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皇后召见

      “其实吧!我也就懂得那么一点点而已……”沐纤离脸上带着讨好的笑,用手指比了一下下。
    沐景凌夹了夹马腹,冷哼了一声道:“我看怕不是只有那么一点点,你日后还是少和东陵清流混在一起,那小子都把你给教坏了。”
    在他看来,他家小妹懂了这么些,女儿家不该懂的东西,都是因为常跟东陵清流混在一起的缘故。古话说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东陵清流就是那墨。
    “嗯嗯……”沐纤离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指不定谁教坏谁呢!
    二人还未到将军府门口,便远远的看着门外停着一辆宫里的马车。待走到将军府门口,便看到沐纤雪由丫鬟扶着,从门内走了出来。二人下了马,门口的守卫便忙上前把马牵走。
    沐纤雪趾高气扬的扬着下巴,目不斜视的从沐纤离和沐景凌的身边走过,那模样别提多得意了。
    倒是那赶马车的公公,看见兄妹二人,便恭恭敬敬的朝二人行了礼。
    “奴才,见过沐少将军,沐校尉。”
    二人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正往马车上爬的沐纤雪一眼,随即朝那公公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那公公看了一眼沐纤雪,随即笑着答道:“是皇后娘娘召见二小姐,特命奴才来接二小姐进宫。”
    “哦……”沐纤离点了点头,心想这皇后娘娘召沐纤雪进宫,估摸着也是想问昨天的事情。毕竟昨日太子便皇上禁了足,连皇后都未曾见到他。而且今日早朝又出现了弹劾太子的情况,皇后自然是急了,自然要招沐纤雪进宫问个清楚明白。
    沐纤雪站上了马车,见前来接他的公公还在跟沐纤离她们说话,便拧眉催促道:“皇后娘娘急着召见我,公公却在这里与不相干的人说话耽搁时间。若是皇后娘娘怪罪下来,公公带担待得起吗?”
    昨日由皇上姑父做主,让她嫁给太子哥哥做贵妾。今日皇后姑母便命人来接她进宫,定是与她商量婚礼的事情。虽然她只是嫁给太子哥哥为贵妾,但是皇后姑母也不会委屈了她。
    那公公因为是背对着沐纤雪,听到她这么说,眼中闪过一抹不快之色。什么叫做不相干的人?这沐大少爷和沐大小姐可比她这个只能嫁给太子殿下做贵妾的二小姐重要多了。他一个做奴才的,见到这个自然是的行礼问好的。
    虽然心里如此想着,那公公还是转过身,露着谄媚的笑道:“咱们这就出发。”
    沐纤雪的脸上有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弯腰便要进马车。这进到一半她又直起身来,看着沐纤离兄妹二人道:“今日皇后姑母召我进宫,定会在宫中待上许久。今日或许会晚归,或许也就不回来了。若是等会儿爹爹回府后问起来,麻烦姐姐和大哥告诉父亲一声。”
    她如此说着,好像进宫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一样。
    沐纤离觉得,这沐纤雪是越来越上不得台面了。就被皇后召进宫,都能得意成这样。她们这些天天往宫里跑的人,是不是得上天呐?
    “你放心,父亲不会问你的,至于为什么?我相信你懂,也不用我说出来让你难堪。”沐纤雪说着,嘲讽的勾起了一边的唇。
    “你……”沐纤雪气结,见皇后身边的公公在,也不敢与她争辩。怕沐纤离会当着这公公的面儿,说出父亲已经不在管她之类的话。
    无论如何,父亲与她断绝父女关系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更不能让皇后姑母和太子哥哥知道。她是沐擎苍的女儿,对于皇后姑母来说才是有价值的。若是她不是沐擎苍的女儿了,对于皇后姑母来说,她便是一点价值都没有的。
    那公公看了看姐妹二人,觉得沐大小姐这话的意思,很值得去揣摩。
    沐景凌拉了拉沐纤离的袖子,满眼嫌恶的道:“你理她做什么?外面这么冷,咱们赶紧进府吧!”
