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兄妹相遇

      水琉璃一心想要那忘情丹,却没想到她爹不但将忘情丹毁了,还将那药方也一并毁了。
    “那爹你可还记得药方?”她不死心的继续追问道。她爹记性甚好,一般看过一边的药方便能记住。更何况,她爹还曾经炼过那忘情丹,他应该是记得药方的吧!
    水无痕蹙眉,开口道:“你是想让何人忘情,如此想要那忘情丹?”
    这丫头从小便喜欢珏儿那小子,莫不是如今,得知珏儿活不过一个月,便想服了那忘情丹忘情,忘了珏儿吧!
    水琉璃咬了咬唇道:“爹爹你莫管,你只管将药方告诉我便是。”
    “告诉你又有何用?那忘情丹,根本就不能让人忘情。”没有用的药方,告诉了她半点儿用处都没有。
    “怎么会?不是说那忘情丹,能让人忘情么?怎么又不能让人忘情了呢?”虽然知道她爹不会骗人,但是她却还是有些不相信。与其说是不相信,还不如说她是不愿意相信。
    水无痕背着手,朝前走了两步,看着窗户的垂柳道:“情起于心,渐儿深入骨髓,岂是区区丹药,便能使人忘情的。若是区区一枚丹药,便能使人忘情,这世间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为情所困,被情所苦呢?”
    若是那忘情丹,真能忘情,他也不会每每午夜梦回,都梦到那个他想忘记的人了!因为他吃了忘情丹,并没能忘情,所以才将那忘情丹和药方都给毁了。
    水琉璃握紧了袖中的拳头,这么说来,她没有办法,让师兄忘记沐纤离那个贱人了。她希望能用忘情丹,来让师兄忘了那个贱人,可是却没有想到,那忘情丹竟然没有用。
    狄戎边境
    沐景凌穿着一袭便衣,乔装成皮毛商人,带着影卫们到达了狄戎边境。
    一个熟悉狄戎的亲兵,指着不远处哟莫五百米高的大山,对他道:“只要过了那座大山,咱们便可以进入狄戎地界,再朝北方行个四五日,便能达到极北之地了。”
    沐景凌抬头看着那翠绿的大山,叹息着道:“极北之地那般寒冷,也不知道小妹可有被冻坏。”
    他家小妹体寒,可受不住冻。
    “少将军放心,小将军也不是小孩儿了,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的。”刘程出言宽慰道。
    “嗯……”沐景凌点了点头,对身后的一众亲兵和暗卫道:“那咱们尽快赶路,早一些与小妹汇合。”
    “是!”众人异口同声的应道,随后扬鞭策马,朝那座大山而去。
    沐纤离骑着马,穿过山林,跨过荆棘,日夜兼程行了两日,终于出了狄戎国境。这两日,她连眼睛都不眨,昼夜不休的赶路,累了就拍拍脸让自己保持清醒,饿了,便吃从赛家带出来的馍馍充饥。
    坐在马背上的沐纤离,用鞭子轻轻抽打这马屁股,催促着马儿前行。两日两夜的赶路,她身下的马儿,很明显有些撑不住了。只是现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的,她也没有办法换一匹马。她现在好想念奔雷,奔雷不但跑的快,而且还很耐跑,像永远都不会累似得。
    “哎哟……”忽然骑着马儿的沐纤离,蹙着眉痛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这肚子忽然一抽一抽的痛了起来。她本想忍一忍,继续赶路,可是这肚子是在是痛得她厉害,她便让马儿停下,下了马。让马儿在路边吃草,而她自己则是走到一个树荫下坐下休息。
    “怎么会这般疼?难道是吃坏了肚子,那馍馍也没坏,应该不会吃坏肚子吧?"她用双手抱着肚子,额头上开始冒出豆大一颗一颗汗珠。
    “哎哟……”她不由的痛得叫出了声,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来月事了?不对,来月事的痛,不像这样的。而且,她原本应该来的月事,也已经推迟了许久。
    忽然她感觉到身下传来一股湿热之意,她伸手一摸,再抬手一看,发现手上尽是鲜血。
    “难道,真的是来月事了?”可是她的月事,经过东陵珏配的药调理,每次来都已经不痛了啊!这次,怎么又会痛的如此厉害?难道是因为,在极北之地又受了寒的缘故?
    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听到一阵马蹄声,朝不远处传来。她忙忍着腹痛,躲入了一旁的灌木丛中。然后朝正在路边吃草的马儿,扔了一个石子儿,让它离开此处。
    马儿被石子儿打中之后,便撒丫子跑开了。
    沐纤离在灌木丛中蹲了一会儿,便看到一队人马策马儿来。为首的人,戴着斗篷她看不清他的模样,她看着他们从她面前跑过。
    忽然当一个骑着马的高大男子,从灌木丛前跑过时,脸朝这边看了一眼,她便看到了一张十分熟悉的脸。
    “刘程?”她没看错,那个人分明就是刘程。难道,这群人是沐家的人?他们现在出现在狄戎边境,定是知道她去了极北之地,想去极北之地寻她。
    她连忙从灌木丛中站了起来,冲着已经朝面前跑过的人马大声喊道:“刘程,我在这儿。”
    刘程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喊自己,转过头一看,只见,他身后不远处的灌木丛中正站着一个姑娘。虽然那个姑娘,穿着狄戎人的服饰,梳着狄戎人的发型,但是他还是第一眼便认出了她来。
    “小将军?”刘程惊得大叫出声。
    听到刘程喊小将军,原本还在策马奔腾的亲兵和暗卫们,都纷纷停了下来转过了头,看着站在灌木丛中的沐纤离皆是一惊。
    “小妹。”跑在最前面的沐景凌也转过身,看到沐纤离之后,便打马扬鞭朝她跑了过去。
    “哥哥?”沐纤离没有想到,她哥哥竟然也来了。与家人久别之后,如今重逢,她竟有些鼻酸眼热。似要把自己这些日子,受的委屈,受得苦,都宣泄出来,哭给他看,说给他听。
    “嘶……”她腹内忽然有一阵绞痛,痛得她脸色发白,倒吸了一口气。
    沐景凌策马上前,翻身下马,一个箭步上前,紧紧将沐纤离抱在了怀中。
    “小妹当真是你。”沐景凌惊喜的搂着她说道,他本想去极北之地去找小妹,没有想到却在这半道上碰上了她。
    “哥哥,是我。”肚子好痛啊!方才那一阵绞痛,好像抽干了她身上所有的力气一般,若不是哥哥此时抱着她,她都要倒地上了。
    “太好了,快让哥哥瞧瞧你。”沐景凌双手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推开,想要好好瞧瞧他这许久未见的妹妹。可是一看到沐纤离的脸后,他便露出了担忧着急的神色。
    他家小妹脸色惨白,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眉头紧蹙似乎在隐忍着什么一样。
    “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受伤了?”沐景凌焦急的问道。
    沐纤离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来了……”她本想跟沐景凌说,她只是来了月事而已,可是她这话还没有说完,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小妹……”沐景凌将她抱在怀里,紧张的大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