大声,他说:“妈妈,那个哥哥手机本来就好破,会不会要我赔。”
    陶知晖默默蹭着别人的后背挪到了后门处,寻到了一根手比较少的杆子握住了。
    晚上路过门口面包店时,老板正拽着自己儿子的书包带子把人拎回店里写作业,看见陶知晖还打了招呼,问他:“听你妈妈说你爸病了,现在还好吗?”
    陶知晖:“挺好的。”
    “是吗,我还以为很严重呢,她说明天不知道能不能上班,”老板一把把听墙角的儿子推进店里,走近拍拍陶知晖的书包,“怪我多嘴了,可能是你妈妈怕你担心。”
    陶知晖嘴角努力上扬,抿出一个笑,“也是,那我先回去写作业了,要是有啥作业不会随时找我。”
    老板又用力拍了几下,拍得陶知晖回家脚步都沉了些,还好早上出门将窗帘拉开了,路灯夹着丝丝月光投进小小屋内,他也没有开灯,只静静坐在床上,再慢慢向后倒下。
    后脑向下的过程有一阵眩晕,而当整个后脑勺都贴住床榻的瞬间眼前则会有短暂的一片空白,而后闭眼再睁眼,眼前是漆黑一片。
    忽地那台只剩下14%电量的国产破手机又在他腰间嗡嗡振动了,是江陶。
    “明天我比赛是在下午三点,别去器材室值日。”
    陶知晖抬起胳膊,用力地按着键盘,他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