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千万别

      顾正初和顾富国都鲜少在家吃饭,要回来会提前交代。
    平常几乎都是顾惜一个人,但也有四菜一汤,毕竟她是大小姐,吃方面绝不可能亏待她。
    阿姨了解她的口味,烧了她爱吃的糖醋排骨,西红柿炒蛋,还有一个芹菜炒肉,以及一个清炒藕片,汤就是煲的老火鸡汤。
    顾惜盛了碗饭,看了眼顾正初已经在餐桌落座了,便给他盛了一碗。
    顾正初竟然主动给她盛了碗鸡汤,顾惜莫名有点“受宠若惊”,接着就有点胆战心惊。
    毕竟昨晚不欢而散,他看起来是生气了的。
    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顾惜刚准备喝口汤,忽然搁在兜里的手机响了。
    是温屿打来的。
    顾惜看了顾正初一眼,站起身走到窗边,接起电话。
    “惜惜,你在做什么呢?”温屿问。
    “吃饭。”
    “喔,好吃吗?”
    “还没吃呢。”
    温屿沉默。
    “你吃过了吗?”知道他不善言辞,顾惜体贴地主动跟他继续聊。
    “还没。”
    “为什么不吃?”
    “我在画画。”
    顾惜想起来他一画画就容易废寝忘食,上辈子她没管他,随他去了,但是现在自从上次他把自己胃折腾出毛病后,她就想管他了。
    “别画了,先去吃饭。”
    “好。”
    “那我也吃饭了。”
    “嗯,拜拜。”
    挂了电话,顾惜回想俩人这一通电话,真是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她忍不住笑了下。
    这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天空已经变成深暗的墨蓝色,窗户如镜子般映出她的笑脸,顾惜不经意一抬头,发现玻璃窗映出顾正初的脸。
    他正盯着她的背影看。
    顾惜笑容微凝,她转过身,走回餐桌边。
    虽然菜肴很合顾惜的口味,但因为顾正初有点奇奇怪怪,所以她没吃多少。
    当然,还有蛋糕的原因。
    蛋糕果然很美味,顾惜连吃了两块,把自己吃撑了。
    顾正初泡了壶普洱茶出来,倒了一杯递给她。
    顾惜接过茶杯,杯子很小,她一口就干了,对上顾正初的眼神,明白自己在他眼里大概牛嚼牡丹了。
    管他的!
    她本来也没像他这名门少爷从小接受过什么高雅艺术文化熏陶。
    “我上去学习了。”
    顾惜撇下顾正初上了楼,她心里揣着事儿,刚才跟张霄的通话在关键时刻被顾正初打断了,她还不知道高利贷到底要还多少钱。
    但是刚回到房间,顾惜还没来得及打电话给张霄,顾正初就推门而入了。
    “你给谁打电话?”
    顾惜看着顾正初朝她走过来,双臂往她背后一撑,将她困在了他跟桌子中间。
    “前任未婚夫还是现任未婚夫?”
    顾惜眉头皱起,伸手想推开他。
    “你管我啊!”
    她的手腕被他一把握住了。
    顾惜心里叹了口气。
    “顾正初,你到底想干什么?”她直截了当地问他。
    顾正初伸手摸她的脸。
    “这问题我想问你,到底几个男人才能满足你!”
    嘿!这是想对她进行荡妇羞辱?
    如果她真是小姑娘,此刻肯定会羞愧,但顾惜不是。
    大不了撕破脸呗!
    反正她现在有朋友有靠山!兜里还有支票!这就是她的底气!
    “只要不是哥哥你,帅哥我都来者不拒。”
    她朝他微微一笑,吐出一句颇为刺激人的话。
    顾正初眉头微皱,眸色深深。
    顾惜继续激他,甚至身体朝他贴过去,仰着脸,用一种略夸张的语气问道。
    “哥,你这个样子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其实她不是完全没有做这方面猜想,毕竟顾正初对她的态度跟以前不一样。
    但她心里想着可千万别!被顾正初喜欢上那可太糟糕了!
    他很可能是那种得不到就毁掉的人,她原本想着顺从他等他自己腻味了厌弃她,要是他真对她产生感情,那对她可真是倒大霉了。
    顾惜故意试探顾正初,顾正初也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然后他不紧不慢地将问题抛回给她。
    “你希望我喜欢还是不喜欢?”
    顾惜身体微僵。
    顾正初勾唇一笑,双手抚上她的腰,将她一把抱起,然后放到了床上。
    “哥,不要了吧,我刚吃得太饱了……”
    见顾正初已经解她的衣扣,顾惜马上又道。
    “而且我还没洗澡身上脏。”
    听到这话,有洁癖的顾正初果然停下来。
    “那你去洗澡。”
    顾惜:“……”
    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顾惜还是去洗澡了。
    只不过,等她慢吞吞地洗好澡出来,发现顾正初竟然睡着了。
    他这是昨晚没休息好?
    不对呀,按这家伙变态般的精力,困得睡着了?
    顾惜立马拿起手机轻手轻脚地准备出去,结果顾正初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你去哪儿?”
    “哥,你洗澡了吗?”顾惜趁机反问他。
    凭什么让她洗他不洗!
    顾正初从床上坐起来,本来一丝不苟的发型竟然有些凌乱,还有一缕翘起来。
    顾惜想笑还是忍住了。
    “去我房间等我。”
    似乎不放心她,非要把她放眼皮底下,顾正初竟然拉着她进了他的房间。
    然后他去洗澡了,顾惜坐在他床上,扫视了一圈这整洁干净得没什么人气的房间,浑身都不自在。
    顾正初很快就出来了,身上还带着水汽,腰上就围了一条浴巾。
    顾惜猝不及防就欣赏到了他的好身材。
    宽肩窄臀,八块腹肌,犹如男模一般的身材,肯定平时没少锻炼。
    据她所知,顾正初是个非常自律的人,毕竟他外公家精心培养的,自幼就接受一切优秀的品格和习惯教育。
    结果他就心理变态了。
    见多识广的顾惜表示理解,过于严谨的行为约束,人背地里就会想释放天性,人性本来就是有阴暗面的,世上哪里有真正完美无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