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老婆很可怕 第211节

      孙魁费力的爬上蝙蝠的后背,元柔盘腿坐上去,打上家里最大的伞,将大蝙蝠也遮的严严实实。
    大蝙蝠轻车熟路的从窗户飞出,向着森林的方向飞去。
    元柔牵着孙魁的手,他的手还是这么大,只不过手背的皮都松了。
    孙魁看着大伞的内侧,似乎在想着什么。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孙魁问道。
    元柔笑了:“记得。”
    孙魁:“我很庆幸,那天下班走了那条路。”
    孙魁的视线似乎透过了伞顶,飘向了更远的天边。
    元柔曾经有无数次想要吸干他,但每次下嘴时,她都会犹豫。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想要永生。
    他是一个人,她应该给他作为人走完这一生的权利。
    待最后时,她才会让他做出选择。
    孙魁轻声笑了,他转过头,望着元柔道:“辛苦你了,等了我这么久。”
    元柔:“什么?”
    孙魁:“你陪我走完了这一生,现在该我陪你了。”
    元柔静静的望着他。
    他的眼球不再明亮,甚至有些浑浊。
    元柔勾起嘴角道:“你要知道,变成了吸血鬼,你会怕光,怕热,再也没有办法享受你作为人时所喜爱的一切,并且这种日子要持续成百上千年。”
    孙魁了然的道:“……你知道的,我想陪你走下去。”
    元柔:“就算变成鬼?”
    孙魁缓缓道:“是啊。”
    他没有办法放她一个人在世界上。
    让她再找一个像他一样爱她的人类?
    他孙魁还真没这么宽大的胸怀。
    元柔晃了晃脚,笑着道:“这是你说的。”
    孙魁点点头,向他的姑娘敞开胸怀。
    双翅一震,元柔猛地扑了上去。
    她张开血盆大口,呲出尖锐的獠牙。
    孙魁微笑着,包容的环抱住她,轻轻抚摸她的长发。
    他等这一刻太久了。
    他很感激元柔陪他走过的这段“人生”。
    眼睁睁看着伴侣一天天老去,即使她有能力,却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元柔要比他难过得多。
    但他们都不后悔这个选择。
    这段短暂的人生,无法代替。
    可以在往后的成千上百年中,两人慢慢的回味。
    尖锐的牙齿刺破肌肤,孙魁能够清晰的听到血肉搅拌的声音。
    元柔野兽般的热气喷在他的侧颈,从伤口处传来一阵阵的麻痒,就像有许多种子顺着血管流遍他的全身。
    着床,发芽,抽枝,生长。
    ……
    不知过了多久,孙魁的意识从朦胧的黑暗中挣扎而出。
    他的头脑从未有过的清醒,他能听见十米二十米之外的鸟鸣,流动的风声,甚至是露珠掉落在叶子上的涟漪。
    他动了动手指。
    知觉从尖锐的指尖向上蔓延,腹部,胸口,肩膀。
    他感受到了温热的舌尖在用力舔舐他的伤口。
    孙魁嘴巴动了动,一双獠牙从上唇无声的呲出。
    元柔停下舔舐,抬头打量昏迷的孙魁。
    从回到家,孙魁已经昏睡了三天。
    即使知道这是必要的过程,但元柔还是忍不住想把他叫醒。
    孙魁呲出了獠牙之后,从头发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变化。
    他的头发重新长出了浓密的黑发,松弛的皮肤逐渐变得紧致,修长的手指重新恢复到骨骼分明。
    他的个头也在不断的拉长,佝偻的身躯就像捋直的卷尺,不断的向上拉伸,甚至比他活着的时候还要高。
    元柔愉悦的看着他的变化。
    他又回到了曾经的他,富有生机与力量。
    孙魁松松的握了握拳,随后睁开了眼睛。
    赤红色的双眼犹如被泉水冲刷过的红玉髓,明亮深邃。
    元柔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她也是第一次把人变成吸血鬼,一切都是未知。
    孙魁涣散的瞳孔逐渐有了焦距,他愣愣的望着元柔,一动不动。
    元柔笑着问道:“你感觉怎么样?饿不饿?”
    孙魁的眼球转了转,紧接着他伸出手,想抢一样把元柔抱了过来。
    他热情的吻着她,用牙齿不得章法的撕扯她的嘴唇。
    孙魁双手捧住她的脸,气喘吁吁的道:“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
    元柔:“什么意思?”
    孙魁抽动鼻尖,陶醉的道:“你好香。”
    纯血当然是香的,况且孙魁是她变成的吸血鬼,先天对她有眷恋。
    元柔回应着他的亲吻,摸着孙警官久违的小脸蛋,她忽然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先等等!”
    元柔身体向后仰,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孙魁的面容。
    孙魁擦了擦嘴,不明所以道:“怎么了?”
    元柔:“……你好像,有点年轻过头了。”
    是的,眼前的孙警官前所未有的嫩,顶天也就十七、八,脸上嫩的都能掐出水,连侧脸的疤痕都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就是完结啦
    ——————————
    第168章 33.9、画尾声
    少年拥有古铜色的健康皮肤,脸蛋少了些棱角,多了一丝青春的朝气。
    就像一头早熟的小狼崽。
    元柔掐了掐他细嫩的脸蛋道:“你能变得再成熟点吗?”
    孙魁第一次当吸血鬼,业务能力并不熟练,他茫然的摇头:“怎么变?”
    元柔简单地给他讲了下原理,可惜孙警官没有听懂。
    毕竟孙魁是连神话传说都不看的人,确实有点难为他。
    鲜嫩多汁的孙警官就在眼前,元柔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抹深意。
    几十年的默契,几乎是元柔一动,孙魁就秒懂了她的动作,先一步扑了上去。
    ……
    某种意义上来说,孙魁也算是重振雄风了……
    交叠的身影,犹如浓稠的牛奶巧克力,不分你我。
    孙魁出了一身的热汗,他扯了扯头发道:“太热了,贴头皮。”
    一朝变成吸血鬼,不仅指甲长了,连头发都长了。
    元柔:“我帮你剪?”
    孙魁立马点头,抱着元柔翻身下床找剪刀。
    客厅窗帘竿子上,几只小蝙蝠从翅膀里露出红眼珠,发现是他俩,就把头又缩了回去。
    元柔这些年给孙魁剪过很多次头,刚开始像修草坪一样乱剪,近两年孙魁年龄大了,元柔秉承着尊老的原则,时常刀下留情。
    没想到刚尊完老,她还得接着爱幼……
    剪完小平头的孙魁,看起来更像高中生了。
    元柔亲了亲他的后颈,孙魁反手搂住她,抱到了腿上。
    元柔笑道:“你要不要去上学?回味一下学生时光?”
    还能让他在校园里度过吸血鬼的磨合期,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