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不知故

      广城的春末,天气就已经炎热了起来,虽然还没正式立夏,空气里面却已经带了一层热浪。
    荆以行骑着一辆纯黑的山地自行车路过便利店时,“吱呀”一声,停了下来。
    进出便利店不一会儿他手上多了一听易拉罐装的可乐,他肩膀上搭着藏青色的休闲校服外套,身上带着蓝边polo衫的胸口处广城一高的校徽清晰在目。
    “喂以行,你看没看我们学校和广大附中还有其他叁校的联考成绩啊?”江源从旁边过来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兴奋的样子溢于言表。
    荆以行打开饮料,一副不在意的表情,“没看,那不是五校高一的联考么,你操什么心。”
    “我倒不是操心他们的成绩,只是听说我们学校连坐十年的第一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终结了,而且还是一骑绝尘。”
    “你来不会只是想说这个吧。”
    作为同校六年的朋友,他可太知道他旁边这位在想什么。
    江源兴奋道:“今天广大附中校庆,我们去看看呗。”
    “没兴趣。”
    “走嘛行哥,反正课都翘了广大附中离我们这么近也不费事的。”
    荆以行觉得无聊可江源没想放过他,最后他还是被死拉硬拽去了广附中。
    正逢校庆所以他们很容易混进去,到了现场的荆以行显然兴致不高。
    现场人很多,转了一圈下来江源要比他高兴多了。
    “哎哎哎以行,看见了吗?”江源指了指他们学校光荣榜上的一张照片,“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女生,宁寒纾,这学习不错人长的也不错哈。”
    江源看着照片评论了一番,
    宁寒纾,这是荆以行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也仅仅是过了一遍耳,根本没往心里去,他甚至都没回头看墙上的照片。
    “请问……是荆以行同学吗?”两个人正说着话,一个女生羞涩的走了过来。
    搭讪这种情况,荆以行遇到不是一两次,他自己都记不清多少回,当然他也没心思记这种东西。
    “我是。”他礼貌回应。
    女生听到回答很开心,害羞问道:“你们来我们学校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儿,我们只是来看你们学校的校庆,凑个热闹。”江源在一旁插话道。
    女生发现他们站在光荣榜前,一眼暼过去就是宁寒纾的照片,女生心里有些失落,“你们也是来看宁寒纾的吗?”
    “什么叫也?”江源打趣。
    “这几天外校来看她的人很多,也是,她学习好长的又好看,这也很正常嘛,那你们先看,我先走了。”
    等对方悻悻走掉,江源感叹,“没想到这女生受欢迎程度这么高,和你当年有的一拼啊,噢不对,你现在也是这个样子。”
    “等等我啊,寒纾……”熟悉的名字在他们身旁响起。
    荆以行刚转身就被人撞了一下,对方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没看路,你没事吧同学?”
    他抬眸,一张他觉得十分熟悉的脸直落进了他的眼中。
    对方头发微卷用发带半绑着身穿一件及膝白色纱裙,身高有超出同龄人的高。
    “宁寒纾?”
    宁寒纾有些疑问:“你……认识我?”这句话是对着江源说的。
    “认识,喏,这榜上写着呢。”江源偏了下头。
    “原来是这个。”她不好意思笑了笑,这个时候的宁寒纾眼睛明亮,双瞳剪水,温柔自内而外的散发着。
    “刚刚没踩到你吧。”她一双眼睛干净极了,关切的询问着正对面的荆以行。
    “没有。”荆以行道。
    “那就好。”
    “寒纾,等会儿汇演就要开始了我们快去后台吧。”孟悦跑过来急着拉起宁寒纾就要走。
    今晚她没自己的正式节目,她只是拉大提琴帮忙给人伴奏。
    以宁寒纾的性格她才不会单独表演什么节目。
    离开之际她再次向荆以行说了声抱歉才走,本来觉得无聊至极的荆以行心里改变了注意,汇演什么的也不是不能看。
    正式表演开始是十分钟后,宁寒纾她们是第二个节目,主持人报完幕灯光紧接着熄灭,再次亮起的灯光聚焦在台上的孟悦和她左侧后方已经准备就绪的宁寒纾身上。
