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只想逃 第184节

      北凉鬼却登时哑然,一言不发。
    殷冥手上紧了紧,道:“不说?”
    那鬼连忙道:“不敢不敢。”
    “只是……这话以前有人也这样问过,后来,好像忽然发了疯,他把我扔进了赤汤里……”
    殷冥缓缓张开嘴唇,道:“我不会的。”
    北凉鬼面露犹豫,支吾道:“没有。”
    “没有?”
    “没…没有。”
    殷冥淡淡地笑,语气平缓:“好。”
    他转身就走,脚腕忽然一紧,被死死攥住:“等等!”
    “救救我吧……太痛苦了……”
    “太子殿下……”
    殷冥倏忽牙根一紧,心头猛然涌出一层暴虐,他不想听到这几个字。
    他面无表情道:“我要听实话,你也知道,我同那个坤泽,有仇。”
    此话落下,北凉鬼大松口气,道:“有的。”
    殷冥回头,慢慢蹲下,死死盯住脚下,道:“把当时情形,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清楚,我会帮你解脱。”
    “那个坤泽,是从东宫中抓到,被押进万坤阁的。有人提议,不如调教好,继续伺候太子,王后大怒,不与准允,这坤泽就被安排在了二层。阁中每日会有王宗贵族进来,选人伺候,第一夜,就有十几个人点了他,我们把他绑好,喂了烈药让他伺候,人都进到房里,可那一日,假太子闯了一次万坤阁……”
    殷冥喉咙口忽然像被什么掐住,一时无法呼吸。
    确实有那么一回,当时玉衡不知所踪,承华的信寄回南水,无人回应,他曾闯过一次万坤阁,每个房间都寻过一遍。
    “可是阁中没有他。”
    北凉鬼一顿,道:“您怎么知道……”
    殷冥声音嘶哑,道:“继续说。”
    “他来的突然,下头看守不严,我们听着外头声响,才知道是有人来,情况紧急,我们把他堵住嘴,用绳子拴住脚踝,吊在了窗外。”
    “假太子找过一遍,闹得天翻地覆,没寻到人,等人走了,我们把那个坤泽拉回来,他不知磕到了哪,状态极差,我就没见过那么白的脸,他这幅样子实在扫兴,有人对他还感兴趣,找了人过来给他看看,这才知道他肚子里揣着东西。”
    “他从东宫出来,自不必说这是谁的种,此事重大,我们立马禀报宫中。最初是王上下旨,此等小事不必汇报,这贱坤曾试图谋逆,直接贬至底层,让将士们好好快活。这旨就是要他性命,可王后仁慈,旨意很快追加二道,虽然他是个下贱坤族,但王室子息不胜,准许他生下王室血脉。谁知,他自己不争气,竟然生下一个女坤。”
    殷冥眼中爬出一根根血丝,他胸口弥漫着腥气,缓缓道:“所以?”
    “是啊,王室如此血脉,怎么可能容得下他生下那个女坤,果然,通禀以后,王后下令当即处死。那个贱坤好像极喜欢那个孩子,竟敢伸手冲我们要人,我们心中想着,他如此不驯,不如给他一些教训,就把那女坤当着他的面,杀了。”
    “杀了?”
    “对,在面中砍了一刀,当场毙命。”北凉鬼爬在地上,亲吻殷冥的鞋子,他未看到头顶赤红的眼睛,继续讨好道,“那日之后,他好像疯了。王后不许旁人与太子公用一个贱坤,把他扔给我们处理,阁中贵人们等了他这么久,虽不敢违逆,却有许多其他法子。大概……三个月后,他咽了气,我们把他扔进了焚尸炉,谁知怎么回事,他竟然没有死……这个不关我们的事啊……”
    “您恨他,小的已经都为您出过气了……”
    四下默然。
    须臾,头顶之上的人衣衫微动,他站起来,一字一句道:“是啊,我还要谢谢你了。”
    这声音冷的如同寒冰,北凉鬼这才觉出不对,他刚要抬头,就被一脚踩在头上。
    地上陷出深坑,脑浆血水迸溅,脚下惨叫嚎啕,殷冥额上青筋暴突,一脚一脚落下,没有人知道他用了多大力气,地上坑陷越深,那条鬼身一点点被碾碎在坑中。
    赤汤中的鬼惊恐四散,即使是鬼,被这样一点点碾碎成泥,无异于魂飞魄散。
    这只北凉鬼在阿鼻地狱中万年,怨气将其实体,本有机会化聻,如今却在坑底,碎成泥汁烂肉。
    殷冥脸上贱上臭血,他蹭了一把,道:“不必客气,我帮你解脱。”
    做完这件事,殷冥走到赤河边上,站了很久。
    殷冥其实一直知道,玉衡心底藏了什么,当日之事,也许有隐情,也许是有苦衷,但他杀他父母,灭他全族已是事实,他曾认为,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该如此。
    他不想听,玉衡也不想同他说些什么。
    玉衡第一次迫切想要解释什么时,是在承华到了神界。
    承华隐藏的很好,连他都以为,他到神界,只是因为二人共用一具肉身。
    玉衡多年死气沉沉的眼睛,在看到承华的瞬间,亮起来了。
    玉衡的眼神只落在承华一个人身上。
    倘若他们在一起,那他又算什么呢?