    “哦!”沐纤离应了一声,跟着自家兄长一起往府里走,方上两步台阶她便转过头对沐纤雪道:“对了,有件事情我觉得很有必要告诉你一下。今日有几个大臣弹劾了太子,还说太子品行不端,实在不宜做一国储君,有意让皇上废太子另立他人。”
    她说完,看着沐纤雪瞬间惨白的脸,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盈盈的跟着自家兄长一同进了将军府的大门。
    今日早朝有大臣弹劾太子哥哥,有意让皇上姑父废太子?沐纤雪大惊失色,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严重。不过一个酒后乱性而已,怎么会变得如此严重?不可能,定是沐纤离嫉妒皇后姑母召她进宫,所以故意说这样的话来吓唬她的。
    “公公我家姐姐方才说的可是真的?”她正色看着那公公询问道。
    只见那公公也是一脸惊色,很显然他也是才听到这个消息,所以才会如此震惊。
    “这、这朝堂上的事情杂家也不清楚,不过昨日皇上便把太子殿下臭骂了一顿,而且还禁了太子殿下一个月的足。说着一个月之内不用上朝,也不用去御书房。皇后娘娘召二小姐进宫,便是要问问昨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出宫的时候这早朝还未散,所以并不知道太子被人弹劾的事情。
    沐纤雪的心中十分慌乱,她原本以为这皇后姑母这个时候召见她进宫,是与她商量两日后的婚礼,没想到竟然是召她进宫细问昨日发生的事情。她更没想到,太子哥哥竟然被皇上姑父禁足了,而且还是一个月这么久。她两日后便要出嫁,若是太子哥哥被禁足了谁来迎亲啊?
    “好了,二小姐快进马车里去吧!皇后娘娘这会子估摸着正着急呢!咱们快些进宫吧!”那公公看着还站在车辕上的沐纤雪催促道。
    方才是沐纤雪催促这公公,如今却换成这公公催促起她来了。
    忽然,她有些不想进宫了。初听到皇后姑母召见的得意与高兴,全部变成了忐忑与不安。皇后姑母等会儿若是当真问起昨日之事,她该如何回答?若是皇后姑母是找自己去兴师问罪的又该如何是好?
    她虽然不想进宫了,但是却也由不得她。她断不敢拒绝皇后的召见的,毕竟她现在已经没了父兄可以依靠,她能依靠的人只有太子哥哥和皇后姑母。
    她神情郁郁的钻进了马车内,坐在车里开始想,皇后会问她些什么?她又当如何应对?
    半个时辰后,马车从西门进入了皇宫。
    走在凤仪宫前沐纤离踟躇不前,领她往宫内走的宫女儿听不到身后的动静,便转过头来看着她道:“二小姐快随奴婢进来呀!皇后娘娘正等着你呢!”
    今日朝堂之上出了些对太子不好的事情,而这事情还与这二小姐有关。下朝后听得消息的皇后娘娘,砸了好些东西,如今就等着这沐二小姐呢!
    “是……”沐纤雪牵强的勾了勾唇,深吸了一口气,挺直腰杆随那宫女儿往里面么走去。
    走了凤仪宫的殿内,沐纤雪便看到不少的宫女儿公公,正在清理着满地的碎片。而她姑母皇后娘娘,正坐在那张金色的凤椅上,单手扶额神色十分难看。很显然这满地的狼藉都是她这皇后姑母的杰作,如此,便能想到她这皇后姑母现在的心情是十分的不好。
    那领沐纤雪入内的供女儿上前,弯着腰小声道:“娘娘,沐二小姐来了。”
    皇后拧眉抬起头,看见一袭白衣的沐纤雪,正规规矩矩的站在殿中。
    “侄女儿给皇后姑母请安。”沐纤雪跪在地上,给皇后行了个大礼。
    皇后并没有像平日那样扶她起来,只有她在地上跪着。想起自己的宝贝儿子,就是因为她被皇上禁足,被大臣弹劾,她就对这个自己十分满意的侄女儿生起了一股子厌恶。
    跪了许久,不见皇后姑母叫自己起来,沐纤雪便知道她是因为太子被禁足弹劾的事情迁怒自己了。
    皇后对正在殿内清理的宫女儿和公公们摆了摆手人,让他们都出去了。待殿内被清空,皇后才坐正看着地上的沐纤雪道:“你且与我说说,昨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好端端的太子怎么就在飞雪阁,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还被皇上他们抓了个正着?”
    “呜呜……”沐纤雪还未说话,便委屈的哭了起来,好似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皇后被她哭得一阵心烦,厉声道:“你哭什么?本宫问你话呢?”
    因为皇后从未如此严厉的对她说过话,所以沐纤雪便吓得噤了声。她断不能告诉皇后姑母,是因为自己要见太子哥哥一面,才让了太子去了飞雪阁,接着便出了这样的事情。因为皇后姑母定会觉得,是她害的太子哥哥变成了这样。姑母召自己进宫寻问昨日的事情,便是她对昨日的事情并不知情,而皇上也未曾告诉过她。昨日在飞雪阁的,除了皇上,荣亲王夫妇和陈家人,便没有旁的外人了。荣亲王妃和荣亲王也不是个话多的人,自然不会到处去给别人说。而陈家人,为了他陈家的脸面,也不会说出她约太子私下见面这样的事情来。毕竟,与未婚妻主动约太子私下相见,失身于人比起来,这未婚妻被太子强行玷污对他们来说会更好一些。
    而且皇上既然未告诉过皇后姑母,昨日的前因后果,那么自然是不想与她多说。所以在皇后姑母面前,她要完完全全的装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