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叫沐纤离

      明日不管她好没好,她都必须得离开了。由此去药王谷,少说也得二十多天。现在离两月之期,不过月余。所以,无论如何,她明日都得离开了。
    虽然沐纤离不能说话,赛花还是忍不住雀跃的对她道:“呼邪首领是咱们大王的舅舅,听说,明日大王还要从雁城前来为他祝寿呢!明日,说不定还能有幸看到大王呢!对了,听说明日勇士比武的获胜者,若是被大王看重,便能成为大王麾下的勇士呢!真希望大哥能在明日拔得头筹,这样,我们一家人便能去雁城了。”
    虽然草原很好,也是他们的故乡。但是谁不想能在国家的都城生活呢?而且,大丈夫便是要出人头地,建功立业的,总不能让大哥和二哥一直待在草原上放羊啊!
    大王?沐纤离侧头看向了赛花。她口中的大王,应该就是拓跋弘了!明日拓跋弘要来,那么她更得赶快走了。若是被拓跋弘发现,她在他的底盘儿上,她就插翅难逃了。
    喝完牛奶,吃完馍馍之后,沐纤离把药喝了。喝完药后,她便又睡下了。
    中午的午饭,是赛雷送进来的,午饭是烤馍和一碗鸡肉。
    沐纤离看到那一碗鸡肉,微微有些惊讶,她记得赛家是没有养鸡的,想来这应该是野鸡肉吧!
    “这野鸡,是我今日出去打的,小妹手艺不好,你将就着吃。”赛雷把馍馍和鸡肉,放在了靠着榻的柜子上,把筷子递给了她。
    她病了,自然是要吃些好的,他听说这野鸡肉补人,吃过早饭之后便去打了两只回来。中午炖了一只,还有一只留着晚上炖给她吃。这傻丫头太瘦,看起来也太弱,可得多吃些补补才是,不然日后不好生养。
    沐纤离感谢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个赛雷说话不讨人喜欢,这心地倒是蛮好的,还去打野鸡给她吃。因为装鸡肉的碗太大,她不方便端着吃,便坐在榻边儿上,拿这筷子直接夹碗里的鸡肉吃。虽然赛花的手艺不怎么好,但是这野鸡肉香,吃着还是挺好吃的。
    看着沐纤离啃着馒头吃着肉,吃得十分的香,赛雷很有成就感的勾起了唇。看来,自己打的野鸡,这傻丫头很喜欢吃嘛!
    吃着肉的沐纤离始终感受到一算视线注视着自己,她便从碗里夹起了一只鸡腿儿,递给了他。他送完饭也不走,看着她吃,应该是想吃这野鸡肉吧!
    见沐纤离吃肉,还不忘给他吃,赛雷心中十分高兴,摇着头道:“我不吃,你吃吧!”
    这傻丫头还是想着他的,也不枉他费心去给她打野鸡。
    ‘不吃?不吃你看着我干嘛呀!’沐纤离啃着鸡腿儿暗自腹诽道。
    “二哥,快些出来吃饭了。”外面的赛花,见赛雷进屋送个饭久不出来,便扬声喊道。
    “就来!”赛雷朝着外面应了一声,随即看着沐纤离道:“你慢慢吃,我出去吃饭了。”
    沐纤离点了点头,只希望他能快些出去。这样一直被他盯着吃东西,她会消化不良的。
    翌日
    喝了两天药的沐纤离,已经大好。但是为了防止,赛花拉着她去哪个什么首领寿辰的篝火晚会,她便装着一副十分难受起不来的样子。
    直到了下午,她还在榻上躺着,无法起身。
    赛花早已经换上了最漂亮的衣服,梳妆打扮了一番。见沐纤离还十分难受,不能起来,心中十分遗憾。
    “那巫医太没用了,你都吃了两天的药了,却还没好全。”赛花把沐纤离的病现在还未好,都怪到了那巫医的头上。
    她拉着沐纤离的手,满是遗憾的道:“我想和云妹妹你一起去来的。”
    赛雷看着榻上的沐纤离,想了想道:“小云儿病还没好,需要人照顾,我今天便不去了,大哥你和小妹一起去吧!”
    反正,他也不是什么草原勇士,对那勇士比武也没什么兴趣。还不如留下来,照顾小云儿,留她一个人在家,他也实在是放心不下。
    沐纤离连连摇头,示意她不需要人照顾,让他们三个人都去。他们三个都走了,她才能走的跟方便一些。可是这三兄妹,压根就没看她。
    “也是,阿云的确是需要人照顾。”赛天摸着下巴说道。不过,他这个弟弟,一直都很想见大王的。今日大王是要来为首领贺寿的,只要去了便能见到。可是自己的这个弟弟,竟然为了照顾阿云,而选择了不去。难道,他是看上阿云了?
