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阵

      在阵中的林琅对此一概不知。
    她已经在这里晃悠叁天了,也找不到出路,一直在鬼打墙,干粮快吃完了。小犀这些天没有吃到鲜草,不安地在背包中扭动,只是它也知道此地凶险,不敢随意“嗷嗷”。
    林琅有点气馁,自己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要找到出路呢!她泄气地倚着一颗枯树,开始扒拉起手边的石子。
    也不知道她碰到了什么,眼前的景色再度发生变化,不再是萧瑟的树林,而是一条长街,她正站在街上的一个宅子门外。
    林琅惊得原地跳起,瞠目结石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发生什么了?!
    她开始回忆起刚才的举动,好像、可能是她拨动了某块石子,所以才引起了变化。对了,这是在迷阵之中,说明眼前看到的每个场景都是阵法的掩眼法,她刚才碰到的,说不定是上一个阵法的阵眼。
    这下子她又自信起来了,只要找出每个阵法的阵眼,就能出去。她把眼前能看到的地方都动了一遍,却没有任何变化,她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四周,想起以前在书里看过的,天干中“甲”最尊贵而不显露,遁“甲”所在之处,应当就是阵眼所在。
    虽然老师父教的是烂大街的基础阵法,但是基础也有基础的好处,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所有的阵法都是在基础阵法上演变出来的。
    林琅观察了半天,终于找出了眼前最为违和的一处,是门边的一对石狮子。石狮子通常为一公一母,可是面前这两只分明都是母的,因为雄狮足下为绣球,雌狮足下为幼狮,眼下两只踩的都是幼狮。
    林琅分辨了一下,觉得肯定是其中一只出了差错,传统风俗中由雄为左,雌为右,所以左边那只应该要变成公狮子。她刚要朝左边的狮子走去,却又止住了脚步,想了想又向右边走去。
    皆因这个左右不以门外人的角度来定,而是以人从大门里出来的方向为参照的。
    她轻轻地拨弄狮子足下的幼狮,幼狮像回应她一般,顽皮地扭动身子,随后卷成一团,成了一个绣球的模样。
    眼前再度豁然开朗,林琅发现自己进入了院内。院子很大,院内是一片破败,只剩一个破水缸。林琅想起小犀好久没喝水了,便从从水缸中取了些水,谁知小犀“嗷嗷”拒绝,死活不肯喝,她也觉得这水来历不明,只好作罢。
    接下来是安心破阵,也不知她运气好,还是真的有这方面的天赋,她一口气连破了六道迷阵,想着“九九归一”,她只要再破一道就可以出去了!
    第九道阵法费了她好些时间,最终还是破开了,只是她没有像预料中那样回到出口,反而来到一个寂静的空间。
    怎么说呢,这里面太过安静,安静得让她心慌。
    “你怎么跑进来的?”背后响起一道声音,吓了她一跳!
    她回头看去,是一个小孩,对方满怀兴味地打量着她。
    林琅问:“这是哪里?我不是破阵了吗,为什么还没有出去?”
    对方反问:“你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还敢来闯阵?你倒是好运,竟然毫发无损。”
    林琅的确不知,她回想起友人的介绍,好像云岭中没有这个地方啊!
    对方见她不大聪明的样子,只好告诉她:“这里是寂静之地。”
    寂静之地?的确是名副其实,可惜林琅没有听说过,她虚心地问:“寂静之地是什么地方?”
    那小孩恶劣一笑:“不告诉你。”
    林琅最怕跟小孩子打交道,只好耐着性子问:“那我怎么出去呀?”
    小孩子却说:“你既然进来了,为何还要出去?”
