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只想逃 第181节

      胡闹!
    他以为,真身下界,就不敢杀他了么?
    他以为这样就能脱离九荒殿了?
    殷冥眼睛里烧出鬼火,他忘记自己怎么回的九荒殿,那天夜里,玉衡回来,他派人将玉衡押到侧殿。
    他问:“你要真身下界?”
    玉衡面无表情道:“没想到,上神还会偷听,如此卑劣。”
    勃然大怒,他起身一把抓住玉衡襟口,咬牙切齿道:“你自以为我不敢杀你?”
    “真身下界,那倒是好……”
    好?
    哪里好?
    殷冥说不出哪里好,可玉衡目光如此冰冷,逼得他口不择言:“我会挖出你的内丹,赠与铃兰。”
    须臾,玉衡缓缓笑起来,道:“好。”
    他不知玉衡笑什么,他永远都不明白玉衡在想什么。
    第二日,此事不知怎么,传到了铃兰耳朵里。
    铃兰来找过他,千恩万谢。
    “我定帮您促成此事。”
    殷冥心不在焉,心道:你能促成什么,玉衡精明,既然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定会放弃真身下界,为个神名,失去内丹,没有意义。
    铃兰跪在他身边,满眼憧憬。
    “多谢上神。”
    但铃兰如此高兴,便陪他演几日好了。
    他同玉衡下界,直到飞升那日,他剖开玉衡的灵府,看到那颗紫气萦绕的神丹,当即目眦欲裂。
    他看着玉衡,玉衡也看着他。
    二人对视,玉衡眼中好似有过一瞬的不可置信,但太快了,他未能看清楚。
    铃兰扑过来,手伸进玉衡的刀口,满手是血,去扒那颗灵丹。
    玉衡眼神逐渐漠然,变得面无表情,好似一切本该如此。
    铃兰摸到灵丹,笑着同他道:“恭喜,殷冥上神如愿以偿。”
    如愿以偿?
    哪里来的如愿以偿?
    他爱的人躺在地上,以为他要取他性命,他怎么如愿以偿?
    玉衡闭眼之后,他踹开了铃兰,是他以剑身灵力逼入玉衡灵府,生死之际,引来了神劫。
    他比任何人都怕玉衡离开。
    牵绊着他爱恨的一切,他的所有羁绊,都在万年之前,一夜之间,从世上消失了。
    他只有玉衡。
    每个人都当他掌控全局,无所不能, 其实并非如此。
    殷冥重重咳了几声,有好多话想同玉衡说,可玉衡不爱同他说话,太多事便被堵在心里了。
    第221章 番外篇之不知悔改
    番外篇之不知悔改
    殷冥从怀里掏出摸出一方草戒,戴在小指上。
    他抬起手看了看,当日,一个小戏法,瞒过了所有人,连玉衡都信了。
    殷冥躺在棺外,双目紧闭,面色苍白,背脊贴着冷冰冰的棺壁。心想,他不后悔。
    玉衡心中没有他。
    他曾和玉衡青梅竹马。
    又在承华的躯壳中,通过别人的眼睛,窥探到玉衡的一切。
    他见识过玉衡鲜活生动,坠入爱河的模样,所以才更知道,玉衡从始至终,未曾真正在意过他。
    玉衡什么都未为他做过。
    他若不是不择手段,他若不去争取,根本没有今日,早就在阿鼻地狱中,日日求一个魂飞魄散了。
    他不会有错。
    殷冥擦干净唇齿间的血,神色轻松的亲吻棺壁。
    最后,玉衡还是在他身边了。
    ……
    殷冥在地窖中躺了七日,他如今神力不济,伤口难以愈合,胸口如同热油煎灼,地下潮湿,伤口生疮怄烂,整个窖中漫着腥气。
    大大小小的神官请见,殷冥上神皆未理会。
    包括殷渊。
    殷冥窝在窖中,正用湿布一根根擦玉衡的脚趾,头顶上方忽传来一阵阵“咚咚”的敲门声,又急又快。
    管事的声音透进来,道:“上神,不好了!”
    “一位殷姓小神数次求见,您闭门不见,今日,他闯了神殿……被神雷劈昏在殿中,请您过去看看……”
    “……”
    殷冥擦到玉衡身上,把一些脏污仔细擦干净。
    管事:“上神……”
    未得到回应,外头又敲几次,犹豫道:“主上,那他擅闯神殿,便先将他押入神狱了……”
    殿中死寂。
    管事心道,上神不愿被打扰,这些琐事,大概是不在意的,便回了句“小的去安排了”便退下了。
    殷冥俯身亲了下玉衡嘴唇,道:“这小子,年少轻狂,也该受些管教了。”
    殷渊下了九荒殿神狱。
    此事传出时,百花神女正在逍遥殿,同司药神君说话。
    短短数日,百花神女消瘦不少,眼下一圈青黑,面色苍白,她同司药神君道:“事到如今,我都看到了他的坟,却还不相信他已经死了……”
    她喝了不少酒,此时醉的厉害,司药神君在她肩上拍了几下,道:“其实也好,解脱了。”
    百花哭道:“狗屁话!”
    “谁说死了就是解脱,你看光明殿那些新神,哪个不是坤泽,定会愿意帮他……就差那么一点……”
    “怎么就不能再等一等……”
    司药神君忽然想起他最后一次见到玉衡,顿了顿才道:“他已经等很久了。”
    百花和司药正在拌嘴,外头有人通传:“神君,大事不好,新飞升来的那个神官,先是刨了玉衡神君的坟,又闯了九荒殿,已经被关押了……”
    神女:“什么!”
    百花神女冲去九荒殿时,司药神君匆匆跑去了玉衡坟前。
    他跑的极快,路上经过几座神殿,耳边似乎有谁在叫他的名字,穿过人群时,不知被谁踩了一脚,靴子都甩掉了。
    司药神君没停下来,等他喘着粗气看到刻着玉衡名字的碑冢,四下散开的黄土,掀翻的漆色棺板。他缓缓走过去,看到空棺。
    空棺?
    司药神君目眦欲裂,喉头梗阻,一股火气在心口横冲直撞,他按住胸口,当场跪下。
    怎么会是空棺?
    重婴殉神格修为,换玉衡肉身不灭。
    一年之中,他日日焚香,日日探望,心中想着,倘若玉衡能有一丝魂魄留存,也不想他寂寞。
    哪怕一刻,他都不想玉衡再难过了。
    可他守着的,是个空棺。
    那玉衡呢?
    他都已经死了,就不能自在些么?
    司药神君一拳锤在地上,力道极大,指骨不知断了几根,疼的他跪在玉衡坟前,掉出眼泪。
    “司药神君。”身后倏忽有人叫他。
    司药血红着眼睛,掀起眼皮,看到个熟人。
    “三清?”
    三清却好似听不见了。
    他飞升那日,彩霞祥瑞,钟柱轰鸣,万神来贺。他只想去见神君,却被道喜送福的众神绊住。
    大喜掩了新丧,那日,满天神佛只知光明殿入主新上神,那有人在意一个没什么名堂的神官没了性命。
    三清上神也不知晓。
    宴后夜里,他探访廉贞殿,见到几条白布挂在门前,三清手脚发抖冲进去,被重婴上神拦住了。
    重婴上神认真道:“玉衡最好面子,他不喜欢有人看到他这幅模样。”
    三清未能见到玉衡神君最后一眼。
    分明,他历劫之前,神君同他说,会等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