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欺

      师兄离开后,林琅努力地夹着盘里的鱼,力求不浪费半点鱼肉。小犀见那个煞神走了,高兴地在她身上左蹭右蹭,林琅见它精神不错干脆抱着它玩了一会,又倒了些灵露喂它。
    两者其乐融融的身影被楼上的人收入眼底。
    一道年轻而跋扈的声音响起:“喂,楼下那个脏丫头,你的灵兽卖多少钱?”
    林琅没反应过来,脏丫头是说她?她昨天泡了两次温泉,一点都不脏。
    可是声音的主人却没打算放过她:“喂,小爷问你话呢!”见林琅不理他,声音里隐隐带着怒气。
    林琅依旧不觉得他在喊自己,自顾自地吃着菜。
    从来没有人敢这般无视他!那人怒了,吩咐他的手下:“去,把那只灵犀抢过来。”
    这人正是是御兽门的掌门之子万思良。御兽门不算一流的宗门,可是他们统御百兽,能通过召唤灵兽的方式来为他们战斗,在修真界也算是个能说得出名号的门派。他作为掌门的儿子,平日最喜欢的就是到处搜寻珍奇异兽,一眼就看中了林琅手上的小犀。
    灵犀虽然不是什么高阶的灵兽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它们只出生在云岭的煦阳谷,而且母灵犀的生产率极低,在市面上流通的幼崽不多,面前这只品相不错,他就想要把它据为己有。
    万思良见林琅全身灰扑扑的也没有什么法宝傍身,一看就是又穷又弱的低阶修真者,自己难得好心愿意出钱去买她的灵兽,没想到她竟然敢忽略自己!他这人最没有耐心,既然她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他也不必客气,这灵犀他今日是拿定了。
    林琅感到有人靠近自己,她还来不及反应,小犀就从她手里被抢走了,嘴里还发出凄厉地叫声。
    林琅跳起来,什么鱼什么鸟都不管了,她生气地朝来人的方向看去,发觉原来对方口中的“脏丫头”就是她,更是火冒叁丈,破口大骂:“你是哪里来的流氓,光天化日之下抢我的灵兽!快把小犀还给我。”
    “小犀?真难听。”万思良抓过手下递过来的灵犀,随意地晃了晃,感觉这个小灵兽身上有股淡淡地臭味:没错,就是这些又穷又弱的修真者身上的味道,也不知道这个脏丫头是怎么混进朔风城里的。
    小犀被他粗鲁的动作吓住,高声尖叫:“嗷!嗷!”
    万思良只觉得它的叫声刺耳,一甩手把它“啪唧”一下扔在地板上,看得林琅心痛如绞。她顾不上对方还带着几个铁塔一样的守卫,疯了一样冲上去要跟他拼命。
    可是没等她近身,她就被其中一人用掌风扫中,她下意识地用灵力护住了要害,然后滚下了楼梯。
    好痛!她觉得自己可能摔伤了哪里,可是小犀还在那人手中,她不忍心看它被人虐待,再度往上冲,没到半途又被人扫了下来。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欺压。酒楼里的每一个人都看见了她被人抢走灵兽,可是没有一个人敢为她出头,谁都不愿意为一个默默无名的低阶修士去得罪御兽门的掌门之子,就连酒楼的掌柜和小二都缩在一旁不敢做声。
    林琅趴在地上,特别痛恨自己的无能。师兄说得没错,她太懒了,若是她勤加修炼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她只能暗暗期待着师兄快点回来。
    小犀一直在号啕,看来也是被摔得很痛,这让林琅愧对朋友的托付。她等不及了,只好改变策略,低声下气地问:“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把小犀还给我?”
