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交叉(一)

      宁寒纾是在浑浑噩噩中睡去的,她醒的看见房间装饰的那一刻她兀地起身。
    她摸到手机看了看时间,还好不到七点,距离医生过来查房还有一阵儿。
    触碰到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她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已经被换过,不止如此床上的床单也是之前被清洗过的那套。
    昨晚她睡的很沉,连荆以行叫护士来重新缝合伤口她都不知道,自然这一切她也没有任何印象。
    瞥见一边的他,她掀开被子下床,去洗手间重新收拾自己。
    宁寒纾再次从里面出来时下身换了一件半身短裙穿着,雾霾蓝的外衫下可以看到她些许白色的肌肤,黑色的吊带下纤细的腰肢显得更加不经一握。
    床上的荆以行也已经清醒,听到声音他第一眼就先看向了洗手间门口,两人目光接触,这次他们居然谁都没有先说话,有种诡异的安静感。
    不过这种情况也没持续多久,宁寒纾走到沙发前拿起自己的包,破天荒先开了口:“我下楼去买早餐,你还是要和之前一样的吗?”
    “不用去了,等会儿有人带。”他声音带着清晨才睡醒的沙哑感,昨晚的事他们谁都没有提起,他不说,是想看她有怎么样的表现,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超出他的预期。
    因为自己有恩于她,所以她不再是一副愤怒不堪,怒火中烧的样子,她接受了,或者说是认命了。
    这个早晨,荆以行很确定一件事,准备点来说是从昨晚起他就已经确定,只要自己拿这个理由当筹码,她会答应自己一切事。
    以她的性格,绝不想欠自己分毫,不知道是不是算天意,其实在他没出事也没联系她的那段时间,他有想过放她自由。
    “吃完早饭,我去商场我想给我哥买订婚礼物,回来的会晚点。”
    有人带早餐,她也就不多做强求,她放下手里的包转而收拾起房间,荆以行下床去洗漱,已经听到了她的话。
    他没有立即给他回答,大概十分钟后他从里面整理好出来,从抽屉拿出一张卡递给她,“拿着,它以后是你的了。”
    原以为她会拒绝,没想到她直接收下,拿起来端详了一会儿,淡然道:“那你是准备包养我多久呢?”
    他道:“一辈子。”
    所谓见招拆招,他也不恼,就算她故意曲解他的意思,他也能平常面对,可谁又知他说的是的话并非是心血来潮。
    “你可以查查这张卡里有多少钱,要是后面你觉得亏了岂不是不划算。”他还不忘揶揄她。
    宁寒纾不再理他,默默收拾着房间,韩家请的护工很快就到了,手里提着两份早餐。
    本来没有这么麻烦,但他吃腻了医院的食物,之前大多时候都是助手在送,这两天公司业务紧张他也就不让人过来。
    近几天偶尔宁寒纾会下楼买,其余时间就是护工阿姨带着。
    早上荆以行胃口大好,面前的食物他都没怎么剩下,宁寒纾吃的就要少多了,估计是没休息好的原因,她胃口不怎么好。
    “我吃饱了。”她说。
    瞧见她碗里都没怎么动的粥,他拉住她,将她按在自己旁边的沙发上,舀起一小勺粥递到她嘴边,“张嘴。”
    很明显,他是让她吃完再走。
    护工很识趣的去忙别的事情,她也不好意思在场。
    “我真的吃饱了。”她再次强调。
    “饱什么饱,你才吃了几口,看看你这段时间瘦了多少,饭都不好好吃怎么长肉,”他严厉的像个长辈,“张嘴。”
    知道他的性格,她不想跟他多说,多吃几口饭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吃就吃。
    介于急着想走,她张嘴的同时从他手里拿过勺子,快速解决掉眼前碗里的东西。
    荆以行满意后才放开她,“早这样不就好了,说来我还挺好奇,这么长时间你住在你哥哥家你哥是没有好好给你吃饭么,胳膊上都没什么肉了。”
    说完,他将手里的纸巾递给她。
    提到宁邺,她不免就想到这段时间在他家住的日子,晚上不在医院住的时候她都会借口早离开,然后去附近的江边转到很晚,宁邺经常性会在客厅等她回家。
    他以为她是为了陪荆以行才回的这么晚,其实她是因为缺少面对他和苏末恩爱场面的勇气,在这件事上她承认她是懦弱的。
    她当然想过不住在他这里,也提过自己要去住酒店,可宁邺罕见的执拗不让她去,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妹妹一个人住在酒店。
    为此两个人也不是没有吵过,但宁邺最后都会认真的跟她说很多话,面对这样的宁邺,她狠不下心。
    她整理好自己,出门前荆以行又拉住她,“早点回来,有件事我想等你回来跟你说。”
    “嗯。”她应了声。
    “去吧,帮我也给你哥带份礼物。”
    宁寒纾也应了下来,带份礼物而已她没什么好推脱,她对他的态度比之前要好些。
    她不是什么冷漠不知事的人,宁寒纾本身就情感细腻,要她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也不可能,现在要说她恨他吗?那是肯定,只是这种恨已经不纯粹。
    到了商场,她径直去了一家奢侈品店,挑中了一对铂金的胸针,这个礼物她已经看了很久仔细选择后才定的,最后她再选了一对高脚杯,这两份礼物几乎花完了她这几年写稿赚的钱。
    荆以行给她的卡她根本没动,买完礼物时间还早,她在商场里找了一家饮品店坐下,这边离医院那边比较远,她还不想回去。
    点过饮料后,她打开手机回看了看买礼物时荆以行发给她的消息,大概内容是问她有没有买好礼物,她回了个“还没。”
    此时距离他开始发消息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很快他回复过来问:什么时候回来。
    宁寒纾:还在挑,买好就回去。
    随后她灭掉手机屏,无聊的看着玻璃外。
    她的位置可以看到来回上下的透明直梯,她有拍照记录身边事物的习惯,这个商场在建立的时候就标志的是江海市最独特的地标建筑。
    她拿出包里的Leica微单,仔细找角度拍了几张,当镜头定格在正在运行的电梯上的时候,她手直接顿住,下一秒她带着意外震惊的表情抬头。
    电梯里,苏末正亲昵依偎在一个男人怀里,那个人正是她见过的宁邺的大学同学,崔寅。
    桌子上她的手机震了几下,她看都没看挂断后追着苏末他们的身影就跑了出去。
    荆以行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屏幕内容又返回到了微信里保镖发回的照片,照片里的宁寒纾侧颜漂亮的极了,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礼盒袋,照片里地点是某饮品店。
    楚河试探性的问了问:“怎么了?”
    刚还有点儿阴沉的荆以行闻言抬头,兀地笑了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