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我硬了(H)

      许西梦被小笼包顺毛,原谅他了,安静地坐下来,用手捻了一个咬了一口,皮薄馅大,松软咸鲜,味蕾感觉很满足。
    她现在的牙口不方便多咀嚼,而且快到睡觉时间,她只吃了两个就停了。
    许西梦去刷牙洗漱,洗完澡吹过头发就上床开始睡觉。
    她不管在哪里都是十点左右就犯困了,明明是个正儿八经的大二学生,生活习惯却迟钝的像个老太太。
    高考结束后,他俩刚搞到一起去的那个暑假,贺陶然有次想约她出来上床,结果周叁发过去的信息,她周五都没回。
    他以为她死了,去家里一翻才知道,她妈妈去首都开会了,她直接从周叁下午睡到了周五。
    贺陶然把装食物的盒子放在一边,随手关了屋里的灯,拿出MacBook  Pro,坐在桌前开始编辑起不久前刚新鲜出炉的性爱视频。
    他的电脑屏幕发出淡光,耳机里有剪辑回放时发出的粗重呼吸和难耐娇喘,他把一段时间过长的同姿势画面剪短,这时屋里的灯突然亮了。
    他回头看了一下,发现许西梦只是给他开了灯,然后又幽灵般坐回床上躺下睡了。
    贺陶然垂下眼帘,继续剪辑刚才的视频,可过了一会儿,他放下鼠标,保存视频合上电脑,走过去压在了她身上。
    “我硬了。”
    “睡着就不困了。”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胡话吗?”贺陶然的吐字清晰,人很清醒,“你睡着了当然不会困,但我硬了就睡不着。”
    “王八蛋走开……”她不耐烦地翻了个身,扯起被子挡住了脸,“不硬你也不睡,剪你的视频去。”
    “越剪越硬,看你光着身子在那让人操得像条小母狗一样,我鸡巴能一点感觉都没有?你别当我是死的。”
    他低头在她头顶和耳尖上亲吻起来,有点强制意味地命令起来:“快点,自己把腿打开让我看看。”
    许西梦把脸埋得更深了。
    贺陶然伸手扯开她抱着的被子,双手找到她的裤头,把她身上的睡裤脱到了大腿上,不由分说在她下面抚摸起来,但她双腿一直都紧紧夹着。
    他用拇指在她被刮了毛的阴户上按了按,“这里还是得找陌生人来看你才会主动张开是吗?”
    许西梦抬脚去踢他,被他轻松的一把抓住压到旁边。
    雪白的大腿根上还有不知是谁留下来的红痕,有点幼态的小穴不久前刚被两个男人的大鸡巴插进去操过,看起来还有点红肿。
    但那地方只是看起来吓人,骗别人心疼她,其实换着花样搞她一整晚都没事,揉揉她马上就又湿了,又骚又欠操。
    贺陶然抱着她的双腿搭在自己大腿上,然后用食指指腹在她的阴蒂上轻轻揉着。
    这里就是单纯的性快感器官,除了让女人湿润动情以外没有其他任何作用。
    他看着她原本柔软的阴蒂在他的搓弄下变得慢慢硬挺,红色的小肉芽仿佛鸟前端尖小的喙,可爱的让人想舔上去把她私处完全含到嘴里。
    贺陶然拉下半截裤子,将前端已经有点开始往外冒前列腺液的龟头顶在了她那个小巧的性器官上,手握着茎身控制住摩擦她私处的频率和节奏。
    许西梦拉着被子呻吟着,下面被磨得痒痒的,不用伸手去摸都知道有淫水在起润滑作用,否则他只是蹭蹭她,不可能有这么刺激。
    贺陶然把鸡巴拿开,又用拇指在她的阴蒂上搓着,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则插进了她的小穴,在里面来回分合扩张着。
    双指在小嫩逼里反复进出几下再抽出时,他的指缝间多了粘稠的水,手指分开时拉扯不断,极为色情顽固地挂在他手上面。
    他用拇指在那两根濡湿的手指指腹上面揉了揉,打开时又拉出了一条透明而粘稠的淫丝。
    “小骚逼湿得真快。”
    贺陶然看着许西梦,用食指的指甲在她阴蒂上若有若无的轻轻抠了抠,“宝贝,想不想让大鸡巴插进去干你?”
    他用好听的嗓音说着色情的话,许西梦在他面前打开的双腿不安地蹭动着,想夹紧去自慰。
    那地方被贺陶然的手被摸得到处都是汁水,她伸了只手下来,插进下面那个又湿又软的小穴里,
    她自己抽插了两下,手掌也被搞湿了,手指头被里面的肉给闷得暖乎乎的,越弄越觉得内里开始空虚。
    好像有小虫子从她子宫里爬出来了,黏在阴道上吸她的血,被淫水冲出来后弄得她里面红肿了一片,痒得她恨不得塞个东西进去挠一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