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不喜欢弟弟

      顾惜这一觉睡到傍晚才醒,顾正初告诉她盛麟生命体征平稳,已经转入普通病房了。
    她悬着的心这才完全放下来。
    总不能他上辈子,这辈子,都死在她手里吧。
    顾惜现在回头想想,上辈子她跟盛麟其实也不算什么血海深仇,他那时候精神状态显然不正常,而她被他影响,便一起堕入深渊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盛麟醒了。
    顾惜在顾正初的陪同下,去给人好好地赔礼道歉。
    她一进病房,发现里面有人陪着,除了唐馨以外,还有盛麟要好的哥们,一见到她,对方就叫了声。
    “唷惜姐没想到你这么猛,之前看你蜗牛一样慢悠悠开车,还以为你是个保守派,没想到放开以后挺奔放啊!”
    被男孩这么一调侃,顾惜的脸“噌”地就红了。
    但对方倒也没真责怪她的意思,看到她一脸不自在,刚要说几句找补,结果唐馨出声了。
    “好了,不会说话就别闭嘴,这次是意外,姐姐跟盛麟无冤无仇,肯定不是故意的。”
    听到无冤无仇四个字,顾惜有点心虚,但唐馨的态度显然是维护她。
    不仅顾惜意外,就连那男孩也意外唐馨对此事的反应,然后就见唐馨看向顾正初,笑盈盈地叫了声。
    “顾哥哥。”
    “嗯。”顾正初应了一声。
    “你跟姐姐要不要吃水果,他们买了好多呢,我给你剥个橘子吧。”
    唐馨这般狗腿的行径,旁边男孩无语地看向她。
    不是吧大小姐?
    她则瞪了他一眼。
    找揍?
    盛麟这会儿人醒了,但刚做完手术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将几人的对话听在耳里,表情没什么变化。
    顾惜走到病床边,俩人的视线对上。
    “对不起!”她满脸愧疚地跟他道歉。
    盛麟眨了眨眼,浓密的睫毛扇了扇,眼眸清澈,看起来安静又无害,实在很难跟当时车上那个臭小孩联系在一起。
    顾惜一下子就想起俩人上辈子第一次见面。
    “姐姐,没事的,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跟盛麟以后都会有大福气的。”
    那男孩看她这表情,摆摆手安慰道。
    顾惜和顾正初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说实话,看到盛麟躺在病床上,还不知道要在病床上躺多久,而她这个肇事者已经行动自如,看起来屁事没有,这对比太强烈。
    再加上,他刚失去亲人,一个人住院。虽然现在有朋友陪着,但人家只是朋友,也没欠他的,都是家里宠着的少爷小姐,要像看护一样照顾人也为难。
    顾惜真过意不去,她也怕这样的糟糕境况下他心理问题加重。
    “哥哥,害他这个样子我良心不安,我打算照顾他几天等他自己能下床,当然,还要找个看护帮我。”
    “良心不安?”
    听到顾惜这样说,顾正初轻嗤了一声,冷声问道。
    “你老实告诉我车上发生了什么,这小子做了什么刺激你的事,你平时开车那胆小如鼠的怂包样怎么可能突然超速驾驶。”
    顾惜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看着顾正初,对方神情严肃,显然不打算放过她。
    实话是绝对不可能说实话的。
    “当时我在开车,手机突然响了,我一分心,突然前面窜过一道黑影,不知道是猫还是狗,我吓了一跳,猛打方向盘想要躲过去,结果就撞了……”
    当时给她打电话的顾正初:“……”
    这是怪哥咯?
    反正,被顾惜这番说辞一搅和,顾正初一时不知如何接话,就这么被她糊弄过去了。
    但的确开车的人是她,发生意外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况且盛麟现在的确是惨上加惨,她要不拿出足够的诚意表达歉意,在圈子里,大家明面上不会说什么,但背后肯定会对她做出负面评价。
    所以,她还是要负起责任,哪怕只是做做样子也好。
    于是顾正初给盛麟安排了一男一女两名看护。
    男的做体力活,比如帮他擦身换衣服之类的。
    女的负责照顾饮食起居,喂饭喂水之类的。
    他作为老板又给顾惜放了几天假,让她陪着那个小倒霉鬼。
    其他人来探病,看到她守着盛麟,实际行动拿出来,赔罪态度才诚恳,那对她就没什么好指摘的了。
    跟顾正初的想法一样,顾惜原以为照顾盛麟应该是件轻松的活儿,她就玩玩手机吃吃东西就好,结果他跟上辈子自杀住院的他根本不一样!!
    他也太能折腾了!
    一会儿要这样一会儿要那样,一刻不消停,那用不完的精力根本不像个刚做完手术的伤患,真是狗都嫌。
    那两个看护被使唤得心累不说,边上的她也被烦得不行。
    “姐姐,病房里人太多了,我睡不着。”
    “那我们出去,你有事就按铃。”
    “我一个人孤独。”他神情里含着忧郁。
    顾惜已经快被他整抑郁了,她算是看出来了,他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俩先出去吧,我陪他就好,有事我再叫你们。”
    顾惜投降了,她让那两名看护离开。
    果然,那俩人一走,盛麟就换了副脸孔。
    他完全不作妖,很快就闭上眼,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他醒了以后,也只提了想喝水的要求,顾惜把病床摇起来,喂他喝了水,他就拿起他哥们给他带的漫画书看。
    他简直跟之前判若俩人,恶魔变天使。
    虽然知道他已经这么惨了,自己不应该雪上加霜,何况还是她把他送进医院的,但现在在病房里照顾他的情景,让顾惜不可避免地想起上辈子的遭遇。
    “盛麟,你是不是喜欢我?”她直截了当地问。
    他在车上强吻她,她又没失忆。
    盛麟放下手里的漫画书,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答道。
    “我喜欢你。”
    “盛麟,谢谢你的这份心意,可是我有未婚夫。”顾惜平静而委婉地拒绝。
    “我知道。”盛麟也很平静。
    她跟温屿虽然没办订婚宴,但是俩人的婚约圈子里的人至少都有所耳闻。
    “我不喜欢弟弟。”她又补充了一句。
    “嗯。”
    他这么淡然,顾惜也再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