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良宵苦短,及时行乐

      前世,沐纤离虽然未曾与男人有过肌肤之亲,但是男女这点儿事儿,她还是知道得十分清楚的。比如,此刻压在她身上这个男人,眼中燃烧着的火苗,她就知道那叫欲火。
    看着眼前不点而红的朱唇,西子墨十分想尝尝那朱唇的滋味儿。他也是一个行动派,心中想,所以便直接做了。他低头,想要覆上那殷红的朱唇。
    沐纤离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力的别开了自己脸,躲过他想要印上来的吻。
    “墨太子可是忘记了,狄戎大王拓跋弘,说了想娶我为狄戎王后。你现在如此待我,可有想过,拓跋弘知道了后会怎样?”她努力的让自己保持镇定,条理清晰的与他说道。想要借拓跋弘,阻止眼前这个男人对她继续行不轨之事。
    他现在与拓跋弘是同盟,她相信,在这个时候,他也一定不会想要和拓跋弘闹掰。
    闻言,西子墨微微蹙眉,冷哼道:“你当真以为本太子怕拓跋弘那个莽夫么?”
    “你自然是不怕他,但是,却也不想和他闹翻吧?”见他停了下来,沐纤离便觉得这个办法可行,继续开口说道。
    狄戎人骁勇善战,若是没了拓跋弘带着的狄戎大军,这虎门他铁定是守不住的。而且,现在这个情况,若是这个时候拓跋弘撤出。没有了盟友的西子墨不但守不住虎门,还会将战火引回他自己的国土。就算,她们东陵国收复了虎门,也不会是将两国联军赶出东陵国境就算完了。这仗还得继续打,而且还将他们打怕,打得他们投降,割地赔款才算完。以西岐一国之力,是抵挡不了的,所以,西子墨绝对是不敢跟拓跋闹翻的。
    被说中的西子墨无言的看着沐纤离,脸上露出羞恼之色。没错,就算他对拓跋弘有诸多不满,也觉得他十分不要脸,但是却还是得忍着,不能与他闹翻。
    “我是不想与他闹翻,但是这却不耽误我与你发生些什么。毕竟,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他又怎么会知道你是我的人了。”他嘴角含着笑,用手指摸着她的耳垂说道。这守着沐纤离的全都是他的人,只要他下令让他们闭紧嘴巴,他们自然也什么都不会说。没人说,拓跋弘自然便不会知道。
    沐纤离冷笑道:“你又怎么知道,我不会告诉他呢?”
    “呵呵,我自然有办法让你开不了口。良宵苦短,需及时行乐才是,从今晚之后,你便是我西子墨的人了。”说着,他的手开始去解沐纤离身上的中衣。
    沐纤离大惊,大声喊道:“西子墨你若怎敢对我怎样,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没了办法的她,也只能说出这样威胁他的话来。但是,她明白,这样的威胁对他来说半点用处都没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一个有感情洁癖的人。她绝对不能接受,跟自己不喜欢的人,发生关系。而且,他这种用强的方式,对她来说也是一种羞辱。
    “你放心,本太子不会让你有做鬼的机会的。”说话间,他已经解开了沐纤离身上的中衣,露出了里面粉色的肚兜。她雪白的肌肤,在粉色的肚兜的映衬下,变得微微粉红,胸前的圆润,更是让他忍不住心猿意马,想要将她一口给吃了。
    “虽然是习武之人,但是你的身体却很美呢!”他说着,低头在她性感的锁骨处,印下一吻。
    锁骨处的湿热,让沐纤离恶心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双手,搭在西子墨的肩膀上,想要用力见他推开。但是中了十香软经散的她,根本无法将他推开。她的这些力道,对于他来说,就如同蚂蚁撼树。
    “西子墨你这个禽兽,给劳资滚开,畜生。”她一边推着,一边大声的骂着他。
    此刻的她,再没有了往日的镇定和冷静,有的只是惊慌和无措。在她最惊慌最无措的时候,她想起了东陵珏。若是此刻,他能像以前那样从天而降,来救救她该有多好。可是,现在他远在天涯,她也只能想想而已。
    西子墨抓着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借着月光,看到了她脸上的惊慌与无措。
    “你可知道,想要看到你惊慌无措的模样,有多难?看到你这个样子,才让本殿下觉得,你也是一普通的小女人。”
    他看到的她,一直都是无惧无畏,嚣张高傲的。面对狼群的时候,她都无一丝慌乱,无一丝畏惧。而现在,他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慌乱,看到了无措,还看到了一丝丝害怕和恨意。
    西子墨以能看到她的这一面而有些得意,但是,渐渐的他便得意不起来了,心中反而还生起些怒意来。她是有多嫌弃他,多厌恶成为他的女人,才能露出这些神情来。这压根就不是什么,值得得意的事情好么?
    “西子墨赶紧给我起开,否则,日后我定会让你后悔这样对我。东陵国户部侍郎家的公子的下场,说不准儿便会是你的明天。”她咬着后槽牙,满是嫌恶的看着西子墨。虽然,他模样生得十分俊美,但是现在的他,在她的眼中就如同癞蛤蟆让她恶心。
    她跺了甄箭命根子的事情,怕是已经传遍整个瀚星大陆了,她不信他会不知道!
    “恩?”西子墨皱起了眉头,那户部侍郎家公子的下场他是听说过的。听说,她在金銮大殿之上,一刀跺了那人的命根子。
    “怎么着,我若要了你,你也想跺了我的命根子?”他轻笑着说道,低下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耳垂。
    沐纤离只觉得恶心万分,大骂道:“我不但要跺了你的命根子,还要把你丢到小倌馆儿里,让里面的男人轮流爆你的菊花。”
    若她有命活着,她必定说到做到。
    沐纤离的话,就如炎炎夏日之中的一桶凉水,将西子墨的欲火浇熄了一大半。
    他颇为无奈的抬起头,看着恨恨的瞪着他的沐纤离道:“说实在的,若不是看见你有胸,我当真要怀疑你是不是一个假女人。”
    她当真是什么话都说的出口!当她说让人轮流爆他菊花时,他不由的后庭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