    万思良对灵犀的兴趣大减,戏弄对方让他更有乐趣,于是萌生了一个恶毒的想法。他举起地上的灵犀,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和善”地对她说:“行,小爷给你一个机会,你若是能上来我就把灵犀还给你。”
    林琅此时疼得直不起腰,可是对方的话语让她心生希望,虽然明知有诈,她还是努力地扶着栏杆,拖着身子半爬上二楼。诡异地是,对方的手下竟然不阻拦她,看着她磨磨蹭蹭地走到他面前。
    林琅想要伸手去接过小犀。
    万思良此时才裂开了一个嘲弄的笑容:“我有说过是这样还给你吗?”接着,把手上的小灵兽往外一抛。
    林琅大喊“不”,顾不上疼痛跟着跃出栏杆。她把灵力灌注在腿上,像弹簧一样弹到半空中,一把捞住了不断在晃动四肢的小灵兽,却来不及阻止自己下落的趋势。当她以为自己今天要交代在这里时,落入了温暖又熟悉的怀抱,头顶传来师兄怒气冲冲的声音:“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崇离开餐馆后顺着黑市的标记左转右拐才找到了入口,他在那里发布了以物换物的消息后开始往回赶。朔风城内有太多高阶修真者,他不能随意把神识外放,只能远远地关注着餐馆那边传来的动静。
    等听到林琅的叫唤和小犀的惨叫时,他加快了脚步,刚一进门就看到林琅从二楼纵身一跃。
    幸好自己还来得及。他还在感叹,却发现师妹脸上和手上全是淤青,暗骂了一句:该死,还是来晚了。
    林琅看见师兄回来了,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张嘴喊他:“师……兄……”他们要抢小犀,他们还欺负我和小犀。只是她的身上疼得厉害,说不出完整的话。
    莫崇拍了拍她的脸,安慰:“别说话。”师兄给你做主。
    他环顾四周,沉声问:“在座诸位谁能告知,我不在的时候,此人对我师妹做了什么?”他一眼就锁定了二楼的万思良,对方修为不高却带着一堆守卫,身上也穿着光鲜亮丽,一看就是哪个家族门派的纨绔子弟。
    万思良看到他也不怵,心里还想着:没想到脏丫头还有个师兄呢,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是什么宗门弟子,跟他师妹一样一副穷酸样。
    莫崇见在场的人都跟哑巴一样无人回应,掏出长剑对着楼上就是一挥,剑气直冲万思良的门面而去,又被他身旁的守卫格挡,绕是如此,万思良的外袍还是被划了一道裂缝。
    该死!竟然是个剑修!!
    全修真界的人都知道剑修是最不讲理的人,莫崇刚才算是先礼后兵了,既然他们都不说,他干脆也不和他们客气。
    酒楼内的人见一个剑修来寻仇,纷纷往外跑,却被一把长剑挡住了去路。他单手抱着林琅,让她伏在自己肩上,另一只手却不断地挽着剑花。
    明眼人都知道,这剑今日不见血是不会罢休。
    掌柜见此事不能善了,只好出来打圆场:“误会,不过是一场误会。”又掏出了几千灵石,说是还他饭钱以及给林琅的汤药费。御兽门的公子他肯定不敢得罪,不过这个剑修看着也不好惹,他只好自认倒霉自己当个和事佬。
    莫崇面沉如水,根本不理会,继续说:“我数叁下,若是叁下以后还没有人愿意告知来龙去脉,那么今日谁也别想离开。”
    万思良知道这家伙是铁了心不打算放过自己,可是他身边那么多守卫,就是个剑修也拦不住他。
    他让手下把自己护在中间,准备强行破门而出,还没到楼梯又有一道剑气袭来,硬生生地切断了他的去路。
    莫崇撇了他一眼,眼中杀气涌动,仿佛他只要再动一步就会削掉他的腿。
    万思良只好抬出了自己的父亲:“我乃御兽门万掌门之子,正如掌柜所说,刚才跟阁下的师妹有点小误会。”
    “误会。”莫崇冷哼一声,“你若是像我师妹一般从楼梯上滚下来,我就相信这是个误会。”林琅虽然没有说,但是他也能猜出她怎么受的伤。
    万思良内心怒骂:小爷亲自给你台阶也不顺着下,跟你师妹一样不知好歹。
    他也懒得理会父亲“不要惹事”的告诫,直接让守卫们冲:“把那个剑修拿下,敢做小爷的主,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守卫们也都是中等偏上的修为,自认为对付莫崇一个剑修也是绰绰有余的,之所以一开始不选择强攻,还不是怕他记恨自己,被一个剑修千里追杀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莫崇把林琅轻轻地放在一张空桌子上,迎面对上了四五个人,他出剑速度而且狠戾,长剑在他手中舞成了残影,每下都能刺伤要害。对方虽然人多势众,竟然很快败下阵来,看得周围的人都更加恐慌,到底是哪里来的疯子,他们从来没听过对方的名号。
    万思良生怕自己被他捉住,死死地盯着他要找出他的破绽,突然得意地高呼:“砍他的剑,那把破剑是个劣等货。”
    守卫们得令,开始疯狂地反扑,不去攻击他本人,反而用尽方法去破坏他手中的剑。就算莫崇剑气再强,在一群人围攻之下,不多时剑身就生出了裂痕,然后碎成了几段。
    万思良哈哈大笑,觉得自己聪明极了:一个剑修用这么一把破剑,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