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胜负的关键点

      天空之中,数不清的剑芒不断将一团血水斩断,阻止它重新聚合到一起。
    这是江枫一早就想好的一种战斗方式,他知道自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才能够和星寰宇一战。
    星寰宇让月血奥义神柱挑选袁复君当宿主,然后他再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印记占据掉袁复君的身体。
    如此一来星寰宇就成了一个有自我意识的血魔,面对这样的星寰宇,就算江枫再强大十倍也无法将其灭杀。
    所以“限制”,是江枫对付星寰宇的唯一手段。
    在江枫困住星寰宇时,叶封天他们九个人已经展开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像巴布洛手下的这些人,一旦不能使用精神力和科技武器,他们的战斗力就会普通人没什么差别。
    别说叶封天他们昔日还是君御皇族的宫廷剑师,就算他们只是几个不值得一提的修武高手,估计也能把巴布洛的这些手下暴揍一顿。
    好在巴布洛的这些手下对他还挺忠心,叶封天他们九个不断往巴布洛的方向突进。但巴布洛的手下却以肉身硬生生地拦住了叶封天他们九个。
    巴布洛眼前势头不对,他赶紧冲着星寰宇大喊:“主人,情况不对,我们撤吧!”
    星寰宇强行从江枫那数不清的剑芒之中抽身出来,他身体刚刚凝聚成形便立刻大喊了一声:“撤!”
    星寰宇说完这句话后身体直接化作一道血光往众神参议院的方向飞走,巴布洛留下了一批人断后,自己也赶紧飞也似地逃跑。
    江枫人在半空之中右手凝成剑指虚空一引,万千剑芒落下直接将巴布洛留下来断后的这些人轰杀成渣。
    江枫落地,叶封天跑过来问:“殿下,我们要不要追上去?”
    “别别别……我们赶紧跑,不然等星寰宇和巴布洛反应过来我们就糟了。”
    “什么情况?”叶封天忍不住愣神问。
    江枫苦笑:“老师您好好想一想,像这种绝缘能量场,真的可能长时间维持吗?”
    江枫伸出右手,叶封天立刻会意,他伸手和江枫牵住以后,余下八人也一一照做。
    这一次江枫使出的是大挪移术,这一招他练的比星游斗转还要纯熟。江枫感应了一下元宝和索尔米娜他们的位置,紧接着江枫意念催动之下,整个人直接带着叶封天他们出现在索尔米娜他们身旁。
    索尔米娜见到江枫以后立刻扑了上来,江枫抱着索尔米娜,目光却看向了站在一艘黑色战舰旁的老者。
    老者穿着一袭白袍,须发皆白。他看着不像是索尔米娜的父亲,更加像索尔米娜的爷爷。
    江枫拍了拍索尔米娜的后背,柔声道:“亲爱的,现在情况紧急,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嗯。”索尔米娜点点头,她从江枫怀中脱身而出后拉着江枫的手走到索尔达多跟前,索尔米娜介绍道:“亲爱的,这是我的父亲。父亲,他就是江枫。”
    “你不是什么江枫,你是君御羽落吧?”索尔达多看着江枫道。
    “索尔达多,殿下的名讳也是你叫的吗?”元宝一脸不满地看着索尔达多道。
    当年君御皇族遭逢的叛乱,索尔达多正是发起者之一。
    索尔达多看了元宝一眼,他深吸一口气道:“当年陛下不允许我们进攻太古神族,也不允许我们制造生命能源块,如果我不叛变,神歌文明所有的人都活不过100岁。
    所以我没错,皇族迂腐刻板,我若不推翻也自然会有其他人将其推翻!”
    “你个叛国弑君的乱臣贼子,我今天杀了你!”
    元宝暴怒之下,叶封天等人也齐齐拔出了自己手中的长剑。
    显然叶封天他们想杀索尔达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江枫微微叹息一声,“都住手。”
    元宝散发的强大气势立刻收敛,叶封天他们也一言不发的把长剑收了回去。
    江枫看着索尔达多道:“神域人族也好,太古神族也好。大家都是人,不存在谁高谁低。
    当年我父王不允许进攻太古神族,不是因为他迂腐刻板,而是因为他不想为了一己私欲而去夺取他人性命。
    索尔达多,你想过没有?你依靠控制生命能源块而统治的神歌文明,为什么在旦夕间就毁于一旦?
    因为这个国度的人,早已经丧失了人性。
    他们为了自己能活着,可以毫无负疚感的杀掉别人。那么他们又怎么会因为背叛你,而产生哪怕一丁点儿的负疚感呢?
    所以你看看。君御皇族陨落那么多年,我的身边还有这些人生死相随。
    可是你掌控中洲这么多年,到头来身边陪着你的却只有你唯一的女儿。
    所以是对是错,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江枫一番话说的索尔达多无言以对,索尔达多怔怔地站在原地,脸色不停变幻。
    江枫看向元宝道:“走吧元宝,我们先上战舰。等到这绝缘能量场消失,我们赶紧离开这儿。”
    江枫说完拍了拍索尔达多的肩膀,他看着索尔达多道:“伯父,我们也走吧。过往的恩恩怨怨说不清谁对谁错,缘分让我和您的女儿结合在一起,这也代表着我们是时候放下过去的一切了。”
    索尔达多抬头看着江枫,他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变得苍老了许多。
    索尔达多颤声道:“谢谢……谢谢您……殿下!”
    “其实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在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做错了。谢谢您的原谅,真的谢谢您……”
    江枫笑了笑,下巴轻轻往战舰的方向扬了扬,他笑着问:“对了伯父,这战舰能帮助我们逃出去吗?”
    “能!绝对能!这战舰是我私人定制的战舰,要不是巴布洛的叛变速度太快,我早就驾驶着艘战舰离开了。
    你放心,这绝缘能量场消失以后,整个中洲的禁神领域需要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重启。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足够我们逃去神歌文明的任何地方。”
    “那我们先上战舰吧,一会儿我们先去中北洲,然后再往天人大陆那边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