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未名爆炸

      为了确认流沙大厦到底有什么鬼怪,他们在这里停留到晚上十二点。
    对于在这幢钢筋水泥大楼内生存的人们而言,十二点不算加班。250-260层灯火通明,来往走动的身影不断,所有的人似乎都被装进了一个永恒转动的齿轮之中,除非机器本身出现故障,不然这个齿轮将永恒转动。
    孙悟空坐在后勤部的监控室内,默默观察着这上百个监视器画面中的一举一动,什么也没捕捉到,只看见项目负责人进去房间查看A314,很快又走出来。
    彻夜寂静,孙悟空盯着屏幕睁了一宿的眼睛,最后竹篮打水。
    第二天来上班的老王看着她有些加深的黑眼圈,建议道:“不如先回去睡觉吧,晚上再来。”
    这个作祟的邪物从未在白天出来过,不管它是什么,肯定由于某种原因,只能潜藏夜行。孙悟空很快排除白天出事的风险,欣然接受这个建议。
    办事处的行事风格飘逸,只要在要求之内完成任务,时间如何分配都无所谓。孙悟空想要找一张床睡下,可是回去一趟地下城,晚上再出来稍微有些麻烦。她决定就近找个地方坐着眯会儿。
    白隆玛还困得发慌,坐着可满足不了他的睡意。他带上孙悟空就上车,就近找了自家的酒店,开出来两间房,让她到点再叫醒自己。
    他知道孙悟空生活拮据,特意宽慰她:“学神放心,这房钱不用还,就当我给你交保护费。到时候真要找到什么东西的话,你帮帮我就行!”
    说是宽慰其实也不是,一句客套里有八九分的真心。白隆玛必须承认,比起这几万块的房钱,他更希望能收买一下孙悟空,危险时刻别让他丢了小命!活着,比什么都好!
    孙悟空没再反驳,回了房里睡大觉。
    穷人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毛病,她在地下城那脏乱漆黑的地方住惯了,到了这敞亮开阔的场合反而哪哪都不舒服。折腾了好半天,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醒来时天还亮着,才下午叁点。白隆玛过来敲门,邀请她一起吃点东西,好为晚上做准备。
    亿达的连锁酒店内一般都有自助餐,更别说他们这种豪华套间了。
    坐在皮质柔软的坐垫上,一盘一盘新鲜且精美的菜品端上来,孙悟空头一回意识到,原来吃饭是这样讲究的一件事。不是酸黄瓜,是新鲜的水嫩的黄瓜,汁水迸发到口腔之中,这股清凉将她微恹的精神直接唤醒过来,也让她愈加笃定了“努力工作,以后搬到地上来”的决心。
    她和白隆玛在房间内查了好久关于流沙大厦的资料,也将老王发来的250-260层员工基本信息筛查了个遍,完全没能从其中发现什么疑点。
    看到最后眼睛都开始发困了,太阳西沉。孙悟空伸了个懒腰,晚上7点,夜幕降临,他们准时从亿达酒店中出来,猛地就听见不远处一声爆裂的轰鸣,不久,老王的消息就弹了出来。
    “不好了!A314炸了!”
    彼时他们正在A座一百米外的马路上,碎裂的玻璃化作冰晶,散落在夜空之中,这声巨响将时间定格,这条路上的汽车全部停驻,车主们也都纷纷朝那座辉煌高耸的流沙大厦望去。
    跑车之内的两人也都向那一处望去,一切都好像静止了。只有浓浓的黑烟冲破束缚,从爆裂的玻璃裂缝中冲了出来。好似一只饥饿的困兽深处爪牙,誓要吞没整个夜空。
    A314的毁坏已经令流沙的领导层震怒十分,这次爆炸事件更是令人心有余悸。
    本来还限期7天解决的事件,关音得知消息后,立马将时间浓缩成从现在开始的3天。孙悟空有些无奈,本来就疑神疑鬼的东西,一点线索都没有,现在里头炸了个干净,还能查出什么东西来吗?她对着这一片废墟,忽然感觉无力。
    白隆玛倒是很乐观:“有动静说明咱们不是白来一趟!对不对!”
