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包养

      “喝水。”顾惜脱口而出。
    “我尝尝。”
    嗯?
    顾惜还没反应过来,顾正初已经欺身压到她身上,薄唇覆上了她的唇,便开始用力吸吮掠夺她口中的水分。
    又来?!
    当她大腿被硬胀的肉棒蹭上的时候,顾惜真是无语极了。
    顾正初压着她又干了一场,一直干到天亮,他宣泄得酣畅淋漓,愉悦地下床去冲澡,随即出来一边穿衬衫一边又亲了她一口。
    “你继续睡,我去上班了。”
    “嗯。”
    果然是变态,这精力也是变态级别的!
    顾惜感觉几乎被他压榨干净了,腰酸腿痛浑身无力,软绵绵地躺在床上完全不想动。
    但等外面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确认顾正初走了,她还是强撑着爬起来。
    顾惜推开门,发现温屿已经起来了,穿着他来时那套衣服坐在椅子上,安静地望着窗外的景色。
    这个氛围感帅哥,简直像是一幅画一样。
    顾惜朝他走过去,站在他背后。
    她也好奇,窗外有什么好看的风景,于是她站在他背后也朝窗外看。
    只有蓝色的天空,飘着几缕絮状的云,还有朝窗台伸展开绿意盎然的枝丫。
    “我要回家了。”温屿没回头,对她说。
    听到这话,顾惜松了口气,她还在想该怎么劝他回家呢。
    “对了,你的手机半夜的时候响过,是陌生号码,响了几声就断了。”
    顾惜只当是骚扰电话,没当回事。
    先把这小祖宗送回家比较要紧,不然他那个妈指不定心里骂她小骚货拐骗她的宝贝儿子呢。
    毕竟她是顾富国的私生女,这个圈子里尤其是长辈是非常信奉出身的,龙生龙,凤生凤,她妈那个德性,她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要不是她拿温屿实在没辙,也不会出此下策。
    顾惜心里叹了口气。
    别看她现在是千金小姐,吃穿不愁,但是想捞钱太难了。
    顾富国自己还要看顾正初的眼色,怕惹顾正初不快平时都不会正眼瞧她这个私生女,更不可能大方地给她钱花。
    顾惜将温屿送回温家,她看着他进了家门,确认管家迎了出来,她才放心地离开。
    毕竟是他亲妈,出发点也是自以为为他好,不会害他。
    顾惜刚把温屿送走,就马不停蹄打车往学校赶,她想着反正上课也可以补眠,总请假也不好。
    她坐车上时,就接到顾正初的电话。
    “放学以后,在校门口等我。”
    顾惜一听就觉得更累了,不定时加班就算了,关键还没挣几个钱。
    “哥,我好累,想回家休息。”为了证明自己有多累,她还打了个呵欠。
    顾正初轻笑了一声。
    “想送你礼物,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打算带你去。”
    嘿!
    一听这个,顾惜瞬间就精神了。
    谁能拒绝大赚一笔呢?
    顾正初出手,定然不会太便宜。
    她这边沉默,顾正初也没多说,就当俩人约好了便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顾惜的嘴角弧度止不住地往上勾。
    原来跟顾正初搞好关系也不是什么坏事,他高兴了就大手一挥送礼物这可真是个优点。
    顾惜原本想着在床上对顾正初摆烂,让他很快对她腻味,就结束这段关系,但因为温屿带来的变故,昨晚她对顾正初的态度可谓是“热情主动”了。
    现在她觉得,如果哄顾正初开心了,一边在他身上捞钱一边完成学业,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似乎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结果,顾惜琢磨了一天该怎么敲顾正初一笔,他竟然食言了。
    临近放学的时候,她接到他的电话,说他有事要忙计划取消,语气还透着股冷漠,说完他就把电话挂断了。
    顾惜:“……”
    这个混球!浪费她的感情!!
    但很快,顾惜就收到了顾正初给她的一笔转账。
    十万!
    虽然相较于顾正初的身份不算多,但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要知道顾富国给她每个月的零花钱才五千块。
    顾惜原本满满怨念的脸瞬间喜笑颜开。
    她回到家就洗澡补眠了,期间孟谨言给她打过电话,没说两句他听出她困意,就体贴地结束通话了。
    睡到半夜,顾惜醒了。
    她一点困意都没了,精神抖擞地准备爬起来学习,这时候她手机震动,是一串陌生号码。
    刚响了一声,她就接通了。
    “喂?”
    那边安静,却没挂断电话。
    顾惜忽然生出一股直觉来。
    “宁秋和?”她问。
    “是我。”
    听到宁秋和的声音,顾惜的手不由攥紧。
    “你在哪里?你现在还好吗?”
    她几乎不假思索地对他表达出关切。
    “不太好。”
    宁秋和虽然说不太好,但此时语气却含着笑意。
    都这样了,顾惜也没法对他装了。
    “宁秋和,我担心你。”
    他沉默了一秒,说道。
    “顾惜,我想你。”
    顾惜心脏猛地跳了好几下,毕竟是真心爱过的前男友。
    在这样的深夜,突然接到他的电话,他还失踪了这么久,她哪里还能保持平静。
    她深吸一口气,决定还是说点实际的。
    “宁秋和,我在想办法筹钱,先帮你把高利贷还上。还有,你告诉我银行卡号,我给你打钱。”
    那边,宁秋和陷入沉默,似乎不知道该跟她怎么说。
    “帮人帮到底,我不能见死不救,反正你以后赚了钱就还我。”
    良久,他吐出一个字。
    “好。”
    电话结束,顾惜还是不知道宁秋和在哪儿,不过她想他一个人在外流浪,这种滋味她切身体会过,太需要钱了,不管做什么都要花钱。
    所以她想了想,将顾正初打给她,她都还没捂热的十万块给他全转了过去。
    因为担心宁秋和的状况,她这么多天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
    顾惜躺在床上,想到她现在的状况,真的很像拿金主给的钱扭头就给了小白脸。
    关键宁秋和还真说过让她包养他,她觉得有些荒诞又有些好笑,忍不住真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