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一目了然,无需多想

      东陵珏立在榻前,浑散发着冷冽的杀气。他方才在屋顶上,将他这太子哥和皇后的话,都听了个清楚明白。好一对儿狼狈为奸的恶毒母子,将阿离偷出秋梨院儿,想要对她不轨不说。还想,倒打一耙,反污蔑是阿离勾引设计他。他们可当真是好手段,好算计。当初,明明是他们嫌弃阿离在先,不想让她做太子妃。如今,阿离要嫁给他了,他们却使出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意图,来个生米煮成熟饭,让阿离只能嫁给了太子不可。此等卑鄙小人,竟然是他东陵国的国母和储君,实乃东陵之不幸。
    方才看到东陵烬炎这禽兽,坐在阿离身上,他忍住了怒气,才没有杀了他,而是将他扔在了墙角。
    既然他们能做出这样下三滥的事情来,那么他自无需,给他们留下情面。看到榻上的沐纤离,衣领微开,脸色也因为闻到了那情缠,而开始微红,他忙掏出随身携带的解毒丸,捏着她的下颚,给她服下。
    本来已经准备入睡的皇后,听到偏房发出的大动静,忙套上了长衫,带着人往偏房而来。
    外面的府兵,听到院中的动静,便忙拍起院门儿来。
    “我们乃将军府兵,听到院中动静,前来护驾。”
    皇后方走出房门,便听到府兵敲门儿,只得吩咐看门的嬷嬷,先别开门。太子房里出了何事?她们还不知道,自然不能直接放府兵们进来。
    “噗……”东陵烬炎又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因为那破洞中掉下的木渣和灰迷了他的眼睛,他只能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榻前,却看不清那人的脸。
    “你是何人?竟敢伤本太子?”他痛得咬牙切齿的对这那白衣人说道。
    “我是何人?太子哥你都要玷污臣弟之妻了,还不知道臣弟是谁吗?”东陵珏背手而立,冷冷的看着坐在墙角十分狼狈的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白色的裤衩的东陵烬炎说道。
    “老七?”东陵烬炎惊呼出口,万万没有想到,这破顶而入,还伤了他的人竟然是老七。谁能告诉他,这老七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他与纤离表妹还未成事儿,这老七竟然闯了进来。如今,这谁设计谁?一目了然。此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势必会惊起他舅父。到时候舅父他们一来,发现他要对纤离表妹不轨,这事儿势必会闹到父皇哪儿去。若是闹到父皇哪儿去,他便完了。明明已经中了情缠的他,现在竟然从心底感到发凉。
    “炎儿,出了何事?”皇后带着两个嬷嬷和,四个随她出宫保护他们安全的大内侍卫,推门走进了屋内。
    看到屋内的狼藉,和嘴角沾着鲜血,光着上身,坐在墙角的太子,皇后和她身后的人皆是一惊。
    “炎儿!”皇后大叫一声,忙朝自己的宝贝儿子跑了过去。
    随她进屋的嬷嬷,忽然看到站在床榻前的东陵珏,吓得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叫了一声:“七皇子。”
    这七皇子怎么会在此处?
    听到嬷嬷喊七皇子,皇后四下看了看,然后便看到了站在榻前,周身散发着寒气的东陵珏。
    “老七你怎么会在这儿?”皇后心中不由一慌,脱口而出。
    这屋顶破成了这样,太子也受了伤,这势必也是他干的了。
    东陵珏发出一声冷笑,嘲讽的看着皇后道:“我若不在此处,明日我的新娘,怕是便要变成别人的了。为了让阿离不嫁给我,而嫁给太子,皇后娘娘你竟然想出此等阴损招数,让太子做出玷污弟妻之事来。我倒是要看看,若是父皇知道了,会如何处置?”
    若是皇上知道她母子二人合谋,强行玷污离儿这丫头,她不但会被皇上打入冷宫,炎儿的太子之位,说不定也会不保。
    “老七你在说什么?本宫听不明白。”皇后目光微沉,装着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听不明白,方才皇后娘娘,教太子殿下如何用情缠?如何设计诬陷阿离?我可都听了个清楚明白。”如今他都抓到现场了,这皇后竟然还能否认,装着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呵呵,这可当真是年纪大,段位高啊!
    原来,他早就到了,还将她们的计划,听了个清楚明白。皇后目光阴森的看着东陵珏,对大内侍卫命令道:“七皇子东陵珏,谋害储君,其罪当诛,尔等还不快速速将他拿下。”
    这个老七,今日是留不得了。无论如何,今日她都不能让他活着走出这个房间。否则,要完的便是她和太子。
    “是!”那四个大内侍卫领命,拔出明晃晃的大刀,朝东陵珏砍了过去。这是个大内侍卫,是皇后的心腹,完全听命与皇后,当皇后说出,其罪当诛时,他们便知道该如何做了。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娶七皇子性命。
    东陵珏毫无畏惧,赤手空拳的跟那是个大内侍卫交上了手。区区四个大内侍卫,便想要取他的性命,这皇后似乎也太小看他了。
    忽然一个大内侍卫,从怀中掏出一把粉末,朝东陵珏的脸撒去。
    用毒?卑鄙!东陵珏心中暗骂,忙用宽大的袖子一挡,同时也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也就是称这个空档,一个大内侍卫的刀刃,刺入了东陵珏的肩胛。
    东陵珏痛得蹙眉,眼睛尽是杀意,抬脚将那侍卫狠狠踹开,连着那刀刃也从他的肩胛被拔出。鲜红的血喷涌而出,瞬间便染红了他的整个肩膀。
    皇后本想让嬷嬷,去将榻上的沐纤离带走,好制造东陵珏谋害储君的现场。此间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那些府兵势必会去通知兄长。她必须在兄长赶到之前,让人把沐纤离带出这个房间才行。可是东陵珏虽然在与四个大内侍卫交手,但是,却离开那床榻的半米范围之外,她们根本无法近身。
    院门儿外的府兵,听到里面传出那么明显的打斗声,也不叫门了,直接撞门进了玉华院儿。
    “大胆,你们怎敢硬闯。”那守门的嬷嬷,大声呵斥着他们,张开双臂拦住他们的去路。
    府兵们也不管她是谁的人,直接将她推开,朝传出打斗之声的偏房而去。他们直接冲进了房间,见东陵珏衣衫被血染红,正在与皇后带来的四个大内侍卫交着手。而他们家大小姐,不省人事的躺在榻上,衣衫微微有些凌乱。而那太子殿下,光着上身,全身绯红,看着像是受了伤的模样。而最关键的是,那太子殿下的某处,此刻还立着。
    看到这些,府兵们脸色皆是一黑,心中愤怒难当。这太子殿下,想对他们家大小姐做什么?一目了然,根本无需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