    他眉飞色舞,一次爆炸将他的疲懒驱散干净,他整个人焕然一新。
    老王正在楼道下等他们,刚看见人影就往爆炸发生的252层引去。为了防止系统故障,他们搭乘电梯至250层,然后走消防通道往上。
    抵达252层时,门口站了几个管理人员。孙悟空拨开他们,走上前去,呛人的黑烟就扑面而来,熏湿她的眼睛。
    白天还井然有序地运行着的办公区,在这一刻化作焦土。那个镶嵌在墙体之内的时钟未受影响,依旧不动声色地转动着。孙悟空看看周围的人群,他们脸上都是惊恐与惶惑。纷杂的讨论声飘荡在耳际,那一刻,那个神圣不可侵犯的齿轮,好像停止转动了。
    白隆玛拉着她就问,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楼层中滚烫的黑烟被防火系统抽取干净,统统吹向窗外,一个遍地横尸的世界就此展现开来。
    252层有多少员工呢?足足200号人,其中100号人因为项目组工程进度的原因,前往会议室开会。而剩下的100人里,只有距离较远的十来位及时逃出生天,剩余的,统统化作糜烂的骨肉,黏在这毛毡的地毯之上,画出一幅盛大的腐骨血花。
    这已经不是机械处能够单独处理的事情了,警察和消防很快赶到现场,清点伤亡。孙悟空看了看老王,悄无声息地就退出这个环境,转移到监控室。
    “刚刚的监控记录给我调一下!”
    老王飞快地操作着荧幕,监控画面也就清晰地展现在眼前。
    一片祥和之中,张总监和同事们说笑着,推开A314所在的房间大门,不过3秒,爆炸的火花迅速吞灭整个楼层,强大的气压差将玻璃推出框架,炸成点点碎星,从空中撒下。
    令人来不及反应的3秒,谁也不会预料到,3秒之后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反反复复地观看着,又将这一整天的视频调取出来,还是得不到任何的答案。
    会是机器本身的问题吗?一台已经报废的机器,在某种因素的影响之下,发生了爆炸?可是又是什么因素呢?
    假如不是机器的问题,是人为或者某些鬼神刻意为之,那又该从何入手呢?
    她大脑飞快地运行着,越是钝痛就越是清醒。
    爆炸总有源头,消防应该能在今晚之前分析出爆炸源,而她要做的,就是将监控之中的所有信息做一次筛选。什么有关,什么无关,什么会成为影响这次爆炸的因素,什么又会指向那个最终的答案!
    老王将所有信息整合之后,全部发送给孙悟空,她估计要和白隆玛直接看个通宵。
    消防那边动作倒是很快,晚上十点就给出了伤亡名单和爆炸的大致流程。果不其然,爆炸源就是那台被迫报废的A314,那里几乎被直接凿出来一个大坑,烧穿了251层的天花板,也捅破了252和253之间的界限。
    令人奇怪的是,据总工程师黄丰透露,A314并未设置任何会引发爆炸的程序,与它摆放在同一房间内的仪器在A314被毁坏的这两天以来,也都正常运行。因为是重要项目,他们每天也都会派人进行检查和监测,直到爆炸以前,所有程序都没有出现任何报错。
    按照常理来说,这次爆炸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这一番论断让孙悟空更加一头雾水,死伤80多人,好久没碰上这样大的事情了。她不敢睡,焦躁之中也如白隆玛一样,开始兴奋起来。
    凌晨4点,眼皮都开始打架,白隆玛已经昏睡过去,她一遍又一遍地筛查录像,忽然间发现,会不会这个流程本身就出了问题?
    既然机器方面应该没有问题,那就是有一个人,刻意在房间内安放爆炸品或是直接设置了爆炸程序!
    而这个人,既然要做这一件事,必须拥有能够进入房间的权限。
    往远了看,他可能是项目的负责人与检查人,往近了看,也可能是才拿到权限不久的老王。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对于负责人而言,这是心血。之前调查访问时,她也察觉到这些人对于这个项目的重视,于情于理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而对于老王而言,就更没有必要了。
    除非,他们与公司有什么过节!这个过节大到要拉上80多条性命来陪葬!
