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出嫁,梳妆打扮

      全身上下抹完香粉之后,沐纤离已经饿得不行,可那嬷嬷却只让柳心准备了些,素菜和白粥让她吃。而且,还不准她吃多了,还说这是规矩,所以她压根儿就没有吃饱。
    吃完早饭之后,她原本以为能歇歇了。那知道,那嬷嬷又要开始给她绞面,生生的把她脸上的寒毛一根根的全给绞了下来。
    绞完面之后,那嬷嬷便开始给她上妆。不得不说,这嬷嬷化妆技术不错,化得她是娇媚动人,十分漂亮。上完妆之后,云夫人便带着云婉仪,和荣亲王妃一起进了秋梨院儿。
    因为沐纤离母亲早亡,在这皇城之中也无个女性长辈。于是,皇太后便特地让了荣亲王妃和云夫人来为她梳头。
    她们进院子的时候,沐纤离还未穿上喜服,只是上了妆,穿着常服披散着头发。可是光就是这样,也让荣亲王妃和云夫人还有云婉仪惊艳了一把。
    “纤离你今日真美?”云婉仪满是惊艳的跑上前,抓着沐纤离的手,看着她的脸毫不吝啬的赞美道。
    都说,女儿家出嫁那一天是最美的,果真是不假。
    “当真是漂亮,老七那孩子是捡到宝了。”荣亲王妃也笑盈盈的看着沐纤离说道。这丫头,与她娘亲一样好看,不过比起她娘亲,她的美又多了一份英气。
    这也难怪,自己家的那混世魔王会对她情有独钟。可惜,她喜欢的是老七,自家的那混世魔王,今生今世是没机会了。不过,若是当初她未将这混世魔王骗回来,而是他去了西岐,救了她。今日,这办喜事的,会不会又是她荣庆王府呢!不过,事已至此,再想那些也无甚意义了。
    云夫人也道:“七皇子是好福气。”
    说起来,这云夫人心中还颇有些遗憾。她可一直都是很看好,纤离这孩子的,也一直想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儿的。可是,她那蠢儿子,没那个福气。
    沐纤离拉着云婉仪的手,给荣亲王妃和云夫人见了礼,对二人道:“荣王妃,云夫人快快落座吧!”
    “还叫荣王妃?孩子,你可该改口了?”荣亲王妃打趣儿的看着她说道。
    沐纤离抿了抿唇,有些害羞的笑着叫了一声:“皇婶。”
    “诶,这才对吗?”荣亲王妃应了一声,笑着与云夫人一同落座。
    入座之后,在秋梨院儿帮忙的机灵丫鬟,忙上了茶点瓜果。
    云夫人喝了一口清茶,眼睛忽然飘到了沐纤离的腹部。虽然她穿的是齐胸襦裙,可是这座下来之后,便能很明显的看到腹部隆起来了。
    “这是有三个月了吧?”她看着沐纤离的肚子问道。
    沐纤离垂首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点了点头道:“刚满三个月。”
    闻言,云夫人看着荣亲王妃道:“三个月肚子就这么大了,会不会是双生子啊?”
    她当初怀天儿,和婉仪时,三个月的时候,这肚子可还半点儿都看不出来呢!
    荣亲王妃也看了沐纤离的肚子一眼,答道:“母后她老人家也说可能是双生子,我看着也像。再过两月,让太医瞧瞧便能断定。”
    “这哪里还太医瞧,肯定是双生子,七皇子好福气啊!”云夫人羡慕的说道。转念一想,沐纤离生了双生子,不但能为七皇子留下后。日后,就算七皇子走了,她有一双儿女,或者一双儿子,日子也不会太孤单。
    要说这七皇子,和这沐纤离两情相悦,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二人能在一起,本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但是唯一不好的便是七皇子命不长,活不过三十岁,也不能陪她终老。
    “我瞧过那些双生子,长得一模一样。纤离你能生两个一模一样的孩子,实在是太有意思了。穿一样的衣服,梳一样的头发,别人都认不出来呢!来,让我摸摸你的肚子,我沾沾喜气儿,日后也生一对儿双生子。”云婉仪羡慕的说着,伸出手去摸沐纤离的肚子。
    沐纤离也不躲,大大方方的让她摸。
    云夫人闻言直摇头,看着云婉仪嗔怪道:“你这丫头,好不害臊。连婆家都还没有呢!便想着生孩子了。你若是想生,就赶紧找个婆家先。纤离与你一般大,都要当两个孩子的娘亲了,你瞧瞧你自己,却连婆家都没有。”
    说起这云婉仪的婚事,云夫人是操碎了心。上门提亲的人不少,亲朋好友介绍的人也不少,那个不是家世显赫的青年才俊,可这丫头却偏就没一个看上的。眼瞧着都快要十八了,可急死她这个人当娘的了。
    云婉仪扬着下巴,摸着沐纤离的肚子,看着自家娘亲道:“等我如同纤离一般,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子。自然便有婆家了,只是母亲你到时候可别舍不得,不让我出门儿。”
    “你若能嫁出去,我便要烧高香了,如何会不让你出门儿?”云夫人半开玩笑的说道,引得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四人说笑了一番,时辰差不多了,沐纤离便换上了喜服,由着荣亲王妃和云夫人替她梳头。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
    听到荣亲王妃,嘴中念念有词的为自己梳着头发,沐纤离心中忽然有些泛酸。若是,她母亲还活着,今日替她梳头的便是她母亲了。
    看着镜中穿着红色喜服,明眸朱唇的娇美女子,她才有了一种,她今日要嫁人了的感觉。上一世,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亲生子,也从未想过自己会不顾一切的去爱一个男人。想着今天便要嫁给她最爱的男人,离开这住了一年多的将军府。她心中有些激动,有些喜悦,却又有些伤感。
    这里是她的家,有她的父兄。如今,要离开此处,去与别人组成一个家庭。她又怎能不舍?怎能不伤感呢?
    给沐纤离梳好头之后,荣亲王妃又将纯金打造的精致凤冠,戴在了她的发鬓之上。接着,又给她的眉心,用朱砂胭脂描了朵牡丹。给她的脖子上,戴了一个精致的金锁项圈,手腕上戴上了一对儿镂空的凤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