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因果(三)

      到了家,楚河坐了一会儿中途接到楚星的电话后就提前离开了,原本叁个人约好吃下午饭到最后也就剩下和他们两人。
    荆以行没什么胃口吃的比较少,看他放下筷子,她问:“怎么不吃了?”
    “伤口有点痛,缓一缓。”
    宁寒纾面色有些着急,关切道:“要不要紧,不然让付医生来看看?”
    他拿出一支烟,准备点燃:“没事儿,忍忍就过去了。”
    见他又要抽烟,她站起来伸手直接从他手指里夹着的香烟,放到自己手边后坐下,继续拿起筷子,“实在痛的话跟我说,我扶你回卧室休息。”
    他被她突然的动作弄的一懵,这种类似被女朋友“管教”的行为他还挺开心,不自觉露出一抹笑意。
    他捏着手中的打火机玩转道:“我先陪你吃完饭,等会儿再去休息。”
    宁寒纾继续低头吃饭,等了下她又抬头道:“以后,你能不能少抽点烟?”
    没想到她还停留在刚才的事,对她的话,他颇有些意外,应道:“好,以后不抽了。”
    他答应的很快,只要是她说的,能做到的事他绝对会去做。
    晚上。
    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准确来说宁寒纾是被荆以行硬拉着看完了一部电影,好巧不巧,居然是她高中时很喜欢的一部电影,《恋恋笔记本》,一个几乎曾在各大影视榜单上都出现过的电影。
    选到这部电影时,荆以行问她:“你现在还喜欢看它么?”
    为了迎合氛围,房间里的灯都是暗的,她可以看到屏幕里蓝光映照下他的侧脸,他边说手里的动作也没停下。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部电影?”
    整个少年时代,她亲近的朋友就那么几个,他们中也没有跟荆以行认识的,从他的话里,似乎很早前他就知道她喜欢这部影片。
    “我有什么不知道,”他按下播放键回坐到沙发上,将她拉进怀里,“看剧吧。”
    宁寒纾显然还想问什么,他这么一说,她也就没再问。
    晚上临睡前,宁寒纾看了看手机,没有任何消息传来,躺在床上的她很久难以入眠,思索着,如果苏末不说,她就要去开这个口。
    离下个月的订婚时间不到十天,这里面没有多时间能拖,尽早说有些事还能尽早处理,她不想看宁邺跟个傻子一样被蒙到鼓里。
    思考再叁,她发了条信息给苏末,内容大概是希望她能尽早诚实面对宁邺,其他的话也没多说。
    边擦头发边从浴室出来的荆以行见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出口问:“发生了什么?你怎么看起来心里有事。”
    “没事,学校里的一些小事,也不是什么大事。”
    她侧过身,荆以行看的出是她不想说,也没强求,擦干头发后顺着躺进了被窝抱着她。
    宁寒纾感觉到身后均匀的呼吸声,半天后,她听见他开口:“你什么时候才能真的试着依靠我。”
    像是喃喃的叹息,说完这句话后,他似乎又接着睡了起来,她一时竟然不知道他到底是睡了还是醒着的。是梦话,还是真的想要问些她什么。
    这几天忙忙碌碌大概是太累,宁寒纾醒来的时候天空虽然暗沉一片,但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
    她洗漱好从卧室出来,客厅看了一圈儿没见荆以行人,走到书房一看,他果然在这儿。
    “起来怎么不叫我?”
    “看你太困了,想让你多睡会儿,午饭胡姨正在厨房做,等会儿就可以吃饭了。”他关上电脑,来到她面前将她拥进怀里。
    “嗯,那我去换身衣服。”
    “好。”
    他在她唇上吻了吻,才让她离开,等她进入房间后,他才拿出手机继续刚才的语音通话,韩桓对他暂停通话的行为很不满,最后撂下了一句“我知道你恨韩家,但是韩氏也有你父亲的心血在,如果连这个你也不在意的话,那这个电话就当我没打过。”
    韩氏的财务危机已经到了大厦将倾的地步,这是他没料到的,明明之前危机已经好转,不会再威胁到韩氏的生存他才回北科的,怎么才一个月就又到了这种地步。
    荆以行一时难以想通,但眼下最重要的是还是要让韩氏渡过危机,他不相信只有联姻的这条路可以走,一定会有其他办法。
    宁寒纾从衣帽间出来,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不停震动,看见是宁邺的名字,她顿了下按下接听键,宁邺火急火燎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听完他的话,她惊愕到手机掉在了地上,苏末,自杀了。
    ————
    小说+精彩影视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