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老婆很可怕 第208节

      相互依偎,你碰碰我,我亲亲你,非常惬意。
    刚醒的孙魁声音有点沙哑:“晚上出去逛逛?”
    元柔:“我带你去看夜景?”
    孙魁拿过手机,环抱着元柔,两人一起看:“观光塔还是坐缆车去山顶?我在网上先买票。”
    元柔转过头,神秘的眨眨眼:“我带你去个新地方,你肯定没去过。”
    孙魁挑眉:“我可是o市人。”
    元柔但笑不语。
    一个小时后,孙魁知道自己浅显了。
    愚昧无知了。
    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孙魁没有恐高症,但在他迄今为止的生活中,最高的距离就是飞机外的景色。
    飞机是安全的,有玻璃,有机舱,有座位,还有走动的餐车。
    他现在手里抓着的是方才在夜市买的烤肉夹馍,右边坐着张开一双翅膀的元柔,下面是一只能够托起他和元柔的蝙蝠。
    前、后、左,别说机舱,连个栅栏都没有。
    只余呼啸而过的秋风,吹得他透心凉。
    元柔指着下方道:“能看清吗,那是你们警察局。”
    孙魁让自己的表情尽量看起来自然,他顺着元柔的手指看去。
    一片光点,就像圣诞树上点缀的小灯泡,可爱极了。
    别说警察局,就连o市的象征,o市观光塔,他都看不到……
    孙魁:“……等下次,我带望远镜。”
    别人是向上看,他是向下看。
    元柔哈哈大笑,她笑的前扑后仰,看得孙魁心惊胆战,总是想去扶她。
    元柔笑得更厉害了:“我有翅膀,掉下去也没事。”
    孙魁:……是了,他连个降落伞都没有。
    刚开始的不习惯过后,孙魁尝试着伸开双臂。
    大蝙蝠适量的降低飞行高度,孙魁便能模糊的看到街道的缩影,就像小型积木,很有意思。
    见孙魁看得兴致勃勃,元柔也勾起了嘴角,哼起了小调。
    悠扬的声音在黑夜中飘荡,飞到了很远很远。
    作者有话要说:  嘻嘻
    第166章 32、办婚礼
    晚风吹了半夜,还好孙魁穿的是皮夹克,不然一定会感冒。
    突如其来的休息,让孙魁久违的放松。
    两人半夜去看了一场午夜电影。
    大半夜来看电影的大多是成人,因此偶尔会放一些国外的r级影片。
    恐怖片,惊悚片,灾难片等等。
    孙魁想起元柔看恐怖片时,总是喜欢嚷着害怕,往他怀里钻。
    他好奇的问道:“……你看电影,真的会害怕吗?”
    他俩今天看的是一部西方恐怖片,讲一个男人为了复仇,展开连环杀人的故事。
    元柔拉起两人中间的座位扶手,笑着偎依了过去,抬头望着他说道:“你猜?”
    孙魁:“……不害怕?”
    若说鬼片,元柔也算鬼的一种,同类没有必要怕同类……
    悬疑片里的杀手,还没有她厉害,就更不应该害怕了。
    元柔舔舔嘴唇:“我看这种血肉模糊的电影,总容易肚子饿。”
    确实,到处都是血,对孩子来说,就像糖果屋一样。
    孙魁:“……”
    元柔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坦白道:“不过往你怀里钻,单纯就是想撒娇。”
    害怕是不可能的,她只不过想让孙魁惯着她宠着她罢了。
    孙魁将她当做普通人类女性般守护,元柔自认挺享受,所以总是装弱势。
    元柔说的坦坦荡荡,倒是让孙魁听得耳热。
    他环住元柔的肩膀:“尽情撒娇,我全都接收。”
    元柔与他十指交握,脸贴着他的肩膀蹭了蹭。
    看了十多分钟,元柔忽然扭过头,窝在孙魁怀里不动了。
    电影里正在演连环杀手追杀仇人的镜头,地上墙上,鲜血淋漓。
    孙魁轻拍元柔的后背:“累了?”
    元柔摇摇头,嘴里发出“吸溜”的声音。
    “太馋人了,我缓缓再看。”
    就跟饥肠辘辘的人看到香喷喷的烤肉一样,不流口水就怪了。
    孙魁愣了几秒,无声的笑了。
    真可爱。
    终于看完了电影,元柔提出回诊所拿吃的,顺便写个休假告示贴门口。
    等孙魁的休息结束,她再重新开诊所。
    孙魁还真不知道元柔把“食物”都放在哪儿。
    诊所里两个小冰箱,一个在前面放饮品,另一个在休息室。可孙魁从来没在小冰箱里见过保冷杯。
    元柔走进药品储藏室,指着里侧的保冷柜说道:“都放在这里。”
    打开里侧的保冷柜,陈列着许多黑色的保冷杯。
    元柔拿出一瓶,看了看道:“哦,这瓶是郑北的。”
    孙魁:“……还有他的?”
    元柔微笑道:“都是他自愿的。放心,我从来不强迫别人献血。”
    孙魁:“只有这一瓶?”
    元柔:“还有几瓶,等他放出来了,你再让他来献点。”
    孙魁:……怪不得郑北要求从重处罚……
    取好食物回家的路上,孙魁摸着方向盘,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元柔。
    元柔端着手机,似乎在看电视剧。
    孙魁好奇道:“什么电视剧?”
    元柔很少看电视剧,她更喜欢看新闻。
    毕竟活了那么久,需要时时留心局势变幻,才不会思想老龄化。
    元柔转过屏幕给他看,屏幕里一个男人涂得一脸煞白,穿着一套晚礼服,大半夜在房顶吹风,头发都吹乱了。
    孙魁:“……这是?”
    元柔退出影片,点开简介念道:“《吸血鬼爱情故事》,讲述一个女人在俊美吸血鬼与财阀富二代中挣扎徘徊,最终排除万难,正视心中情感,嫁给富二代男友的浪漫爱情故事。”
    孙魁:……哪儿浪漫了,他一个大男人都觉得这个故事太现实了。
    孙魁:“那吸血鬼呢?”
    元柔点开评论道:“网友剧透说,吸血鬼抹去了女人的记忆,离开了这个城市。”
    这都是什么剧情?
    孙魁看了看元柔:“那都是故事,你别相信。”
    元柔点头道:“正常来说,这只吸血鬼会把这个女人吃了。”
    孙魁:“……什么?”
    元柔评价道:“这部片子里把吸血鬼描绘得太‘善良’,还有些莫名其妙。”
    吸血鬼是鬼,鬼是私欲与邪恶的化身。
    为了一个不属于他的女人做出牺牲,真是笑死人了。
    元柔:“吸血鬼没这么好脾气,即使要去其他城市,也是因为一个城市呆太久了,多年不变样子,很容易被人怀疑。”
    “你看这个女主角,越看越比吸血鬼老。还有她的富二代男友,名头这么大,曝光率又高……对于吸血鬼来说,这种人最麻烦了,离得越远越好。”元柔有些嫌弃的说道。
    孙魁:……
    他想得有点多,显然元柔根本不会在乎这些。
    孙魁想了想道:“对了,明天我们去趟婚礼策划工作室?”
    他看似镇静,其实十分忐忑的从镜子里看了看元柔。
    元柔把肥皂剧一关,看向了他。
    注意到孙魁挺得笔直的后背,若有若无飘向后视镜的眼神,元柔缓缓的笑了。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