    荆以行的目光全部落在她身上,宁寒纾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她。
    一年前的夏天,差不多也是现在这个时节。
    他的父母才过世不久,他一人回到了景云路的家独自居住,离社区600米的地方是亚洲最大的室外广场,邻近海边。
    那时他经常性一个人去海边呆,就在那里他碰到了她。
    那时宁寒纾手指搭在空气中闭眼弹奏,广场上放着钢琴曲,她手指按下的每一个节奏和广场喷泉播放的音乐不谋而合。
    能看出来她是快乐且享受的。
    整个过程其实只有短短几秒,但她在他脑海中还是留下了印象。
    在她睁眼对一旁的同学笑的那一刹那,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美好。
    这时候的宁寒纾灵动爱笑,从内而外的散发着一种吸引人的气质,有的人就是天生的焦点。
    她绑着红色蝴蝶结的头发被海风吹的飞舞,其背后是广阔无际的碧海和成片成片的红霞。
    此情此景,不失为一副绝美画卷。
    “想什么呢?”江源用胳膊撞了撞有点出神的荆以行。
    “没什么,我们走吧。”
    他没有看完就选择退场,此时的荆以行对宁寒纾并没有过多的兴趣,他留下来的原因没什么特别的,对于吸引了他注意力的人他就是想随便看看。
    他没想过,他和她之间会有什么后续,这时候的荆以行纯粹对恋爱这回事没有半点兴趣,可命运似乎一直在让他们相遇。
    他们再次相见已经过了一个月,他临近高考却经常不在学校,他的舅舅准备遵循他父母愿望送他去国外读书,荆以行自己对留学没有强烈的想法,他的成绩足以考上国内最顶尖的大学,但留学这件事是他父母一直比较希望他去做的,虽然他们曾经也不强求他,但现在他已经没有可以为他们能做的事了,除了这一件。
    再见宁寒纾的时候,整个广城市已经完全进入了夏天,夏天的广城雨水天气特别多,那天他坐在车里看见了正在地铁口准备撑伞离开的宁寒纾,她独自一人带着耳机脚步轻快的往家的方向走。
    她穿着广大附中的西装制校服,路上不时也有广一高的学生从她旁边经过,地面的雨水泛着霓虹灯光的色彩。
    这个路口的红绿灯时间很长,他以为她会就此回家,没想到她却向一个小女孩走了过去,那个女孩没有伞大概是被雨困住了,两人说了几句她就牵着小女孩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那个方向和他回家是同方向。
    “舅舅,车里有伞么?”
    他舅舅荆仁不解的看他:“有啊,怎么了?”
    “就送我到这里吧,也没几分钟的路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鬼使神差的下车,但他的内心就是想跟上去。
    两个人前后二十米的距离不到,宁寒纾没有发现后面的他。
    这段路上人不多,雨也小了下来,偶尔他能听到她们之间的谈话。
    小孩子说话声音是掩饰不住的开心,“姐姐上高中好玩吗,我妈妈说以后我也会上高中。”
    宁寒纾故作思考,“嗯……有好玩的地方,也有不好玩的地方。”
    “那什么地方好玩呢?”
    “可以见到更多的人,选择自己喜欢的学科。”和小孩说话,她的声音不自觉也变得可爱起来。
    荆以行听见她们的谈话,心里不禁觉得宁寒纾有些无趣但他又想听人家说话,所谓口嫌体正直也就是他这样了。
    选择自己喜欢的学科在她这里都能算好玩的事,怪不得她能终结广城一高的十年神话。
    “玉玉,你怎么自己回来了?!”宁寒纾送小女孩刚到立交桥下,女孩儿的母亲就火急火燎的骑着电动车迎面赶来。
    “刚刚雨太大了,不知道妈妈什么来就和这个姐姐一起顺道回家。”
    “唉呀真是麻烦你了小姑娘,我下班晚没想到雨这么大接她接迟了。”
    小女孩的母亲连忙道谢,还想力邀宁寒纾去家里吃饭,不过宁寒纾还是婉拒了,“没事儿,我也是顺道而已,你们先回吧,我还要等个朋友。”
    顺道?荆以行大概猜到她为什么说这种谎话,为了不让小女孩有负担感,她应该说自己顺道走这条路。
    “谢谢谢谢,真是谢谢你啊小姑娘,那我们先走了。”
    “没事,你们先走吧,再见。”
    “姐姐再见。”小女孩挥手跟她告别,宁寒纾也笑着挥了挥手。
    目送她们离开后,宁寒纾舒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前面有个公交站刚好可以到她家楼下。
