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剑(H)

      林琅全然不知师兄的盘算。
    回到小院后她迫不及待地问:“师兄,为什么每个剑修的本命剑颜色都不一样?”
    莫崇思索了一番,也没有答案,何况他的剑一开始也不是这个颜色。他反问:“你怎么知道每个人的颜色都不一样?”
    林琅理所当然地说:“当然不一样啦,师兄你的是黑色的,那个人的是金黄色,师兄你不是说还有紫色的吗……”
    感受到师兄灼热的视线,她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刚才她说自己没有看清是骗人的。
    莫崇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不是说太痛了,没看清楚吗?”
    林琅缩着脑袋,小小声说:“是没看清楚,但是颜色是看到了。”那么大的一把巨剑,她不是痛晕过去也不可能忽视呀。
    莫崇引诱她:“那你想近一点看清楚吗?”
    “可以吗?!”林琅倍感意外,她虽然对师兄的本命剑很好奇,也知道这是一个剑修最重要的存在,跟修真者的丹田一样不能随意触碰。
    “当然。”莫崇嘴唇微勾,抚着后颈,将浑黑的巨剑缓缓抽出。
    林琅看着巨剑从他身后一寸寸显露,好奇地想要凑过去看看是从师兄身体哪里出来的,还未等靠近,就感到一股迎面而来的肃杀剑气。
    她惊呼一声,不敢继续靠近,只能定定地看着:剑柄到剑身如墨般漆黑,上头似有暗纹,围绕着巨剑的黑雾散出幽暗的光泽,让她看不真切。
    莫崇怕她被剑气误伤,手上一动,林琅就这样看着巨剑在自己面前一点点缩小,缩小到与普通的长剑无误,惊讶得合不拢嘴。
    莫崇把缩小后的剑伸到她眼前,问:“想摸摸看?”
    林琅不安地咽了咽口水,说:“真的可以摸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小心地抚上剑身,感受到金属特有的冰凉。
    她不敢置信地看向师兄,原本以为就个是虚体而已,没想到摸上去倒像是真剑的触感。她虽然不懂剑修之道,但是师兄告诉过她,本命剑是剑意的化身,只有不断提高自己的修为,再加以后天的炼化,才可以凝出实体。千仞璧下有无数剑冢,那些剑冢大多是陨落剑修的本命剑,若是修为不够高,炼不出实体,怕不是连成为剑冢的资格都没有。
    原来师兄已经厉害到这种程度了吗?林琅又一次刷新了对师兄的认识,心底中的不安却再度涌了上来。
    莫崇把黑剑进一步缩小,放在她手中,说:“这下可以看清楚了吧。”
    林琅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它,从头到尾仔细地端详,发现上头果然有些暗纹,只是剑身太黑,那暗纹与之融为一体,难以分辨。她忍不住用手指摸上去,顺着上面的纹路一点点描绘,希望能弄清它的模样。
    她认真地感受着手中的短剑,没发现师兄的表情越来越怪,剑修与自己的本命剑人剑一体,林琅抚摸剑身就等同在抚摸他。
    林琅意犹未尽地摸了半天,才醒悟过来这不是什么新奇的小玩意,而是师兄的本命剑,这样子做好像有点不太礼貌,赶紧给他递了回去。
    莫崇没有接,紧紧地盯着她,眼底似有什么在翻滚。
    林琅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声音微微发颤:“师兄,你收回去吧。”
    莫崇眨了眨眼,才移开了视线,把黑剑收了回去。
    林琅刚松了口气,却被师兄按住了臀部拉向他,两人的下身紧紧相贴。虽然隔着厚厚的衣物,她也能感受到顶在她腹部的硬物,以及传递过来的炙热温度。
    莫崇低头到她耳边,声音沙哑:“师妹,要不要双修?”他一边揉着她的臀瓣,一边轻轻磨蹭她的腹部,蹭得她口干舌燥。
    林琅诧异:不是说要等回去以后再双修的嘛?不过距离他们上一次双修也有十来天了。她想,说不定是师兄担心会提前发作。而且这些天与师兄同出同住,她自己也有点怪怪的,每次靠近师兄,体内都会生出一丝莫名的邪火。
    于是她别过脸,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好。”
    下一刻她就被师兄强势地吻住。林琅嘤咛一声,双手环绕在他的后颈,两人唇齿嬉戏,你来我往地吮咬着对方的唇瓣。
    莫崇的双手在她身上不断游走。记得他们重遇的时候,她还是个瘦巴巴的黄毛丫头,自从他们双修以来,师妹的身体曲线愈发玲珑,乳房和臀部明显丰腴了不少。
    他挑开她的衣领,大掌急不可耐地伸入衣服里抓起绵软的乳房肆意揉捏,一只手掌往下探入裙内,隔着亵裤快速搔弄,直到裤裆处晕开一团水渍。他今日没怎么碰她,穴内却已经潮水泛滥。
    “嗯~”林琅轻吟,不知是不是错觉,师兄比往常还要急躁,手下的力度也毫不留情。
    莫崇一改往常的耐心,直接把她按在窗边,粗鲁地扯掉了她下身的衣物,露出白皙细长的双腿,林琅下意识地想要拉住衣摆遮住下体,却被他勾起一条腿的腿弯,只能单腿站立。
