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

      莫崇背着小犀,与连城主手下的阵师在迷阵内盘桓多时,可惜未曾找到寂静之主的藏身之处。他们几乎把迷阵内所有的阵法都破了一遍,依旧一无所获,有人甚至质疑他:这个剑修胆敢诓他们城主不成?
    因为担心进入迷阵的时间太长,小灵兽没有人照顾,莫崇无论去哪里都带着它。小犀已经习惯了与煞神日夜共对,有时候莫崇剑挑怪物的时候,它还会在后背“嗷嗷”大叫为他助威。
    旁人看他们这番组合也觉神奇,冷冰冰的剑修背着一只软糯可爱的小灵犀,看上去竟然也不违和,久而久之,他们都不叫他的本名,反而称呼他为“灵犀剑”。
    进入到一个碎石阵后,一群人坐在一起稍作休整,他们这些天连破数阵,而且都是高阶的阵法,就算是铁打的也吃不消了。
    唯独莫崇没有停歇的意思。他带着小犀四处查看,背后的小兽似乎感受到什么,不安地躁动起来。莫崇只好把它从后背解下,没来得及把它放在身前,小犀便一跃而下,径直往一个角落跑去。
    莫崇怕它在迷阵内乱跑会出事,追了过去。他长腿一迈,几步就跟上了小灵兽的踪影,却发现小家伙在一块石头前来回绕圈,不停地在嗅着什么。见他过来后,小犀朝着他“嗷嗷”叫:大块头,这里有主人的气息。
    莫崇揭开石头,底下是一根嫩绿的仙草。他听不懂小动物的叫声,以为小犀饿了,却见小犀“嗷呜”一口咬住了仙草,小身子使劲往后退,似要将它揪出来。担心它误食了迷阵内的东西,莫崇刚要抱起它,眼前的一切瞬间起了变化:光秃秃的碎石堆消失了,他正站在一片青葱的仙草丛上,氤氲的水汽布满空间,让人看不真切,一股强大的威压迎面扑来。
    莫崇警惕起来。他抽出长剑,防备地环顾四周,正要放出神识,识海中的标记却疯狂震动。
    小犀用前所未有的灵活身手跑向水汽的中央,大声地嚎叫:“嗷嗷~”
    好像听到了小犀的叫唤!正在回顾棋盘的林琅似有所感地睁大了双眼。道侣独有的标记让她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她连忙跳下石台,往湖边跑去。
    刚刚跑到湖边,一道黑色的身影掠过水面,身轻如燕地飘到她眼前。
    “师兄!”林琅看清来人,欣喜若狂地喊出声来,然后纵身一跃跳进他的怀里。对方稳稳地接住她,托住了她的臀部,让她像只小猴子一样挂在自己的身上。
    林琅把头埋在他的颈侧,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和脉搏的跳动。她太思念师兄了,就算能用神识交流又如何,她要的是这种真真切切拥抱他的真实感。
    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莫崇用力将她抱紧,似要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又抵在她唇边低低唤着:“师妹。”边说边噙住她的双唇,吮吻起来。
    林琅抱住他热情地回吻,心里祈求着:拜托,千万不要是梦!
    被遗忘在后头的小犀无法度过湖面,站在岸边团团转,着急地大叫。一双肉乎乎的小手将它抱起,小手的主人轻哼一声:“原来是你这个小家伙把他带进来的。”
    寂都快忘记还有一缕残魂在小灵犀的体内。
    迷阵里的动静他一清二楚。破阵的人好几次都接近了寂静之地,又被他用一个新的迷阵覆盖,因此他们一直在原地打转,没想到小灵犀体内的残魂受到墓地的牵引,找到了真正的入口。
    既然莫崇能进来,想必寂静之地很快就不能隐于人前,天道一定会注意到自己的存在,这一方结界怕是不能继续留存了。
    寂冷眼看着对岸久别重逢的小情侣,那两人抱在一起亲得难分难解,似乎要用这种方式来确认彼此的存在。被抱在手里的小犀倒也不怕他,甚至觉得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很是亲切,亲昵地用小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掌。
    寂脱离肉身已久,早就忘记了这种温热的血肉之感以及藏在皮肤下鲜活的生命力。这千年来他一直旁观着其他人的悲欢离合,几乎记不起自己作为人时的感受,完全是靠着执念一直存留在这世上。
    林琅在里面太过无聊,常常会对着他(空气)说话,无非也就是她生活里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她会说起学院时的趣事,提到自己的糟老头子师父还有师兄师姐,又提到自己在外头漂泊时遇到的朋友(虽然她一直都不知道这两人的真实身份),但她提的最多的,是她的道侣莫崇。
    她每次说起莫崇,眼里是满满的爱意,虽然分离让她的眉头染上了些许哀愁,但是她一直期待着重逢的那日。
    寂很清楚,林琅也好,小灵犀也好,他们虽然有着母亲的残魂,却是全新的个体。原来的宋凝早就死去,她的神魂成了一颗颗种子,在世间各处留下了自己的痕迹,开始了新的生活。
    放下执念的寂静之主身形暴涨,成了一个年轻男子的模样,他轻轻一挥手,小犀就被送到了对岸。
    林琅和莫崇还在忘我地亲吻,被空中乱舞的小灵兽打断,两人停了下来,惊讶地看向湖中央。
    一束金光从天而降,破开结界射进了寂静之地,寂全身沐浴在金光之中,天边似有仙乐鸣奏。
    林琅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失声叫道:“他要飞升了。”
    与此同时,云岭中的所有人都瞪大双眼,看着头顶的五彩祥云,他们循着金光的踪迹,寻到了煦阳谷深处的迷阵,心底惊疑不定:到底是哪位大能要在迷阵内飞升?
    迷阵内的众人也感到了非比寻常的动静,不少人当即就地打坐,开始运转周天。
    大能飞升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若是能被上界的金光照拂到,修炼进度能日进千里。
    作为近距离的目击者,林琅和莫崇自是受益匪浅。
    瞬息之间,林琅就连破几个境界,直逼高阶去了。莫崇见状,将她放下,自己与她一同运转周天,神识交互修炼。就连一旁的小犀也在金光之中打起滚来,兴奋地“嗷嗷”大叫。
    整个修真界都被这番异动震惊了,许多高阶修真者驶着法器飞速赶来,只见金光中一道素白的人影逐渐浮现,本是神魂状态的寂静之主开始重铸肉身,缓缓上升。
    他升到了半空之中,俯瞰着云岭的大地,然后大手一挥,将一道金光打入了千仞璧底下。千年前,宋凝用绝杀之阵吸走了绝岭峰的全部生机,剑圣为了阻止她,一刀劈下了山头,因此才形成了千仞璧和底下的万丈深渊。
    寂为了弥补母亲的过失,曾在那里布下了一个复生之阵。
    随着金光的打入,原本阴气森森的崖底突然亮如白昼,千万把颜色各异的长剑开始共振锋鸣。
    居住在崖边的清灵仙子飘然落下,在其中穿巡,终于寻到那把紫色的本命剑。她的素手轻轻握上剑柄,唤了一声:“洛扬。”紫锋长剑震动更加厉害,似在回应她。
    崖底的角落有一把庞然大物,剑身上锈迹斑斑,仿佛在此尘封了千年。随着金光的掠过,剑身逐渐出现裂痕,然后碎裂,直至消弭于无形。
    修真历一千叁十八年,寂静之主飞升。
    ————————————————————————————————————————————————
    (倒计时了,明天正文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