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拓跋弘要人

      “抓到了她,墨太子有何打算?”拓跋弘抬起头,看着已经坐到圆桌旁的凳子上的西子墨问道。
    西子墨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后才道:“自然是用她威胁沐擎苍了!有了她在手,若是家军再次来攻城,沐擎苍还能不乖乖退兵么?”
    说不定,他们还能利用她让沐擎苍投降呢!
    “呵……”沐纤离嗤笑了一声。她明明都说了,他用自己是威胁不到她爹爹的,可是这西子墨偏就不信,还如此大言不惭。
    与沐擎苍多次交手的拓跋弘,自然比西子墨更了解他。
    所以,在他看来,沐擎苍并不是一个会受人威胁的人。
    “这一招对别人管用,对他怕是不奏效。而且,用一个女人威胁他们退兵,传出去也不太好听吧!”他并不主张,西子墨用沐纤离威胁沐擎苍。作为一个干过不要脸的事儿,却极其要面子的直男癌晚期患者来说,他也觉得这样做太不光彩。
    听得他与沐纤离如出一辙的话,西子墨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微眯着眼睛看着沐纤离,心想,难道是他太不了解沐擎苍了么?
    “照你这样说,本殿下现在在抓了她也是白抓呗!”他轻笑着说道。
    拓跋弘摇了摇头道:“倒也不是白抓,不是还能从她嘴中问出神臂弩的制造方法吗?”
    “这倒也是。”当初他费尽心思将她从学士府掳走,为的就是神臂弩。可是,他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最终还是让她给逃了。也让,西岐和东陵国彻底的撕破了脸。
    拓跋弘在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看着西子墨道:“墨太子你从她口中问出神臂弩的制造方法之后,可否将她给本王?那神臂弩的制作方法本王可以不要,但是,本王要她。”
    说完,他用手指着沐纤离,等西子墨的答复。
    西子墨表面愣了一下,却在心中暗笑,这个拓跋弘可真是够贪心的。他不要神臂弩的制造方法,而是只要沐纤离。说的,好像是他吃亏了一般。难道,有了沐纤离的同时,不就代表有了神臂弩的制造方法了么?
    “狄戎王要她作甚?”他故作不知的问道。
    “自然是让她做本王的王后。”拓跋弘倒是十分坦荡的说了出来。
    沐纤离看着他,嘴角不由的抽了抽。这个拓跋弘当真是不死心啊!到现在了,还想着让她做他的王后呢!
    闻言,西子墨垂下了眼睑,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没想到这个拓跋弘,竟然还想娶沐纤离做他的王后。这个女人,是他抓到的,她的人和她的所有,都是属于他西子墨的。不过,这拓跋弘过了这么许久,还想着让沐纤离做他的王后,怕是对她动了真情了。
    他该怎么回答?直接拒绝他,告诉拓跋弘,沐纤离和她所知道的神臂弩的制造方法都是属于他的?
    很显然,这样说是万万不行的。若是他这样说了,难保这拓跋弘不会心存怨恨,与他一拍两散分道扬镳。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狄戎王还对沐大小姐恋恋不忘呢!”西子墨又将桌上的茶杯拿起,把玩着说道。
    拓跋弘一双鹰眼紧紧的锁定沐纤离,勾起嘴角道:“本王心中已经认定了她,只有她,才配做本王的王后”
    他想让沐纤离做他的王后,他自己还想让她做他的姬妾呢!若不是昨晚太忙了些,说不准儿昨晚他便让她成为了他的女人。
    “关于这件事情,咱们日后再商议吧!毕竟现在,咱们还未实现我们的目标,拿下整个东陵呢!”西子墨开始打着太极,也不给拓跋弘明确的答复。他现在不能让拓跋弘不高兴,也不想让自己不高兴,所以这事儿只能往后推。
    拓跋弘也不傻,知道他这么说,分明就是不想把沐纤离给他。
    “也行,不过,沐大小姐一直住在墨太子的院子里,怕是不太方便,不如给她重新选个住处吧!”他也是一个有心眼儿的,沐纤离长得好看,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很难对她不动些凡心。而且,这西子墨很久以前,也向她提过亲。所以,他觉得她住在这院子里,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西子墨本想拒绝,但是想了想后,却笑着点了点头道:“好!”
    因为,拓跋弘的缘故,沐纤离搬离了西子墨住的院子。搬进了一个相对偏僻的院落之中,虽然那院落十分偏僻,但是却有许多守卫,里三层外三层的将院子围了个严严实实。
    夜色正浓,在无言给沐纤离掖好被角退出房间之后。沐纤离也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忽然感到一个重物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她用力的睁开眼睛,借着淡淡的月光,看清了近在咫尺的脸。
    “墨太子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我住的房间内,上了榻,压在我身上,是要干嘛呢?”她咬着后槽牙,声音冰冷的看着西子墨那张欠揍的脸说道。
    西子墨用指腹轻轻的摸着她光滑的脸颊道:“你说我想作何呢?你倒是能耐,让你手下的人,潜入青州城烧了我那么多粮草,你说我该如何惩罚你才好?”
    他本来只是想象征性的摸摸她的脸颊的,但是摸着摸着便有些爱不释手了。她的皮肤还真是光滑,就如同没有一丝瑕疵的陶瓷一般。
    “杀了我呀!”沐纤离瞪着他说道,别过脸想要躲开他的手指。但是,却被他用手捏住了下巴,躲避不得。
    “杀了你,我可舍不得。你可知道,回了西岐后,我还会时常想起你。”回到西岐之后,她那与狼搏杀的身影,时常会入他梦来。
    “哦?难不成墨太子也喜欢上我了?”沐纤离嘲讽的说道。
    喜欢么?反正他从未对那个女子如此过。或许,他是真的有些喜欢她罢!不过,更多的可能是他,有一种想要征服她的欲望。
    “这可说不准。”西子墨凑近了几分,呼出的热气,喷在了沐纤离的脸上。
    感受到西子墨喷在自己脸上的热气,沐纤离只觉得厌恶万分。现在她的处境有些危险,身上男子眼中渐渐燃起的火苗,让她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