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竹马

      她买了爆米花和碳酸饮料,检票进入观影厅坐在最前排。
    厅里人都坐满了,时不时就有女生被吓到发出尖叫声,许西梦目不转睛盯着全片最大的一个转折点,爆米花捏在手里,甚至忘记了放进口中。
    就在这时,她兜里亮了,手机开始震动。
    许西梦连忙把爆米花放回去,拿出手机随意瞭了一眼,结果就是这一眼,让她直接顶着巨幕厅里密密麻麻看得正入迷的人,捂着电话匆忙跑出了影厅。
    走廊通道里光线昏黄,能听到影厅内传来的音效震动声。
    许西梦走到拐角处,将手机贴在了右边的耳朵。
    “喂,祁昀哥……没,我挺闲的……”
    听到电话那头的人接下来说出的话时,她脸上表情一时间有点错愕。
    “什么……你几号过来?今晚吗?几点……”
    许西梦眼前的地毯都有点聚不上焦了,她愣了一下,伸手想抓头发,结果摸到了帽子,手又匆忙缩回来,按住了动静有点不正常的胸口。
    “我来机场接你。”
    “没睡呢,我现在不睡那么早了。”
    她脚尖立在身后轻轻点地,手也背到后面去扶墙壁,对着电话那头又嗯了几声后,然后放下了手机。
    正醒着神,很快她又收到了一条航班号的短信。
    许西梦揉了揉滚烫的脸,快速的从影院通道里走到大厅,打了辆车回家后,捯饬了一个多小时才出门。
    她穿得很辣,露脐装加牛仔短裤,而且还化了很贴她长相的全妆,头发自己卷着弄了一下造型,完全看不出之前的影子。
    许西梦在机场附近一家咖啡店里等,从那边飞过来大约叁个多小时,大概再过个两小时就该到了。
    来得早了。
    她有点紧张,手指在咖啡杯上摩擦着,腕上头一次戴上了一个古法黄金手镯,显得她手更细了。
    这是十八岁生日那年他寄给她的生日礼物,平时她一直都嫌太重没戴,但今天他回来了,不知为何,她突然就想往自己手上挂点东西。
    自从被母亲接走搬家后,许西梦跟那个邻家哥哥之间就很多年都没见过面了。
    两人从小一块在大院里长大,祁家一共两兄弟,祁昀他哥比他要大很多岁。
    许西梦自打记事起就一直跟在祁昀的屁股后面,黏他黏得厉害,被他欺负也不会告诉大人。
    后来,许西梦的爸爸去世,她被妈妈接出军区大院,离开爷爷奶奶身边,去了另一所城市。
    搬家后两人之间第一次恢复联系,是许西梦大老远跑到祁昀读大学的城市去找他。
    当时她因为太害怕那个新家的陌生环境,所以自己带着行李离家出走了,她不敢去找爷爷奶奶,怕被他们劝回去,所以就去找了祁昀。
    那年她才十四岁,他十八,刚念大一,许西梦窝在他租的房子里,跟他挤了一个多星期,最后还是爷爷亲自过来,把她给带了回去,让她好好上学。
    她妈从头到尾根本都没管过她。
    在那之后,他不知道是为了安抚她,还是就当顺手照顾了一个妹妹,每年都会给她寄礼物,打打电话。
    许西梦没有哥哥,所以很难区分自己对他的感觉。
    平时没想起来的时候,他只是她心里藏得很深的一个名字,可一旦过生日收到他的礼物、过节时接到他发来的短信,她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平静不下来。
    偶尔看到他更新了朋友圈,她甚至会因为怕他不回复,或者是暴露自己融不进他的圈子的事实,所以干脆直接忍住不评论。
    弄到最后,想起他时,她心里全都是沉甸甸的忍耐。
    第一次自慰是想着他,被破处那晚想象自己身上压着的男人也是他,每次幻想自己跟他做那些事情的模样时,她下面就湿润得不行。
    想和他做爱,被他捂着嘴操到连口水都流出来的那种。
    但是,她却永远都不敢再进一步。
    十四岁那年的某个晚上,当她顶着秋老虎的燥热爬进他的怀里,想把自己完全交给他时,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已经有了一个很清楚的结论。
    她仅有的那点东西,没能给出去,不仅如此,她还被他一个电话叫来家长给打包领走了。
    他并不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