    她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也越加兴奋。天刚刚亮透,她拉着白隆玛就去找总工程师黄丰问话。
    黄丰是个快五十岁的男人了,结婚了,有一双儿女,都不在雷因市。
    他算得上是一个工作狂,不到休息日绝不回家,申请到职工公寓之后更加扎根在公司,恨不得把呼吸的每一秒都投入到工作之中,典型的老板最喜爱的那一类员工。
    他来给孙悟空开门时,整个人都无精打采,好像魂魄也被那声巨响给震飞了。
    “我已经给警察说过好几遍了,你们还要问什么?”
    “我们不是警察。”
    “不是警察还问什么?”
    之前讯问的时候,孙悟空接触过他,单是短短的接触她就知道,黄丰呢,既看不上游手好闲的富二代,也看不上没点笑脸的穷姑娘,他们俩这组合搁谁眼里都奇怪得很,更别说这个听惯了场面话的总工程师里。与其跟他费口舌,不如直接掏出证件。
    对付这种恃才傲物的老顽固,耍官威比什么都管用。
    证件上“国家安全局机械办事处”的印章好像一道佛光,他看了之后当即被渡去好多怨气。
    他态度还是不算好,可能因为被压了一头,有些怨怼。可能够一来一回地问答,孙悟空已经十分满意。
    “爆炸之前,你们都在干些什么?”
    “无非就是整理文件,我们组之前在框架构想还有些分歧,而且执行过程中也出现了疏漏,需要在大会上一起讨论。”
    “疏漏?”
    “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疏漏而已,程序有个bug,被另外一个项目负责人池骄发现了,当下就修复了,顺便发了文件让我们重新测试。”
    “池骄是这次打开房门的那个人吗?”
    “对!我估计他炸得最惨,应该什么踪迹都找不到了吧!”
    首当其冲面临烈火,他即便当场反应够快,有意识逃跑,估计也是力不从心。孙悟空低头,转头又问:“你们这次项目是干什么?”
    黄丰愣了一瞬,表亲回归冷漠,还带着一些不屑;“这是机密,而且说了你也不知道。”
    白隆玛一听,怒火就上来了。打从一开始看见黄丰他就不喜欢,要不是为了执行任务,谁愿意跑这破地方来!也就是一搞开发的,心忒傲了点!
    他上前就要打人,孙悟空抬手拦住了他,十分平静:“你得先说,才能判断我知不知道。”
    平静之中,尤有愤怒。她始终克制情绪,不愿让情绪主宰言语,不然很容易办错事。可若是一丁点的情绪也不表露,这黄丰怕是还真以为他们很好对付。
    “张先生是总工程师,应该一直都待在桌子前测试软件吧?有时间锻炼吗?”
    她看看黄丰的肚腩,故意发问,不待他回答,又自己接了下去。
    “我看还是多锻炼的好,我之前修近身搏斗课拿了全系最高分。你别看他长得比我高大,正常来说我打他可能都不用3秒。张先生也想试试看吗?”
    她特意将白隆玛挑出来做例子,这小子觉得没面子,可是人家说的又是实话,一点反驳的立场也没有。黄丰看他哑口无言,终于不再跟孙悟空抬扛。
    “你这是威胁!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把机密告诉你。”
    倒是没想过,确实有些骨气有些契约精神在里头。孙悟空对那内容本来就没什么兴趣,点头道:“好,那在你看来,这场爆炸是怎么引起?”
    “事故吧,可能就是设备损坏后调试不当,引发出来的。之后我会和成员一起检查数据库里的程序运行过程,找到缘由也会报给警方的。”
    他的态度渐渐平和,送走孙悟空时虽然不耐烦,也不再表露出来。
    “对了,我想起来有件事情。池骄之前可能去做过心理介入。”
    “什么时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两个月前?一个朋友告诉我的,他在那附近上班,跟我和池骄一起吃过饭。”
    对于流沙这样设备齐全的公司来说,员工做心理介入完全没必要跑到外面的机构去。他们自己的医疗区就设有心理疏导岗位。
    黄丰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忽然让孙悟空生了疑,还是应该去心理机构探问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