    “二哥,那云妹妹就交给你照顾了。”赛花抓着赛天的手说道。
    赛天拍了拍胸脯道:“你们放心的去吧!小云儿就交给我了。”
    看着他们就这么决定了让赛雷留下来照顾她,沐纤离的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他们在做决定之前,能不能看看她啊!她不需要人照顾啊!
    赛天和赛花一起骑马走了,家里便只剩了赛雷和沐纤离两人。
    “你渴不渴啊?我倒点儿水给你喝?”赛雷看着沐纤离问道,倒是十分细心,有那么一点照顾人的架势。
    不渴,沐纤离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冷不冷?要不要再盖一床被子?”
    不冷,继续摇头。
    “那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牛奶,烤馍。”
    不饿,持续摇头加翻白眼中。这才吃完饭没多久,那里会饿得那么快。
    赛雷看见沐纤离翻白眼,想定是自己吵到她休息了,便不在说话,坐在一旁看着她。
    ‘他就不能出去一下吗?待在屋里干神马?’沐纤离忍不住在心里咆哮。他在屋里守着,她什么都做不了。
    过了半个时辰,赛雷依旧还在屋里守着,看着躺在榻上的沐纤离。
    沐纤离看时候不早了,想着天黑了不好赶路,便掀开被子起身了。
    见她下榻了,赛天先是一愣,随即站起身朝她走过去道:“怎么起来了?可是饿了渴了?”
    沐纤离没好气的看着他道:“上茅房,怎么?你也要跟着去吗?”
    “你、你……”赛雷震惊的看着她说不出话来,她不是哑巴么?怎么会说话?难道是他听错了?不对!他没有听错,她确实是在说话。而且,这说话的声音还十分悦耳。
    他捋直了舌头,拧眉看着她问道:“你会说话?”
    “这不明摆着吗?”沐纤离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说道。
    “既然你会说话,为何还要装哑巴?”赛雷的声音中,带着被欺骗之后的愤怒。她既然会说话,为何要还要装哑巴骗他们?她有何目的?
    见赛雷生气了,沐纤离也感到有些抱歉,因为,她的确是为了省事儿,而骗了他们。
    “这个,我等会儿自然会告诉你。”她说完,便伸出手,朝赛雷的定身穴点去。
    赛雷也是个会些拳脚的人,一个闪身躲过,看着沐纤离质问道:“你想干什么?”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让你稍微安静一些而已。”沐纤离说着,又朝赛雷袭去,就想把他给定住。
    赛雷自然不会乖乖的给她点穴,一来二往,两人便交上手来。赛雷虽然会些拳脚,人高力气也大,但是他终归不是沐纤离的对手,最后还是被定住了。未了防止他大叫,引来附近的人,沐纤离还点了他的哑穴。
    把他定住之后,沐纤离便开始收拾东西。她用一块布,装了她前日穿到赛家,已经被烤干的衣服,又装了几个馍馍当干粮。
    赛雷看着她收拾东西,便知道,她这是要离开了。虽然气她欺骗了他们,更不知道她是好人还是坏人,他却依旧不想她走。
    收拾完毕之后,沐纤离把包裹背在背上,走到赛雷面前。从他的腰间,抽出他的匕首,插进了自己的短靴里。
    “这两日,多谢你们的照顾,我今日必须得离开了。骗了你们,我十分抱歉,但是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是东陵国人,东陵和狄戎才打了仗,为了避免你们把我抓起来交给官府,我才故意装哑的。”沐纤离说着,从怀里掏出钱袋,从钱袋之中抓了一把金叶子出来,塞在赛雷怀里道:“这些金叶子,便当做这几日,你们照顾我的谢礼了。”
    她竟然是东陵国人?赛雷大惊。她既是东陵国人,且身手非凡,她到狄戎来又有和目的呢?
    “好了!”沐纤离呼出了一口气,朝他拱了拱手道:“我该走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无期。”
    她日后亦不会再来狄戎,他们今生怕是也再没相见的可能,自然便是后会无期了。
    “唔唔唔……”见她要走了,说不出话的赛雷,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不要做,就算要走,也告诉我你究竟是何人?
    听到赛雷唔唔的叫声,沐纤离看着他道:“你可是有话要说?”
    不能点头,不能说话的赛雷,眨了眨眼睛。
    沐纤离犹豫了一下,还是解开了他的哑穴。他既然有话要说,那么她便让他说吧!若是他要大喊叫人的话,她再点了他便是。
    “你的全名叫什么?云可是你的真名?”被解穴之后,赛雷便立马开口问道。
    沐纤离想了想,看着他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我的全名叫做沐纤离。”
    她说完,便直接点了赛雷的哑穴,不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她没有想到,赛雷会问她的全名。这次,她不想再骗他,所以告诉了他她的名字。她与拓跋弘打过仗,还伤过他,赛雷不可能不知道她是谁,所以她不能再给他说话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