    带着薄茧的手指草草拨开嫩肉摸到入口,直直刺进穴内,就着湿滑的甬道随意捣弄了几下。蓄势待发的利刃早已出鞘,在阴户上前后磨蹭,手指撤出后迫不及待地冲进她的体内。
    穴内虽然湿润,却没有被好好扩张,紧致的甬道被硕大的龟头破开,粗壮的柱身将微张的穴口撑到极限。林琅惊叫一声,没等她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开始卖力地抽送,她的叫声断断续续:“慢……啊、慢点……嗯……”
    身体被顶撞的力度太大,她单腿无法支撑,只好牢牢的抱住他的肩膀,后腰靠在了窗台。背后一阵凉风吹过,她突然意识到窗户没有关上,两人就在窗边颠鸾倒凤,若是有人进入院子,看到如此放荡的一幕不知会作何感想。
    她惊慌失措地拍打着他的手臂,叫着:“师、兄……唔……窗户、窗户没关……”
    莫崇抵住她的额头说:“怎么,你怕被人看见了?那你这里为什么咬得这么紧。”说着,拉住她的手摸到了两人结合的地方,让她感受自己的身体是如何被巨物入侵。
    林琅没有仔细摸过自己的下体,第一次知道那里竟然能被撑得那么大,整个穴口的肌肉绷绷紧,仿佛再多一点就会把它撑破。
    她的脸和脖子红得要滴血,恳求他:“别、别这样,会被人看到的……”
    莫崇咬了咬她的下唇,宽慰她:“不会有人过来的。就算看到了,你觉得他们能猜到我们在双修吗?”他身上衣服完好,只有林琅光着下身,而且她背靠着窗户,外头的人看见了,也只是两条身影交迭在窗前。
    可是,这里是内丹南宗的地盘啊!林琅经过这些日子,知道了师兄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来头,也终于明白他哪里来那么多双修的花样。
    她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莫崇觉得她像一只虚张声势的小动物,忍不住低下头去轻咬她的下巴和脖子,佯作生气地说:“你是在怪师兄吗?”
    他略带惩罚地吮吸着她的颈侧,在细嫩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个暗红的吻痕。之前他每次这样做时,师妹都会推开,拒绝他在外露的皮肤上留下痕迹,但是今日他特别想要在上面烙下自己的标记。
    果然,林琅又要去推他,还娇声说着“不要”,莫崇忿忿地咬了她的肩膀一口,听到她一声痛哼,他又在上头舔了舔,尝到了一丝血腥味。
    林琅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叫着:“师兄!你咬痛我了唔……啊~”她的语调突然上扬,皆因体内的阳根几乎全根抽出,又重重地撞了进来。
    莫崇让她单腿环在自己的腰胯,提高她的腰臀进入得更深。林琅只能拼命踮起剩下的脚尖,揪着师兄的衣服,身体跟他贴得更紧。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独立的腿开始发抖,娇喊:“要……抽筋了……”
    莫崇只好让她两条细腿盘在自己腰上,双手托住她的臀部就着插入的姿势走动起来,林琅“唉唉”地惊叫,双腿死死夹住他的腰,小穴因为紧张而不断收缩。师兄故意绕着房间转,每走一步都使劲挺胯顶入,她的身子随着颠簸不断下坠,阳根插入的幅度越来愈深,龟头深深抵住宫口,伴随着每一次挺动拼命挤压着柔韧的肉壁。
    强烈的快感让她失声大叫,莫崇把她放倒在床上,扯开她的衣服啃噬起锁骨和香肩,又压在她身上疯狂耸动。柔软的乳房被结实的胸膛压得变形,略显粗糙的衣料不断摩擦着裸露的皮肤,娇嫩的肌肤被蹭得泛红,敏感的乳尖也隐隐有些刺痛。
    硬挺的巨物高速戳弄着包裹它的的嫩肉。或是浅浅插入,让小穴犹如吮乳般含着龟头;或是深深刺入,像是猛蛇入洞般直取宫口。
    虽然师兄的动作带着一股蛮劲,但是林琅的欲望异常高涨,很快就能感受到穴内春潮涌动。阴户随着一次次的蛮横撞入而门户大开,暴露在外的小玉珠和两片肉瓣被耻骨和毛发不断擦过,加速了高潮的来临。
    林琅觉得自己快要到了,将四肢缠在他的身上,娇喘着催促:“师兄、嗯~快点……哈、快到了……”
    她的放浪刺激了莫崇,衔住她的双唇用力地吸吮,勒住细腰加快了冲刺,强健的大腿将饱满的臀肉拍打得啪啪作响。
    林琅嘴巴被堵住,只能发出“唔、唔”地低吟,肉壁连连绞紧,直到深埋体内的阳根突突地跳动,灌进大量滚烫浓稠的阳精。
    莫崇这才开始跟她交换灵气,进行双人的大循环,林琅瘫倒在床上,双手无力地垂放在身侧。她的双腿仍挂在师兄的腰上,脚跟无意识地在他后腰处蹭动,增添了几分暧昧的意味。
    莫崇低头看她,却见她满面潮红一脸餍足,心知她对此事食髓知味,终于放开自己,享受起双修的美妙。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о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