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鸡巴硬(H)

      这种真实又跳动着性欲的画面比任何片都要更催情。
    少年经常在房间里看着她做爱的视频自慰,他慢慢解锁了她每一个视频,虽然看视频就知道她会操粉,但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被叫来。
    没有那种骚浪的取悦,也没有刻意去讨好谁,见面后他发现她有自己的生活,还会在地铁上呆呆地睡着,只是日常会有压力,想要发泄一下性欲。
    说到底,其实跟他是一样的。
    贺陶然的手机响了,他放开许西梦的奶子,靠过去拿起手机看了眼。
    “还有个人也过来了。”
    “谁?”
    “就上周那个。”
    许西梦对那个在银行工作的男人还有印象,她抬起身,鸡巴从她体内“啵”的一声滑出来。
    她坐到旁边,贺陶然拿纸巾擦了下性器又扣好裤子,衣冠端正地开门出去了。
    他一直没脱衣服,估计就是在等着那个开车过来结果却堵在了路上的人。
    许西梦静静坐在床上,房间里只剩下她和那个少年还在呼吸。
    她伸手撩起自己有些厚重的头发让闷热的肩背透气,耳边突然响起了他说话的声音。
    “你们为什么选了我?”
    男高中生看起来清瘦又带了点少年气,眉眼间还有几分野性,许西梦侧目看着他,莫名想到了以前读高中时的祁昀。
    祁昀总是比同龄人高,成绩也很好,他平时就是个低调沉默的学神,但是活跃在球场和运动会上时,身体的运动能力和体力又总让他是最吸睛的那个。
    他没有校草那么帅,但长得也很顺眼好看,个子还高,情感状态再没安全感的女生看见他时,也总会有在火场中看见消防员的那种踏实感。
    许西梦又想起了祁昀给她留的那个想约她出去看电影的纸条。
    她毫无预兆地躺到了床上,直到手腕被人抓住拿开,那个少年有点慌张地跟她对上视线,看到她眼里有泪水不断滑过脸颊,落到床上。
    “你怎么了……”
    许西梦抓着他的手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摸着他的脸,靠过去吻起了他的唇。
    少年心跳都停了一拍,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来前看到的规定里有可以肏穴但不能接吻这一条。
    他的嘴唇被她不停吮吸舔弄着,就连舌头都被她卷住缠绕,津液源源不断的分泌,他来不及吞咽,被她吻到从嘴角流到了脖颈上。
    许西梦脱了他的衣服扔到一边,伏在他身上舔他的喉结和乳头,然后靠到他身上紧紧贴着他的身躯,用大腿摩擦着他的鸡巴,声音很轻地问道:
    “你想搞我吗?”
    “想。”
    他声音都沙哑了,双眼直勾勾盯着她看,许西梦又开始和他接吻,两人唇齿间的液体互相交换,她另一只手伸到下面去,把他正硬着的鸡巴往自己逼里按。
    插进去一个前端后,少年脸涨得通红,“我还没戴套。”
    “没关系,我在吃短效避孕药,你射进来也不会怀孕。”
    他主动吻她嘴唇,然后吻她耳垂和侧颈,将她翻到身下,双手抱着她的背用力操干了起来。
    他腰动得又快又有力,肉体之间传来啪啪啪地撞击声。
    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终于能对她好好发挥了,速度快到仿佛要把她给肏坏一样。
    下面那湿漉漉的两片花瓣被大鸡巴贴紧反复摩擦进出,他睾丸都顶在了她穴眼上,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像动物般用最原始最本能的姿势猛烈抽插。
    许西梦感受到了高中生的性欲,脚抬起来放在他腰上不受控制的摆动,私处都被他干出了白浆,酸麻又舒服。
    少年吻着她的下巴和脖颈,然后又低头将脸埋在她奶子上面吸吮,张嘴舔咬她的乳头和奶头,像个正在学吃奶的孩子。
    许西梦被插得娇喘连连,她叫床的声音总让男人越干越上头,能瘙到他们性欲里最痒的地方。
    今晚终于完整的体验过一次男高中生的鸡巴,她很难说自己脑子里想的人是谁,只是觉得逼里被插得像是要着火了,想要一直跟男人做爱。
    贺陶然开门进房间时,就看见许西梦在床上被小她几岁的男高中生干得脚趾缩紧,手指都抓紧了床单。
    跟在他身后的年轻男人也看到了这一幕。
    他心里没念过多少书的小可爱,奶子里正埋着其他男人的头,逼里也被大鸡巴干着。
    那呻吟声听得他浑身热血翻涌,下面几乎是一下就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