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激流(五)

      这个夜晚,两人对对方的怒气已经接近最大峰值。
    最终,荆以行在撂下那翻话后摔门离开。
    他内心知道他再不走可能会出事,愤怒的火焰还没有完全燃烧掉他的理性,她的身体还在恢复中,他不想最后弄的又伤到她。
    酒吧里,荆以行在吵闹的环境中独自一人坐在吧台喝酒,冰凉的液体带着刺激的烈性,几杯过后,在卡座上注视了他很久的金发美女姿态妖娆迈着一双大长腿向他走来。
    对方坐到他身边空着的高脚椅上,倾身靠近,柔软的手臂堪堪搭在他的肩上,在他耳边吹气道:“介意陪我喝杯酒么帅哥?”
    荆以行晃着杯中的酒水,目光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人,悠悠吐出一个字:“滚。”
    被不认识的人亲密触碰,是他最讨厌的事情之一。
    “哎呀,只是喝杯酒而已,别这么吝啬。”女人显然还不想放弃眼前的天菜人物。
    “等下等下……”七八米外,出来和朋友玩的汪雅看见了这一幕,心里咯噔一下,荆以行背对着她,女人是侧身坐着脸上露着盈盈笑意,两人姿态看起来很亲密,不用说,汪雅肯定误会了眼前的一幕。
    她拍下了照片,按下镜头时被缓缓来迟的楚河碰了个正着。
    楚河故意碰到她,汪雅吓的赶紧收起手机慌张逃走,她跑是害怕被荆以行发现。
    楚河没有想抓她,刚刚是抱着吓唬她的心思,刚才的画面被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娱记也无所谓,上个编排荆以行的八卦杂志已经闭刊道歉。
    荆以行从不在乎些八卦文章怎么写他的感情生活,但要是还顺便扭曲他父母的私人信息,那就不要怪他无情。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次。”他甩开女人搭在他肩上的胳膊,对方还想继续攻克不料被及时赶到的楚河挡了下来,接着几句话就将对方打发走。
    他熟练点完单,伸手搭上荆以行的肩膀问:“怎么了,干嘛一个人喝闷酒?”
    “你为什么突然来这儿,不用陪你的心上人?”
    “文筱姐哪儿需要我陪,追她的男人那么多怎么可能轮上我,倒是你,喝酒居然都不叫我。”
    楚河的话里带着某种幽怨,他从小就喜欢大他七岁的郭文筱,可郭文筱不喜欢他,欲求不得,从某种方面来说他和荆以行是同病相怜。
    “话说你是不是和你的小甜心吵架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楚河最擅长在荆以行面前干这种事,他也不是存什么坏心思,就是故意逗他。
    “你知道郭文筱为什么不喜欢你么?”荆以行来了心思道。
    “为什么?”楚河认真问。
    “你少说点话兴许她还会多看你一眼。”
    挖苦人他真的很有一套。
    楚河顿时无语。
    “刚我看到有人偷拍你。”
    “现在的娱记已经这么尽心尽责了么,需要跟我跟的这么紧。”
    “那可不,你在峰会上的表现那么耀眼,娱记为了KPI不得把你跟紧些看能不能写出什么大新闻来,”楚河说着其他事倒也不忘记八卦,“你还没告诉我你今天到底为什么突然一个人出来喝酒?”
    “为了....一个人。”他道。
    “宁寒纾?”
    “嗯。”
    楚河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
    他知道他有话要说,“想说什么就说。”
    楚河这下不在忍耐,放下酒杯道:“如果实在不行你要不换个人喜欢吧,以你的条件重新找个人还不容易吗。”
    “为什么?”
    “宁寒纾好像有个特别喜欢的人,应该说是爱,为此她都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病,把心思放在一个执念这么深的人身上,你很难得到什么好的结果。”
    荆以行放在唇边的酒杯顿了一下,他知道她心里有人,却没想到她对其他人的爱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问:“你怎么知道的?”