    林琅心想,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到这里来呀。
    小孩子见她无意留下,无趣地摆了摆手说:“你刚才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
    怎么进来的?林琅记得自己是折了一个柳条才被送到这里,难道她还要再折一根枝条?她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幸好寂静之地虽然安静,柳树还是有的,她连续折了好几根,也没有变化,那小孩饶有趣味地看着她折枝。
    “为什么没用!”林琅有些不耐烦了,折到第叁十五根的时候,场景一转,她又回到了上一个阵法的场景中。
    好家伙,看来要出去还得倒着往回走,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解阵。
    回到第四个阵法时,她遇上了一个修真者,对方一直绕着一根柱子喃喃自语。
    “刚才来的时候有看到人吗?”林琅思忖着。
    也许是她的出现惊扰了对方,那人竟然清醒过来,震惊地看着她:“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林琅看了看,对方好像比自己修为高一点,只好老实交代:“我来破阵的,正准备出去。”
    那人一听,仿佛看见了希望,连忙拉住了她:“你是向导对不对,快带我出去,我给你报酬。”
    原来,这迷阵常年有修真者迷失其中,特别是一些中低阶的修真者,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擅长阵法,因此常常有懂得破阵之人通过给人做向导来收取酬劳。
    林琅一听有报酬,双眼放光,想到守在门口的那两个壮汉,又怕自己是不是抢了他们生意。但是对灵石的渴望还是占了上风,她答应了带那人出去,只是报酬要在出了谷以后再给她,那人也知道她的顾虑,一口答应了。
    两人虽然费了点功夫,最后还是顺利出来了。路过阵口的壮汉时,林琅心虚地加快了脚步,生怕被他们看出端倪。
    那人也信守承诺,出来以后给了她二十个下等灵石作为报酬。
    林琅觉得有些少,门口那两人光是卖传音符都要五十呢,可是她刚才又没有跟人家说好价格,也只好认了。
    何况她这是无本的买卖。这样一想,她又高兴起来了,进阵不过花叁块灵石,那她还赚了十七块呢,看来她也找到了赚灵石的快捷方法了。
    拿着着二十块灵石,她快快乐乐地去买了两个烧鸡腿,为什么不买一整只烧鸡?一只烧鸡要十八块灵石,她一下子也吃不完,又没有存储食物的空间法器,还是不要浪费了。
    从这天起,林琅开始了到迷阵中做“黑向导”的生涯。她运气好的时候能带四五个人出来,运气不好的时候一个人也碰不上,总之,收入还是可观的,只是那两个守门人见她次数多了,也开始狐疑:这个小丫头片子每天都要在迷阵进进出出,里面到底有什么吸引她?
    林琅不是什么上天眷顾的宠儿,到底是乐极生悲了。
    这天她照常带着一个客人出来,说好出了谷要给她报酬的,谁知对方一出山谷就脚下生风,跑得远远的。林琅怎么可能让他逃了,一边喊着“别跑”一边在后头死命地追,可惜技不如人,那人很快就没影了。
    林琅懊恼,觉得今日要做白工了,只见眼前一道白影闪过,那人被扔在了她脚边,耳边是熟悉的声音:“师妹在追这个人吗?”
    她惊喜地看向来人:“师兄!”她这些日子都在迷阵里头,都没见过师兄了。
    有了靠山,她终于硬气起来,指着那人向师兄告状:“这个人说好出了迷阵要给我报酬的,谁知道他一出来就逃单。”
    那人见她有一个凶神恶煞的剑修师兄,这下子不敢逃跑,微微颤颤地掏出叁十块灵石扔进她手里,看了一眼那个剑修,觉得对方没有要教训自己的意思,脚下抹油似地跑了。
    莫崇看着林琅,发现她像对待宝贝一样将叁十块灵石揣进兜里,问:“师妹现在迷阵里接活?”
    他这话是明知故问,林琅这些天的行踪,他一清二楚,不过他不想让对方知道,至于原因嘛,自然是有他的私心在。
    林琅见他说得坦荡,连忙拉住他,低声“嘘”了一下,说:“我在里面当向导呢,不能让旁人知道了。”她觉得那两个“门神”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莫崇不动神色地挑了挑眉,不知道该说她单纯还是傻,区区叁十块灵石就足以让她犯险。据他所知,其他的“向导”要价可是要一百多灵石起,更别说那些雇人进去营救的了,像他们这种剑修,偶尔也会接接单进去里面救些遇险的闯阵者,要价也是两叁百起。
    林琅当然不知道这些,别说她不知道行情,就连迷阵全貌是什么样的她也不清楚,以为自己走过的路就是全部。
    当得知自己收叁十还是收少了以后,她整个人都呆住了。本来以为在二十的基础上再多加十块已经算很多了,没想到自己还是做了廉价劳工。
    莫崇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以后还是不要进去了,那两个守卫不是你能招惹的。”
    林琅沉浸在失落中,没有注意到对方过度亲昵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