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吗?”
    陆勋的声音又一次擦着许之桃的耳边响起,震颤着她的鼓膜。
    还是那个充满磁性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让许之桃浑身颤栗。
    “嗯?这样揉你的奶子,难道不舒服吗?”
    “小逼流水了吗?早就开始流水了吧?”
    5.让我也爽一回
    “别,别说了……求你……”许之桃觉得浑身都烧了起来,阴唇在黏腻的洪流中颤抖不已,她分不清点燃她的究竟是陆勋的声音,还是他揉搓在她胸上的大手。
    “你只猜对了一半,我喜欢头发顺滑的,聪明的,但最重要的是……”
    陆勋说着,指尖捏住许之桃那硬的像小石子一般的奶头,用力一拧。
    “奶子大的,小逼骚的。”
    他一字一句的说完最后一句,松开了手里的奶头。
    从许之桃上衣里抽出手,他把整个手掌插进许之桃两腿间,覆盖在她暖烘烘的阴户处,用力一按。
    未经人事的许之桃从未体验过这种刺激,更何况对她做这一切的是她心心念念的陆勋。
    陆勋拧她奶头的时候,她的小穴就已经开始抽搐震颤,下身的水流决堤般一股一股的流个不停。
    当陆勋的手盖在她阴户上时,她已经浑身都要痉挛了,陆勋的手隔着裤子按在她穴口的瞬间,许之桃闷哼一声,双腿紧紧夹住了陆勋的手,大腿肌肉颤抖着,达到了人生中第一个高潮。
    高潮让许之桃的大脑一片空白,眼前闪过一片白光,耳朵也开始耳鸣,许之桃浑身酸软的靠在后桌上,眼角挂着生理泪水,眼眶发红,轻轻地颤抖着,羞的不敢睁开眼睛。
    陆勋轻笑一声,从许之桃腿间抽出手,隔着衣服握住她胸前柔软的奶子揉了一把,声音沙哑:“真骚,这都能高潮。”
    许之桃长长卷卷的睫毛颤了颤,紧抿着唇,不睁眼也不吱声。
    “不去换卫生巾吗?喷了那么多水,不怕漏出来?”
    陆勋隔着衣服逗弄着许之桃硬硬的奶头,语气里满是调笑。
    许之桃让他说的羞耻不已,却还是不得不睁开眼睛。
    确实要去换卫生巾,湿的太厉害了,好难受。
    而且,许之桃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快下课了。
    她扭着身子,小声的抗拒陆勋依然流连在她胸口的手:“别弄我了……快下课了,同学们要回来了……”
    陆勋隔着衣服捏了一下她的乳头,低笑着说:“也就是说,没有同学在的时候,就可以弄?”
    许之桃眼神闪了闪,慌乱的摇头:“不是的……”
    陆勋挑眉,嗤笑一声。松开她的胸,抓起她肩头的长发在手中摩挲着,语气慵懒随意:“口是心非。我刚才弄得你不爽吗?是谁被玩儿奶子就爽的高潮喷水?”
    许之桃好不容易扣上了内衣扣,被陆勋说的两腿发软浑身发烫,慌乱的去堵他的嘴:“别说了!”
    陆勋抓住她盖在自己嘴唇上的小手,按上自己的裤裆。
    体育课,他只穿着一条运动裤,裤裆早就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那根庞然大物的热烫温度。
    许之桃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吓得挣扎着要缩回手。
    陆勋死死的抓着她的手不让她躲,声音又哑了几分:“让我也爽一回。硬的难受。”
    许之桃咬着唇垂着眼,不吱声。手指被烫的忍不住蜷缩起来。
    陆勋拉着她的手隔着运动裤在自己的肉棒上轻轻揉搓,感受着女孩儿手心的温度,竟然就直接呻吟出声。
    “嗯……手用点力,握住它……”
    许之桃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紧张的四下张望,生怕同学们突然回来。
    但陆勋眯着眼十分享受的模样,似乎完全不在乎被人看见这一幕。
    许之桃没办法,只好妥协:“别在这里……”
    陆勋终于睁开眼,舔了舔嘴唇,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丢给许之桃:“换完卫生巾,去器材室等我。”
    6.挺野啊?
    许之桃想着,一会儿要跟陆勋在器材室做那种事,开门的时候手都在抖。
    刚在卫生间里洗了手,本就手滑,钥匙捅了几次都没能捅进去。
    钥匙第三次掉到地上的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从背后伸了过来,先一步捡起了钥匙。
    两人都是弯腰的姿势,许之桃整个人被拢在陆勋怀里,撅起的屁股正好顶在他
    

- 校园港 https://www.xiaoyuan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