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试穿喜服

      这几日西岐皇宫的宫人们都十分忙碌,因为太子殿下西子墨迎娶太子妃的大典还有三日便要举行了。照理来说这太子娶妃的大典,都是提前两个月便要开始准备的。但是这次太子娶妃事出突然,只给了他们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准备,所以便有些忙碌了。
    东宫的宫女儿们也在忙着,布置宫殿,更改着宫殿内的摆设。
    “太子妃娘娘,这是织造司方送来的凤冠和喜服,娘娘试一试吧!若是不合适,咱们好改。”几个宫女儿,捧着喜服凤冠,还有一些饰品走进了殿内,看着歪在榻上看书的沐纤离说道。
    沐纤离抬眼瞧着那红艳艳的喜服和凤冠,便皱起了眉头。这婚期是越来越近,她得赶紧想办法逃走才是!她可不想真的嫁给西子墨哪个禽兽玩意儿。若是她真的成为了西岐的太子妃,她爹在东陵国的处境就有些尴尬了。而且,她自己的心中也有人,她也不喜欢西子墨那个禽兽,所以,她是绝对不能、也不会嫁给他的。
    “拿走!”她厌恶的吐出两个字来。
    “这……”宫女儿们面面相窥,脸上都露出为难之色。
    “太子妃娘娘便试一试吧!莫要让咱们这些做奴才的难做。”一个大宫女儿,脸上带着些哀求之色,看着沐纤离说道。
    这太子妃娘娘不试喜服,若是成亲的时候,这礼服不合身,太子殿下定会怪罪她们的。
    “不试!”沐纤离十分干脆的拒绝了,她们难做,与她何干?
    “无言姐姐……”众宫女儿都求助的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无言。
    这无言姐姐,是太子殿下最信赖之人。而且,与这太子妃娘娘也颇有渊源,或许她能让太子妃娘娘试这喜服。
    “叫谁都没用,我不会试这喜服的,赶紧拿着,看着碍眼。”沐纤离不耐烦的说道,只想那红色的喜服,赶紧从她的眼前消失。
    “太子妃娘娘,求求你了,你就试试吧!”捧着凤冠的大宫女儿,直接跪在了地上。
    “娘娘,求求你了,你就试试吧!你不试,奴婢们没有办法向太子殿下交代啊!”
    “是啊!”
    看着跪了一地的宫女儿们,沐纤离只觉得眼睛痛,她最受不了别人跪她了。而且,这些宫女儿们,还大有一副,她不试,她们便不起来的架势。
    沐纤离的眼睛,在殿内的宫女儿们身上扫了扫,忽然看到一个身形与她有九分相似的宫女儿,便指着那宫女儿道:“让她试吧!此人与我身形相似,她穿着合适,便一定合适。”
    哪个被沐纤离指着的宫女儿,吓了一跳,忙磕头道:“太子妃娘娘,饶那奴婢吧!奴婢可不敢试娘娘的喜服。”
    虽然那样的喜服,她能穿上一次,祖坟上都要冒青烟儿了,但是她可不敢穿。
    沐纤离道:“就让你帮我试一试而已,又不是让你穿着它嫁给西子墨那禽兽,你有什么不敢的?”
    禽兽!
    众宫女儿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在这西岐也只有这沐大小姐,敢骂她们的太子是禽兽,还如此嫌弃他了。
    “要不就你试?要不就拿走。”沐纤离觉得她自己实在是太仁慈了,竟然还给了她们选择。真要按她的脾气,应该把这喜服直接烧了才是。
    “珠珠要不你就帮太子妃娘娘试试吧!”一个膝盖跪的有些痛的宫女了人,冲那宫女儿说道。这太子妃娘娘,摆明了是不会试这喜服的,她们总不能一直在这儿跪着吧!而且,她的确是与太子妃娘娘的身形相似,她穿着合适的衣裳,太子妃娘娘也定然是合适的。
    “既然太子妃娘娘都让你试,那你便帮着试试吧!”
    “这……”
    在众人的劝说之下,加上那珠珠也十分喜欢那华丽的喜服,于是便装着十分为难的模样试起喜服来。
    她当着沐纤离和一众宫女儿的面儿,脱掉了自己的外衣,将华丽精致的喜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看着铜镜中,如同变了一个人自己,珠珠不由的扬起了嘴角。
    不过,她这嘴角没扬一会儿,便又拉了下去,而且脸上还露出痛苦之色。
    “呜……噗……”她忽然从口中吐出一口黑血,如同断了线的木偶倒在了地上。
    “珠珠……”看着她忽然吐血倒地,殿中的人都吓了一跳,呆愣的看着在地上抽搐,嘴中不断有黑血冒出的珠珠。
    “快传太医!”沐纤离最先反应过来,忙对着吓傻了的宫女儿喊道。
    “对,太医。”一个大宫女儿,忙跑出了东宫,去太医院请太医来。
    当太医赶到东宫的时候,那叫做珠珠的宫女儿已经死透了。
    经过太医的检查,那珠珠是中了一种见血封喉的毒药断肠草。这种毒药十分霸道,只需沾上那么一丢丢,便能在顷刻之间取人性命。
    “怎么回事儿?”西子墨走进偏殿,看着坐在榻上的沐纤离问道。在他的东宫内死了人,他作为东宫之主收到消息后,自然是要回来看一看的。
    沐纤离不想回答他,把脸转向一边。
    “回太子殿下,今日织造司送来了喜服和凤冠,奴婢们便拿给太子妃娘娘试穿。可是太子妃娘娘不想试穿,便让身形与她相仿的珠珠试穿。那知道,这珠珠才穿上喜服,便吐出好些黑血来,死了!”一个大宫女儿,怕西子墨太尴尬,便垂首向他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西子墨有些生气的瞪了沐纤离一眼,这个死女人,就如此嫌弃他么?竟然把要与他成亲之时穿的喜服,给一个宫女儿试穿。
    “王太医,可查出这宫女儿中了何毒?”他忍住心中的怒气,看着还在检查珠珠尸体的太医问道。
    王太医起起身,弯腰拱手对西子墨道:“这位宫娥中的是断肠草,这断肠草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微臣听说,这宫娥是在穿上这喜服的时候,才突然毒发而亡。所以便检查了一下这喜服,在喜服的衣领处发现了这个。”
    他说着,右手一翻,将拇指和食指之间,针尖发黑的细细银针露出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