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藏男人(顾h)

      顾惜紧张得口干舌燥。
    “有点热。”
    “那我们去洗澡。”
    顾正初一手圈着她,一手开始扯领带,准备带着她往浴室走去。
    “我现在不想洗澡!”
    顾惜连忙从他怀里挣开。
    “今天有点累,洗了澡陪我睡会儿。”
    顾正初语气温柔,目光宠溺,但顾惜根本没心思去琢磨他的态度。
    “可是我已经跟宁秋和约好了,要去他咖啡店喝东西    。”
    顾惜脱口而出道。
    她知道这话会令顾正初不悦,但她就是存心想惹恼他。
    果然,顾正初的表情瞬间冷下去。
    “顾惜。”他叫她的名字。
    顾惜忐忑不安地垂下眸。
    “你想见那小子可以,那就把他欠我的两百万还了吧。”
    他唇角噙起一抹笑,但眼眸里没有丝毫笑意。
    “喔,那好吧我不去了。”
    顾惜没跟他就这个问题继续争论。
    “哥,我去给你倒杯水吧。”
    她成功给顾正初的热情浇了一瓢凉水,俩人间气氛已然冷了下来,她趁机立刻打算跑下楼。
    当顾惜快步走到门口,已经摸到了调虎离山之计胜利的曙光时,又一次被顾正初拦住了。
    他扣住她的手腕,手臂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拽了回去,就跟逮小鸡的老鹰似的,叼住了便不会放走。
    顾惜怕弄出太大动静,一动都不敢动,万一温屿听到她的声音没忍住开门出来,那她刚才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落在顾正初眼里就成了笑话。
    顾正初的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就朝她吻下来,一边亲一边将另一只手探入她的裙子里。
    “唔……不……嗯……”
    顾惜慌了,小幅度挣扎起来。
    但对着顾正初,她那点力气犹如蚍蜉撼树,他轻易地单手拎住她的双手,一臂搂住她的腰,然后将她慢慢放倒压在了地板上。
    顾惜:“!!!”
    她来不及反应,顾正初的手已经将她的裙摆掀到腰际,然后一把扯下了她的内裤。
    他将裤链拉下,掏出硬挺的家伙,挤开她的双腿,就侵入她的身体里。
    “这么湿?”
    顾正初顺畅地一鼓作气捣入她的花穴里,立刻感觉到甬道里的湿滑泥泞。
    顾惜身体一僵,好在顾正初没往那方面想,只是笑了下。
    “刚才自己玩了?怪不得一身汗。”
    不是自己玩了,是把送上门的男人玩了。
    她没吭声,扭过脸,气鼓鼓的样子,表现出对他强行索欢行为的生气。
    “没洗澡就不到床上去了,晚餐你想吃什么哥哥都陪你。”  顾正初兽性大发,欲望上头,所以开始哄她。
    听到他的解释,顾惜不由感叹,她跟顾正初竟然想到一块儿了。
    她也是因为没洗澡,所以在地板上把温屿给办了,他也是。
    不过对于这个洁癖来说,俩人在地板上是头一次,看来她提宁秋和是刺激到他了。
    因为知道温屿就在卫生间里,外面的动静他肯定听得一清二楚,所以顾惜没说话也没出声。
    顾正初却不喜欢她在他身下跟死鱼一样,将她一把从地上拉了起来,手伸到她背后扯下她的拉链,裙子脱了扔到一边,很快他就将她给剥干净了,抱到腿上坐着,搂着她的腰,硬挺的肉棒一下下地在她身体里戳顶。
    顾惜任他摆布,就是咬着唇不出声,顾正初也不急,慢慢地玩弄她的娇乳,手指捏住她的乳尖搓揉拧弄,埋下头含住另一只,湿热的唇舌用力吸吮甚至用牙齿轻咬。
    “嗯……”
    她受不了这般刺激,还是呻吟出声。
    顾正初立刻加快抽送的速度,重重一顶,她的身体都被颠了起来,他扣着她腰的手往下一压。
    顾惜不得不承认,因为知道温屿在卫生间里,所以她的身体比平时更加敏感,也更兴奋。
    格外刺激。
    顾正初再次将她压倒在地板上,手臂撑在她身体两侧,全情投入在最后冲刺里,“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格外响亮,这动静大到令她心魂俱颤,但又无暇顾及。
    顾惜感受着顾正初的肉棒在她身体里快速抽送,伴随他深深地一撞,直抵最深处的酥麻快慰感袭来。
    她闭上眼,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
    顾正初摸了摸她的脸,指腹揩拭过她额上沁出的薄汗,手臂穿过她的腿弯,将她从地上捞抱了起来。
    “这下要洗澡了吧?”
    顾惜一惊,伸手推他。
    “好,我去洗洗,你回你房间去换件衣服吧。”
    就在她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下时,顾正初忽然道。
    “慌慌张张的,你是在房里藏了个男人吗?”
    听到这话,她浑身血液仿佛凝结了一瞬。
    “是啊,所以你要进去看看吗?”
    不知他是真知道还是随口试探,但被他戳破后,顾惜反而诡异地冷静下来。
    顾正初笑了下。
    “好。”
    他真整理好衣服和裤子,大步朝卫生间走去,然后把门推开了。
    顾惜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等他反应。
    但顾正初只是站在门口朝里看了眼,随即转过身,看向她。
    顾惜没有躲闪他的视线,四目相对。
    “去洗个澡,等会儿带你出去吃饭。”
    压下心里的疑惑,顾惜点了下头。
    “好。”
    等顾正初走出去后,顾惜立刻把卧室门关上,朝卫生间走去。
    难道他没看到温屿?
    顾惜走进卫生间,里面一览无余。
    没人。
    她又朝门后看看。
    也没人。
    温屿凭空消失了?
    顾惜不信邪,又四处找,然后拉开了洗手台盆下的柜子。
    然后她就看到努力将身体蜷缩在柜子里的温屿,他虽然身高腿长,但是瘦,柜子深。
    所以他手臂抱着膝盖,能硬挤进去,只是里面几乎一点多余的空隙都没了。
    他这姿势看起来太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顾惜的良心狠狠痛了一下,立马弯腰低头叫他。
    “温屿。”她轻唤了一声。
    他却没有反应。
    顾惜将脸凑过去仔细一看,发现他双眼闭着,竟然睡着了?!
    顾惜:“……”
    这心该有多大?!
    她伸手推了推他,温屿终于被她摇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从柜子里出来。
    “你躲在里面不难受吗?”她问。
    “小时候经常躲柜子里,习惯了。”温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