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做(H)

      顾正初朝顾惜走过来,气氛烘托下,顾惜莫名有点紧张,她咽了口口水,身体微微往后靠。
    他则双臂朝她一撑,将她困在他的身体和床沿之间,只要他再往下压一点,她就要仰面倒在床上。
    但是顾正初却没有,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下她的唇,就在他含着她的唇,试图进一步加深这个吻时,顾惜扭过头避开了。
    顾正初的手托住她的侧脸,他再次吻过来,顾惜抿着唇任他唇瓣摩挲,却不启开齿关。
    这下他恼了,伸手一推,顾惜倒在了床上,他膝盖顶住她的腿,手扣住她的下巴,再次低头薄唇碾压过来。
    见他如此执着,顾惜没再拒绝,闭上眼,任他撬开齿关,将舌探入进来,在她口中一通翻搅。
    顾正初的吻迅猛,撤离的也突然。
    他的吻戛然而止。
    “跟条死鱼一样,你跟别的男人上床也这样?”顾正初幽凉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
    顾惜爬坐起来,看着他,她不欲与他做口舌之争。
    她几乎已经确认,顾正初的确不对劲。
    “哥哥,你要不做的话我想回去睡觉了。”
    顾正初就这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顾惜也没躲闪,索性盯着他的腹肌看,视线不由自主就落在他围着的那条浴巾上。
    “做!”
    他吐出一个字后,就一把将浴巾给扯了,顾惜一愣,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被他扑到了床上。
    “唔……”
    这次他又重重地吻了上来,顾惜的唇肉都被他吮得有些疼,与此同时,他的手将她的睡裙推到她腰上,然后插入她的腿心一摸。
    “没穿内裤?”他问。
    “反正马上要脱我还多此一举做什么。”顾惜理所当然地答道。
    “呵……”
    他轻笑了一声。
    然后,他的手掰开她的腿根,肉棒在她花穴外缘蹭了蹭,找到位置后猛地一撞,整根往里插进去。
    顾惜被他这一下捣得酸胀难当,还有点涩疼,毕竟水液分泌得不多,可顾正初不管不顾,整根拔出又贯入,干得大开大合,不过几下之后,顾惜就适应了,花穴主动吸着他的肉棒,甚至有点“迫不及待”。
    顾惜:“……”
    她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生理反应,谁让他昨天刚开始就结束了,把她胃口吊住了,不上不下。
    顾惜早熟,又没有父母长辈对她进行传统女性观念教育,所以性这方面她属于野性生长。
    她少女时期就发现自己欲望还挺强的,在她眼里性爱是件美好的事情,谈恋爱也是。
    所以她从不犹豫,看上就追,如果男人对她表达好看,她看对眼了也不会扭捏,先睡了再说。
    对于顾正初,的确一开始她内心还有点抗拒,但不得不说,习惯这件事有点可怕,她跟他身体交流一多,他除了性格有点变态以外,之后对她态度并不算太差,还主动送礼物哄她。
    而且认真说起来,他还对她有恩。
    虽然知道他居心不良改了亲子鉴定报告,但要不是这样,她就不可能被留下,而且她亲妈显然没打算养她这个拖油瓶,年幼的她就很可能被送进孤儿院,那样的成长环境,她可能过得比上辈子还惨。
    功过相抵,俩人可以算两清。
    想通这一切后,再加上她这辈子心里压根没把他当过哥哥看,于是她心里的那点芥蒂就没了。
    这方面,她还挺想得开的。
    不过,这并不代表她想跟顾正初发展出肉体关系以外的感情来。
    她脾气坏,喜欢温柔包容的男人,顾正初的脾气性格,实在踩到她的雷点,所以睡睡还行,扯上感情就免谈。
    因此,她跟以前的顺从不同,开始拒绝他,但又拒绝得不那么彻底,免得反而惹怒他。
    顾正初这样骄傲的人,吃几个软钉子后,自然就会对她失去兴趣,她可以全身而退,免得摊上大麻烦。
    “啊……”
    顾惜正想着心事,冷不防的顾正初掐了一下她的乳尖。
    “弄疼你了?”他还虚情假意地问。
    顾惜:“……”
    别以为她感觉不出他故意掐她的。
    “对不起妹妹,哥哥亲亲。”
    顾惜:“……”
    顾正初含住她的胸吸舔起来,他略粗粝的舌头滑过她敏感的乳粒,在上面缠绕,然后又换到另一边吸吮舔弄。
    顾惜被他这么一搞,马上理智溃散,欲火高涨,忍不住双腿夹住他的腰,呻吟出来。
    “嗯……”
    顾正初顺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她的双手也攀上他的脖子。
    “啊……”
    顾惜到了高潮,从余韵中慢慢回神,顾正初还抱着她,亲吻她的胸,腹,又抬起她的腿,亲了一下她的膝盖,小腿,就在他要亲她的脚背时,顾惜立马抽回脚。
    “脏。”
    “你不是刚洗过澡了吗?”
    “可我没洗脚啊!”
    顾正初沉默了几秒,似乎非常不满她破坏气氛,将她捞抱起来,让她背贴着他的胸口,他又顺着她的后脖颈一路往下亲,在她蝴蝶骨处吮吸,手掌包住她的胸揉捏,又将她身体往前下压,亲吻她的腰窝。
    “好痒!”
    顾惜立马挣扎起来,双手试图往前爬,脱离他的掌控。
    结果顾正初抓住她的脚踝,把她重新拽回他身下,接着他握着肉棒在她臀缝处轻滑,找到位置后瞬间顶了进去。
    她小穴里湿滑泥泞,他一下子就插到了深处。
    又来?!
    他没吃错药啊!怎么跟发情了一样……
    顾惜放弃抵抗,索性整个人趴在床上,任他顶弄,他见她这懒样,轻拍一下她的屁股,似乎很满意这手感,手掌从她胸下抽出来,开始揉她的屁股,肉棒还在她花穴里捣着,不过速度不快,一发过后,他似乎很享受这种细磨慢蹭的节奏。
    然后,他这一磨蹭,顾惜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顾正初:“……”
    他抓住她的双臂将她拽起来。
    顾惜就像被拖上岸的一条死鱼,稍微扑腾一下的意愿都没有,顾正初便让她坐在他腿上,正面上她,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又重重地亲过来。
    就在顾正初刚结束这个吻时,顾惜语气颇为无奈地说了句。
    “哥,你还是找个女人来解决你的生理需求吧,我快要高考了,学习压力太大,晚上实在熬不住。”
    气氛瞬间就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