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收复青州城

      因为前两天,领教了沐家军的厉害。所以这一次,他们更是有备而来。
    冲在最前面攻城的人,全身上下都穿上了铁甲,带着铁帽,拿着盾牌。当他们泼油的时候,他们便用盾牌挡着。而且,这次他们也不爬城楼了,直接集中攻城门,用车拉着水桶粗的木桩撞击城门。
    他们这次完全用起了人海战术,一波接一波的上,谁也没退缩。没过多久,沐纤离她们便泼完了油,也砸完了所有的酒瓶子,只能在城楼上用神臂弩射击。
    为了不让敌军将城门撞开,几千个守城军,全都用身体,死死的抵着城门。
    沐景凌看着下面,攻势迅猛的敌军,神色凝重的道:“今日,这丰州城怕是要守不住了。小妹,你带着小王爷和之敬,从城东的小门撤离吧!”
    眼看着丰州城便要守不住了,他不能让小妹,小王爷,还有之敬留在此处丢了性命,所以只能让她们先带着烈焰撤离。烈焰是他家小妹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他们的能力很强,也不能让他们全部都折在这里。
    “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你想让我们丢下你还有兄弟们自己逃命,我做不到。而且,你自己也去问问敬哥哥,看看他能不能答应。”沐纤离一边用神臂弩朝下面射箭,一边冷声对自家兄长说道。
    从前,她从未抛下过自己的战友和兄弟,那么现在也不会。她知道她哥哥不会丢下丰州城离开,会战斗到最后一刻。所以,她也不会丢下他独自逃命。而且,敬哥哥也一定不会同意的。
    就在丰州城,岌岌可危,城门眼看便要被撞破之时。沐擎苍如同天神一般,带着十三万沐家军赶到了丰州城。与二十万敌军,在丰州城门外交战。
    十三万沐家军,对二十万敌军,在人数上沐家军虽然是处于劣势,但是在气势上却没有。见沐擎苍带着沐家军来了,沐景凌同沐纤离也开了城门,带着两万人与他一起迎敌。
    一番厮杀之后,最终还是西子墨与拓跋弘被打得带着人落荒而逃。
    “爹爹……”敌军落荒而逃之后,沐纤离便飞奔到了沐擎苍的身边,扑进了他的怀里。
    “女儿想死你了。”沐纤离的头在他的怀里蹭了蹭,满是撒娇的说道。
    她爹爹真的是来得太及时了,若是他再晚来一会儿,说不准儿便再也见不着他们了呢!
    卫询在一旁小声对陈虎道:“方才看大小姐杀起敌来那般厉害,没想到,还这么会撒娇。”
    方才他们看这大小姐杀起敌来,好冷酷好利落。与现在这个扑到大将军怀中撒娇的小女孩儿,完全是两个人一样。
    陈虎点了点头,方才看这大小姐杀敌的样子,当真是吓到了他。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姑娘像她这样,杀起人来那般狠,连眼睛都不眨,而且还全都是一招毙命的。就算是大将军,怕是都不能做到她这般吧!
    “为父也想你了,来,让为父好好瞧瞧,你可瘦了。”沐擎苍轻轻的推开她,双手按着她的肩膀,上下打量了起来。
    见她脸上有一滴血,他便伸手擦了擦道:“果真是又瘦了。”
    看着自己女儿满身血污,和凹下去的脸颊,他心中又是一阵心疼。说实话,他真不愿意让他的宝贝女儿,跟他一样在战场上与敌军浴血奋战。他更愿意,让她好好的待在家里,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毕竟,这战场上还是太过凶险。虽然相信她的能力,但是自从她跟景凌走后,他这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她,也从未睡过一个好觉。
    沐纤离看到了他眼中的心疼,笑着道:“瘦点儿也好,这样便不怕吃胖了。”
    “你呀……”沐擎苍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知道他这女儿又是在变相的安慰他呢!
    十三万沐家军,同沐擎苍一起进了丰州城。他们入城半个时辰后,走在后面的东陵烬炎,也进了丰州城。
    青州城
    “该死……”西子墨一回青州府衙后,便气得掀了桌子。今日,眼看着便要攻下丰州城了,这沐擎苍却带着人赶到了。而且,他们整整二十万人,对上比他们人数至少,少上五万的沐家军,竟然还输了。这叫他如何能不生气?
    看着气得掀桌子的西子墨,拓跋弘什么都没说,只是沉着脸坐在椅子上。
    这次攻城,西岐士兵没有上次那么怂了。若是沐擎苍再晚来半个时辰,说不准儿这丰州城他们便拿下了。
    “拿我的令牌,去虎门调五万人人过来,三日后再攻,本太子就不信,这丰州城我还攻不下了。”西子墨咬牙切齿的说着,扯下腰间的令牌,交给了他的一个侍卫,让他拿着令牌去虎门调兵。虎门有他十万西岐将士,调五万过来,他们这边便差不多有二十五万人。他就不信,凭借二十五万人,他还不能从沐家军手中下一个丰州城。
    晋安二十一年年,正月十四,沐擎苍率十五万沐家军,于子时突袭青州城。隶属于神箭营的烈焰战士,潜进青州城,打开城门,让沐家军直接进入了青州城。西岐狄戎联军不敌,连夜逃串至虎门。青州城,被沐家军收复。
    正月十五,也就是元宵节。得知,沐家军收复青州城,不少逃离家园的百姓,都陆陆续续的回到了丰州城和青州城。
    元宵节佳节,是亲人团圆的日子。沐家四口都待在一起,倒也算是团圆了。原本这元宵佳节是有灯会的,但是这青州城的百姓还未全部归来,所以这灯会自然也没了。
    青州城府衙内
    下午,沐纤离早早的便开始做晚饭,做了一大桌子菜,与沐家军将领们共度佳节。大家坐在一起,吃吃喝喝倒也有些过节的气氛。
    “来、大小姐我敬你一杯……”卫询微醺的举着酒杯对沐纤离道:“昨日若不是大小姐的烈焰,先无声无息的潜入了青州城,打开城门让咱们直接进了城,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咱们也不能这快收复青州。所以这次大小姐的功劳是最大的,卫询我这一辈子,从未佩服过女子。如今,我最佩服的女子,便是大小姐你了。”
    沐纤离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直接与他碰了杯,仰头将杯中的酒尽数喝下。
    “这次,收复青州城,纤离表妹的确是功不可没。来表妹,表哥也敬你一杯。”穿着一袭蓝色锦袍的东陵烬炎,也端起了酒杯,带着浅笑对沐纤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