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夫妻之实

      轩辕无命看沐纤离的反应,便想她应该是不知道,她的情郎身体的真实情况,便点着头道:“没错,就算这次他的寒毒不发作,最多也就只能撑过今年。”
    原来如此?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她明明感觉东陵珏是喜欢她的,他也曾经多次舍命救她,他却在她表白之时拒绝她了。他定是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所以才那般拒绝她的罢!
    然而,是什么改变了他的寿命呢?无需多想,她便想到了他在峻及山上的那一次寒毒发作。那一次十分凶险,那个时候,水琉璃还因为他的寒毒发作而打了她。而且他从药王谷回到皇城之后,这气色和身体比以前差了许多。说来说去,不管是上一次寒毒发作,还是这一次寒毒发作,都是因为她的缘故。
    她心中钝痛,不由苦笑道:“东陵珏,我欠你的,这一辈子怕是都还不清了。”她说完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轩辕无命道:“就算他只能活两个月,我也要他活,你赶紧救活他吧!”
    就算是东陵珏被救活,也只能有两个月的寿命,她也要让这老东西把他救活,因为只要人活着便有希望。
    “不过……”轩辕无命搓着手看着沐纤离,一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模样。
    “不过什么?都这么大年纪了,说话能不磨叽么?”沐纤离有些不耐烦的冲轩辕无命说道。他就不能一次性把话都说完么?那里来那么多不过?他一说不过,她的心便又不由的往上提了起来。
    磨叽?这女娃子竟然说他说话磨叽?若是不是因为他打不过她,看他不好好教训她几句。
    轩辕无命压下心中的火气,耷拉着脸道:“我这里能将你那情郎救活的药材,叫做火莲子。它能牵制住你那情郎身体内的寒毒,让你的情郎活过来,但是这火莲子有一点副作用。”
    “什么副作用?”沐纤离拧眉问道。
    轩辕无命正色道:“火莲子火性极强,用药之后,便会血脉偾张,更会牵引出他体内的欲火。所以,在两个时辰以内,他必须与女子行夫妻之事,否则他便会欲火焚身,血脉爆裂而死。”
    听他说完之后,沐纤离十分无语的扶额。这副作用真特么是够了,她实在是无力吐槽了。虽然她有情感洁癖,但是却也不是扭捏之人。而且,东陵珏也是她喜欢的人,只要能救他,她什么都愿意做。
    “你给他用药吧!”她毫不犹豫的对轩辕无命说道。
    “咳咳……”轩辕无命咳了两声,看着沐纤离道:“那我可用药了,你自己也准备一下,老夫这竹楼可以借你们用一下。”
    哎!他实在是太善良了!这女娃子,对他要打要杀的,他还好心将这竹楼借给她们用。像他这种以德报怨的人,去哪里找啊?
    “多谢!”沐纤离冷淡的道了谢,转身便走了。
    见此,轩辕无命走进了药房,去把他珍藏了十几年的火莲子拿了出来。
    沐纤离出了竹林,走到了水潭边,脱了身上的衣裳,跳进水潭之中。将头发,还有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细细的清洗了一番。
    虽然现在还是白天,但是她却把今天,当做她与东陵珏新婚之夜,这新婚之夜自然是要慎重的。她不管事后东陵珏会如何,反正今日之后,她沐纤离便是他的人。当然,他东陵珏也将会是她的男人。
    半个时辰之后,沐纤离回到了竹楼,此时篱笆小院儿还有竹楼之内,已经没有了轩辕无命的身影。
    沐纤离一进竹楼,一股热浪便朝她袭来。随即,她便看到了坐在床上,血管暴起,双眼发红,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全部撕裂的东陵珏。他瘦弱却有精壮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全身上下的皮肤也是红的,皮肤上面还覆盖着一层汗水。
    “东陵珏……”看着他真的活了过来,她心中甚是欣喜,轻声的呼唤着他的名字,朝他走去。
    坐在床上的东陵珏,听得她的声音,便朝她看了过来。那发红的双眼之中,发出野兽,在看到猎物时发出的精光。
    此刻的东陵珏是没有理智的,他的理智,已经被体内无法释放的火,烧得干干净净。看着一步步,朝他走过来的沐纤离,他长臂一挥,直接把她拉到了床上,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如同野兽一般在她的身上啃咬着,在她陶瓷般的肌肤上,留下了一个个醒目的红痕。
    “呀……”沐纤离不由痛呼出声,但是却没有阻止他,而是用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没有温柔以待,没有任何前戏,东陵珏长驱直入,痛得她忍不住在他的后背留下了几道长长的抓痕。
    都说夫妻之事,是鱼水之欢。但是,此刻的沐纤离除了痛疼,压根儿感受不到一丝欢愉。东陵珏就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一般,毫无节制的在她的身上掠夺。最后,她终于生生的痛晕了过去,就连这一场欢爱是何时结束的她都不知道。
    天近黄昏,寒风渐起,山上的气温开始转冷。
    轩辕无命蹲在篱笆外,用手搓着手臂,听累竹楼内传出的低吼,低声道:“这什么时候才结束啊?老夫该不会天黑了都不能回家吧!”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东陵珏的脸上时,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竹屋,他不由的眨了眨眼睛,心中暗想,这是什么地方?他记得他寒毒发作,在阿离的背上失去了意识。原本以为,这一次他是在劫难逃,没有想到却还能再次感受到阳光的温暖。
    咦!等等,他的手臂上好像枕着个什么东西?
    他掀开被子一看,只见头发凌乱,紧闭着双眼的沐纤离正枕在他的手臂上睡觉。而且,被子下的她,身上什么都没穿。他视线范围内能看到的皮肤上,还有青青紫紫的咬痕。他自己也如同她一般,身上什么都没有穿。
    “怎么会这样?”东陵珏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明白,他二人为何会睡在一起?眼下这情况,发生了什么?作为男人的他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他一个将死之人,怎么能与阿离有夫妻之实?这是在害她啊!
    他轻轻的将沐纤离的头,挪到枕头上,然后坐了起来。他用力的甩了甩头,努力的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很快,昨天他对沐纤离做过的事情,便全部都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他如同野兽一般,不顾她的眼泪和痛呼,不停的在她的身上掠夺。
    “我为何会变成那样?我怎么可以如此对她?”他痛苦的抓着头发,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像发狂的野兽一般伤害沐纤离。
    “咳咳……”
    这个时候,屋外忽然想起了一阵咳嗽声。
    接着他又听到一个稍显苍老的男声道:“女娃子醒了没?若是醒了,把老夫的竹楼还给老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