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给他开荤(H)

      少年吞咽了一下,跪到前面来,低头扶着自己的鸡巴,几乎是有些发颤的压着枪,用龟头对着许西梦的小穴。
    前端插入她穴口后,他放开鸡巴,双手压住了她的膝盖,一寸寸的往里顶进。
    巨大的性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没入她的小逼里,少年耳朵红红的,看着自己就这样彻底插入了她。
    他的小腹贴在她双腿间,黑色的阴毛蹭着她粉嫩的穴口,知道自己今天已经破了处。
    他只用手自慰过,不知道女孩的身体内部原来这么烫,烧得他马眼都像在着火,后背跟臀部尾椎骨都麻痒极了。
    每一寸嫩肉都像在亲吻他的性器,仿佛被热水浸泡过的丝绸被慢慢拧紧。
    他稍微往外撤一点鸡巴都会立刻被她内壁绞住,而往里推动时就像在挤压充满液体的泉眼,有咕嗞咕嗞的水声响起。
    他本能的在女孩的穴里抽插进出起来,发出了断断续续的低喘声,鼻尖上的汗水滑过清瘦的下巴流到喉结上,少年的身体第一次变得色气起来。
    贺陶然放开了她的私处,双手揉起了她的奶子,低头与她舌头对舌头的温柔接吻。
    他们两人的亲昵刺激了对面正在第一次开荤的小兽。
    少年此时正处在对女孩的浓烈占有欲里,他在操她,所以几乎是本能的幻想那个正和她唇舌交缠的人是自己。
    他想找存在感,伸手拉住了她纤细的手指,放在手里一握才发现她手指有点凉,软得就像没有骨头。
    这还是他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
    鸡巴在她嫩穴里反复抽插的画面也刺激了他的视觉,他还没牵过她的手,就把她干了。
    插入还不到两分钟,少年爽得浑身发麻,隔着避孕套在她穴里全射了出来。
    他脸红着抽出自己的鸡巴,避孕套的前端有浓稠的白浊,看起来量相当多。
    贺陶然抬眼看着这个男高中生的鸡巴,射过了也没软,硬挺挺地往上翘着,还想再要她。
    这一幕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他第一次干许西梦的时候也秒射了,好在许西梦当时除了他也没有过别的男人,只顾着在他身下爽来着,不懂这些。
    他假装没射,接着肏她,里面的精液全从她穴里啪啪操干着溅到了她床单上。
    她后来一脸懵圈头发凌乱地看着自己大腿内侧和床单上狼藉的痕迹,还以为那大量黏糊糊的乳白色液体都是从她自己身体里流出来的。
    她知道有哪里不对劲,可第一次还是听了他为维护自己性能力所说的鬼话,信了他的邪。
    他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觉得她这人其实还是很可爱的。
    高中生去处理避孕套,许西梦穴里才一会儿就没东西了,又跨坐到了贺陶然的腿上。
    她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像是有点没力气一样,伏在他肩上,吮着他锁骨。
    “怎么了?”
    他一手抱着她的腰,一手扶着她的脑后,询问的声音很小。
    许西梦莫名感觉到身体有一个很空的洞,很想填点东西进去,否则就会从那个洞里看见很恐怖的东西。
    “……想做爱。”
    “我硬着呢,自己往上坐。”
    “嗯。”
    许西梦跪在他腿边,手伸到后面去将他的鸡巴按到了自己的穴眼上往里塞。
    贺陶然等她自己把性器放进去坐下来,将她肩上挂着的浴袍撩开,露出了两只浑圆挺翘的奶子,伸手揉了起来。
    她按着他的肩膀反复往里坐着,穴眼被撑开得很大,阴茎进出的地方被磨成了红色,茎身上还黏着从她体内带出的乳白色的液体。
    蜜桃般的臀部在他大腿上拍出一波波肉浪,穴眼每次都将他鸡巴吞到最深的位置,她此时应该在性欲最高涨的时候了,一刻都离不了男人。
    那少年在旁边看着他们做爱的场景,自己用手自慰。
    酒店房间里的灯没有全开,偏暖黄色,让肌肤都带有性欲的肉感,做爱时暧昧的声音不停回响,色情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