    “有天我去找文筱姐无意听见她那个心理医生朋友说起的,本来我还在想什么时候告诉你,看你今天这样子倒不如就提前说了好。”
    荆以行心中将手中的酒一仰而尽,越喝他越觉得烦躁,难怪她看见那条项链会有那样的表情,难怪她会时常魂不守舍,就真的那么爱么。
    见他迟迟不说话,楚河试探问了句:“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他冷淡的笑笑,语气却是不容忽视的笃定“不怎么办,既然她现在是我的人就只能呆在我身边,她爱谁不爱谁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
    楚河隐隐陷入一种担心,宁寒纾执念深,现在看来他的好兄弟很可能也是,他担心的不是荆以行会得上什么心里疾病,而是最后要是弄的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那也不是什么好事,他希望自己的朋友可以得到一段好的感情,毕竟亲情已经伤他不少,如果在爱情上可以圆满最好。
    凌晨。
    荆以行有些醉的回到家里,不出意外的家里空无一人,他进了卧室仰躺在床上,脑海里浮现的是那天在停车场她出神看着那对情侣的表情,看的出来她很期待,她当时一定在想那个人,说不定就在想他们在一起时的样子。
    此时此刻的荆以行显得有些落寞,很淡的那种落寞。
    他现在在想什么无从可知,但从后续几周里他的表现一定和他今晚所想脱不了关系。
    在两人吵完后宁寒纾没想预想到这会给自己换来十几天的安静时光,在这期间她不但圆满完成了自己在毕业晚会上的助演任务,还不用搬出去住,因为荆以行根本就没再找她,除了偶尔新闻弹跳出来有关他的信息外此外她跟本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当然她也根本不关心这些。
    唯一有点不一样的是,她老觉得汪雅有话跟自己说旁敲侧击的询问她和荆以行的关系是否还好,每次她都搪塞过去说是正常,汪雅也就不再说什么。
    “寒纾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在老师办公室里遇见的那个学姐长的可真漂亮。”饭堂回来的路上,汪雅边骑电动车边问。
    宁寒纾坐在后座,道路两旁树荫很密,大四的学生离校后这条路上的人都少了许多,“嗯,是很好看。”
    “不但人好看,名字也好听,是叫曲清栀来着吧,和你的名字一样好听,对了寒纾明天我生日我们去吃日料吧,然后吃完饭我们去唱歌,我都好久没去了,你可不准缺席不然只剩我们叁个多无聊啊。”
    “好,你是寿星你说了算。”
    汪雅接着道,语气有些不好意思,“能不能叫上你那个朋友啊,多个异性也好玩些。”
    宁寒纾看的出来自己的室友对魏谨泽有些意思,笑道:“没问题,我一定给你把他叫来。”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回了寝室,汪雅生日这天幸好她们只有早上有课下午和晚上都有大把的时间供她们挥霍,魏谨泽这天也如约到场,他还是逃了一节课才出来的,KTV走廊人声嘈杂,宁寒纾和其中一个室友中途一起去洗手间,先出来的宁寒纾在门口等后对方出来。
    倏然一个声音响起,宁寒纾回头,同样的地点她没想到再会遇到冯澈。
    她后退几步,不等冯澈反应过来她转身就跑,他们的包间离卫生间有些距离,可她和冯澈距离很近,对方叁四个人她没跑几步就被捉住/
    “今天可不会有荆以行再来帮你,我可看了半天了,你跑不掉的。”
    “你最好放开我!”
    有服务生看见这一幕上前阻挡,直接被冯澈的人甩到一边,男人和女人的力气天生有着不可弥补的差别,宁寒纾一个人怎么可能甩掉几个人,等她室友出来后只看到她被人拖走的场景,她追上去的时候电梯都已经下去。
    事觉不好,张媛赶紧跑回包厢告诉其他几个人,反应最快的还是魏谨泽他边从消防通道往楼下跑边给荆以行打电话,汪雅几人也迅速跟着跑了出去。
    魏谨泽下楼的时候楼下冯澈早就带着宁寒纾扬长而去,荆以行的电话依旧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中,就在他抱着最后的希望打对方的电话时那边才接通。
    那边会议刚散,荆以行的手机忘在了办公室,等他出来时秘书刚将手机拿到会议室门口。
    “荆总,我看您的电话一直在震,担心有什么急事就拿来给您了。”
    “知道了,你去忙吧。”
    荆以行接通电话魏谨泽着急的声音直接传了过来:“寒纾她被人绑架了!”
    整个公司里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自家总裁十分紧张的冲出了办公室,甚至还将走廊里的同事差点撞翻,人人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大事。
    荆以行边坐进车里边吩咐魏谨泽该做什么,就在他跟楚河通话的时候有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他有预感可能会是绑架宁寒纾的人,随即接通,冯澈的嚣张的声音响起,“荆以行,别来无恙啊。”
    荆以行沉声问:“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那你的命来换她的命,你不会真以为你掌握了我的罪证我就会这么算了吧,很不幸,你的弱点也在我手里,你不来也可以,这么......”
    “我来,地址给我。”
    他连思考没都有直接答应冯澈的要求。
    “够爽快,地址我会发给你,一个小时后我们见,记着,我的人一直在监视你,敢带人来你就死定了,还有让我听到报警的消息你的小情人就死定了。”
    “我不会报警,但她要是有事我会让你陪葬,我荆以行说到做到,把电话给她。”
    电话里的冯澈不屑笑了声,倒是真的把电话让人放在了宁寒纾耳边,直到听筒里传来她的声音,“你......不用管我。”
    他听的出来她声音里压抑着的颤抖,遇到这种事很难有人不害怕,宁寒纾从小也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一点儿情绪波动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他启动车子向目的地行驶而去,声音里事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他说:“别害怕,我马上就到,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荆以行......”
    她想说你不用为我这样,她知道他来会遭遇什么,她不想欠他,可冯澈没能让她把话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