    嫉妒。
    难以形容的嫉妒。
    继而化为极致的暴力,威逼玉衡掩埋一切。
    “若是要我知道,你诋毁我父母亲族,我也许,会把当年未杀干净,藏起来的那些杂种,一个个捏死。”
    有天夜里,他们二人,一同进到玉衡房间,玉衡被承华掐住脖颈,一声声质问他为什么要杀掉那个孩子,玉衡被他们压在身下,面色惨白,嘴唇颤了颤。
    他道:“有什么,就说出来。”
    玉衡看向他,眼睛红的如同滴血,细碎的光点在轮//暴中湮灭。
    那张漂亮的嘴塞进了阴//茎,一个字都未说出口。
    殷冥手指插进头发,用力抓着,他面色灰败,却疯魔般笑起来,玉衡什么都不同他讲,不会以为他认同北凉王室,认同父王母后……
    认同旁人对他的凌辱,认同杀掉他的孩子,认同当年发生的一切……
    “不是……”
    殷冥咬着齿间的血气,眼前模糊不清,水珠坠进赤河中,腾起一串白色水汽。
    “殷冥上神?!”
    背后忽然响起一道熟悉至极的声音。
    殷冥回过头,在赤河边的熔岩红光下看到了铃兰的脸。
    --------------------
    三清大礼包来了。
    第226章 番外篇之前事
    殷冥应该是在那里站很久,他转身时,赤河的高温使漆黑色的衣袍带出扭曲的气纹。
    铃兰道:“上神!”
    铃兰飞快跑过去,可站在殷冥面前,脚步却忽的顿住了。在他印象之中,殷冥上神一向高傲冷淡,矜贵自持,可眼前,站在对面的人,面容灰败,眼圈青黑,嘴上一圈死皮,好似落魄至极。
    “你怎么会在这……”
    铃兰道:“我……受上神灵力庇护,下界投胎,死后来到阿鼻地狱,想再入轮回,却被阻拦……”
    殷冥道:“为什么?”
    铃兰道:“因为,我既同您成为道侣……虽未融纹,但记载中却已是北凉籍。”
    殷冥看了眼铃兰略显枯槁的脸,道:“有人欺负你了?”
    铃兰猛然摇头,道:“没有!受上神神名荫庇,并未有人薄待。只是……”
    他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殷冥问:“你想重回神界?”
    铃兰怔了怔,连忙道:“不是……”
    “那你想?”
    铃兰眉头皱起,咬住嘴唇微微犹豫,最后,吐出口气,道:“上神,我们断籍吧。”
    殷冥抬起眼皮:“断籍?”
    铃兰道:“上神不知,此次轮回,拖神君一道灵光之福,铃兰转世成了一个寻常人,家庭也算富庶,父母恩爱,兄弟和睦,有幸见识湖光山色,春兰秋菊,沃野千里。有幸出入学堂,开阔眼界,才发觉人活于世,不止一方宫殿,勾心斗角,如今才觉得过去自己如此浅薄……”
    殷冥默然。
    他看着铃兰,数百年不见,这人确实变了,永远挺不直的背脊挺起来了,也再不会死死抓住他,求自己多看他一眼。
    殷冥想,人间百年,一场轮回,不过一梦,真能让人如此变化?
    轮回……真的也算是命么?
    殷冥猛然呼吸一顿,心口剧烈作痛,不敢再想了。
    铃兰见殷冥不语,以为他是对自己还有什么“责任”,连忙道:“上神,我在神界时,您照顾我上万年,我在人界时伺候您的那点恩情,早就够了……”
    “够了么?”
    “真的够了。”
    曾经在九荒殿中时,铃兰常会同他讲他们在人世时那些往事,生怕他会忘记那点恩情,把他扔回人世。
    如今却反过来了。
    殷冥感激铃兰的陪伴,北凉被屠族之后,他曾有一段时间颓废厌世,未有一人愿意留在他身边,若非铃兰,兴许他早就已经死了。
    他曾经想,若他有一日能东山再起,定不会再让铃兰吃苦。
    二人之间,有恩无爱,倒也长久。
    可断籍,却并非易事,尤其,断籍一事,涉及神文殿。
    玉衡的每一个朋友,都对他恨之入骨。
    殷冥道:“你先回神界。”
    铃兰登时脸色煞白,好似听闻什么极为恐怖的事,他手脚不自然的发抖,道:“我一个人回去?”
    殷冥点头,并未留意他的异常,道:“我还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