    荆以行放慢了脚步,宁寒纾站在公交亭下伸出手,冰凉的雨水落进她的掌心,她收回手看了看随即悠哉悠哉的望着公交车来的方向。
    他握着伞柄意欲上前,行动永远不会骗人,他这样做无非是想引到她的目光。
    怎么说他们也有过浅显的一面之缘,她该会记得自己。
    但这次上天并没有给他机会,他想过去的时候宁寒纾已经上了公交车。
    就这样,她站在车厢里与他相遇而过,她并没有看见外面撑伞的他,也没有注意到有这样的一道目光正在随着她的方向而移动。
    在某些第六感的感知能力上,宁寒纾还蛮差的。
    他抬头看着她离自己越来越远,目光不自觉变得有些暗,最后还是转身而去。
    雨幕之下,一个高大的少年独自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走在大雨之中,没人知道他刚刚心里压抑下了怎样不得公布于人的想法。
    苦闷的高叁每天都在和各种卷子打交道,像广一高这样的王牌学校学习压力只会更大,但荆以行没有什么烦恼,一来他自身能力本身就好,二来他根本不用参加高考。
    在所有同学包括江源都在奋笔疾书的时候,他时常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游走在各个酒吧,可他每次都待不了多长时间,对这环境他不是很喜欢。
    当酒精都掩盖不了他内心的空虚感时,他脑海里好几次闪过一个身影。
    到底是什么时候不自觉留意她的,荆以行自己其实也说不清,广城一高和广大附中两个学校离的特别近,十分钟的路程,一群人里面他几乎很多次都可以轻易看到她。
    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明媚的笑意,被陌生人搭讪时也会露出不知所措紧张的色彩。
    吃到好吃的东西会露出满足的表情,更多时候她是恬静的。
    “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市图书馆内,她一开口他就听到了她的声音,两个桌子相邻,即使她的声音很轻他也依旧有捕捉到。
    他抬眸看到熟悉的身影。果然,他没有听错。
    得知那个位置没有人她舒了一口气,心想,还好来的算早。
    就算已经时常身处年级排行榜第一的位置,她看起来还是格外努力。
    他没记错的话,她不是才高一么?
    很快他的疑问就有了解答。
    “寒纾,”她的朋友小声叫她,“我们为什么要过一会儿才去看电影啊,我们又不是高叁也不用这么拼死拼活的学吧。”
    “我想去我哥哥的学校,我想更稳一点。”
    她对面的女生叹了口气,“好吧,那我们先学会儿就去看电影好不好?”
    “好。”宁寒纾答应的很开心。
    他第一次觉得江源的提议很不错,今天来图书馆是个好时机。
    江源不知他在看什么,一副认真的样子,问:“看什么呢?”
    荆以行收回目光,“没什么。”
    他的语气很淡,有点儿闷。
    他们两个的座位只要宁寒纾抬头目光往前方看肯定就能看到她,可宁寒纾到离开都没有往他这边看一眼。
    少年第一次感受到失落,他根本不清楚自己的这种表现叫做“喜欢”。
    宁寒纾的青春记忆里没有一点儿是和荆以行有关的,那次短暂的交谈她甚至也全无印象,可荆以行的青春记忆却有很多关于她的影子。
    究竟这个人什么时候进入到了他的心里,好像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等他真正发现思念一个人的时候,那时候他已经在国外了。
    他不觉得他们会再相见,这段还没有萌芽的感情就此消散也没什么不好。
    荆以行以为短暂的心动终究会遗忘,直到后面两人在养老院无意相遇后,他的心又重新被勾起。
    第一次见面他就直接叫出她的名字,换来的是她迷惘的眼神,这时候的她不再似年少时那样脸上经常带着笑意,整个人也变得沉寂了许多。
    她变了,他也在变。
    喜欢就要出手不是吗?年少时的荆以行很会忍耐,对爱情的态度就是有无皆可,虽然他也有过比较黑暗的想法,比如他无意看到她因为喝水而变得更加水润的双唇时,他很想知道如果他吻上去,会是什么滋味?
    现在的荆以行就不会只是想,他绝会付诸于行动。
    “宁寒纾,我们这次要来日方长才行。”
    在他压着她深吻时,他内心如是想到。
    首-发:roushuwu.me (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