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寒毒发作,被阵法所困

      奔雷和小狼走后,沐纤离便听到了嘈杂的马蹄声。
    她走到东陵珏身边,将自己的外衣,裹在了他的身上,目的是为了防止他身上的血再流到地上。接着又不顾他的反对,将他背起,快速的往山林的方向而去。
    她们没走一会儿,那守城的官兵便追了上来。他们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和马蹄印,便往奔雷他们所行的方向而去。后续带人追上来的西子墨,也带着人马往那个方向而去。
    沐纤离进了林子后,又背着东陵珏上了山,与他在一处有一个小型水潭的山洞中藏匿了起来。如果西子墨他们按着血迹,和奔雷所去的方向追,那么他们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想到她们还在金都附近,藏在了这大山之中。
    进山洞之前,东陵珏便早已晕死了过去。纤离找了大片的芭蕉叶铺在地上,把他趴着放在了铺好的芭蕉叶上。她在东陵珏的身上,搜出两瓶伤药,还有雪融丸。她先是给他塞了两颗雪融丸到嘴中咽下,随即,又将他后心的箭头拔出,给他上了药,用她干净的里衣包扎好了伤口。
    虽然他并未像上次一样,全身上下覆上一层寒霜,也有呼吸,也有心跳。但是,他身体却越来越冰冷。她升起了火堆,又用手掌贴着他的心口,不断的输出内力温暖着他的心脉。经过上次的事情,她已经明白,他的寒毒一发作,最先冻住的便是他的心脉,所以必须要先用内力护住他的心脉才行。
    山林是寂静的,能听到的声音,除了虫鸣便是豺狼野兽的叫声。
    沐纤离一夜未睡,一直源源不断的给东陵珏输出着内力。天亮的时候,东陵珏依然还是处于晕死的状态。但是,他的身体却越来越冷,心跳也越来越微弱。而且,心脏的位置,开始出现了寒霜状态。然而,沐纤离的内力已经耗尽,再也没有能力为他输入内力了。
    上次,他寒毒发作,是去了药王谷才救回了他的命。所以,现在她必须尽快带他去药王谷才行。药王谷,在灵山之上,离西岐千里之远,日夜兼程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到。以东陵珏如今的情况,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那么久?
    现在也不知道,暗影他们如何了?是生还是死?
    奔雷和小狼还未来寻她,东陵珏现在的情况也等不起,她必须先出了这大山,找个大夫,给他瞧瞧,先想办法压制住他体内的寒毒。
    沐纤离摘了一些野果,裹腹之后,又给东陵珏塞了两颗雪融丸,便把他背了起来,往山背后面走。
    “东陵珏你千万不能有事,不然,就算你做鬼了,我也不会放过你。”她咬着牙,走过一片荆棘,狠狠的对失去意识的东陵珏说道。
    西子墨带着人,追出去百里之远,却依然没有发现二人的身影。而且,追到后面马蹄印也莫名的消失了。
    “这人到底去哪儿了?”骑在马背上的西子墨,看着眼前的荒野,生气的将马鞭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血迹没了,马蹄印也没了,这人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一点痕迹都找不到了。难道,这两人还能插着翅膀飞了不成?
    看到西子墨如此生气,他身后的那些禁军也不敢开口。照理来说,这二人之中有人受了伤,应该跑不了多远才是。可是他们都沿着马蹄印追出百里地了,也没有发现那二人的踪迹。难不成,这二人真有翅膀,会飞?
    没有一丝痕迹,西子墨自然不会向无头苍蝇带着人四处乱找人。虽然现在他们寻不到沐纤离的踪迹,但是,只要她现在还在西岐,那么便有机会能够抓到她。
    西子墨回了金都,让他父皇下了圣旨,更画了沐纤离的画像,全国通缉她。很快通缉她的画像,在西岐国的各个角落随处可见。
    从皇宫逃出来的暗影,也带着十几个成功从西岐皇宫逃出的影卫,四处寻找二人的下落。看到大街小巷通缉沐纤离的画像,他们便知道,二人已经成功逃出,并未落到西子墨的手中。因为东陵珏的身体状况极差,暗影十分担心他的寒毒会发作,所以十分着急的在西岐寻找二人。但是,这西岐这么大,西岐对他们来说,也是人生地不熟之地。想要在西岐寻找到二人,对他们来说也如同大海捞针。
    沐景凌日夜兼程的赶路,在进入金都的前两坐座城池的时候,便看到有人在城门口贴通缉沐纤离的画像。看到那画像和通缉令沐景凌便知道,沐纤离现在已经从西岐皇宫逃出来了。
    他让手下一个会西岐方言的亲兵,找了一个出城的人,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情况。这才知道,他家小妹被人从皇宫中救走,而且已经逃出金都了。
    “少将军,你说这救走小将军的人,会是谁呢?”刘程小声的看着沐景凌问道。他们这都还没有到金都,难不成,救走小将军的是沐家的暗卫?
    ‘东陵珏!’听到刘程这么问,沐景凌的脑子里便冒出了这三个字来。
    “或许,是七皇子的人。”东陵珏的影卫,比起他们沐家的暗卫来说,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也只有他的影卫,才有潜入西岐皇宫,将他家小妹救出来的能力。而且,若是他们沐家暗卫救的人,一定会事先通知他的。
    七皇子?刘程表情别扭的看着沐景凌。心想,这整个东陵国的人都知道,七皇子不喜欢他们家小将军。又怎么会,让人到西岐来救她呢?若是当真是七皇子的人救的小将军,那这七皇子对他们家小将军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啊?
    沐景凌与几十个亲兵,分批进了城,开始四处寻找沐纤离。虽然她现在已经被人救了出来,但是只要她还在西岐,她便是危险的,所以必须尽快寻找到她,或者跟七皇子在西岐的影卫先联系上。
    清晨的阳光照入山林间,山中一片寂静,沐纤离背着东陵珏在一片竹林里心急如焚的乱转着。
    没错,走了整整一天一夜,她还未走出这一座大山。不知道为何,在她走进眼前的这一片竹林之后,她便走不出去了。不管她从那个方向走,她都会走回原来的地方。起初她还以为自己是迷路了,但是渐渐的她发现并不是。这竹林里似乎暗藏着某种阵法,将她困在了这竹林之中,无论她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古代的阵法,都是按五行八卦来布的。碰巧,她对五行八卦一窍不通,自然也没有办法破了这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