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人早晚都会死

      “你们也不必伤心,这人早晚都是会死的,我不过是比别人死得早些了而已。”东陵珏见二人如此难过,便忍不住出声安慰道。在师父告诉他,他没几日活头的时候他便开看了。
    “可是七哥,你也死得太早了,老天爷太不公平了。”东陵清流的眼眶忍不住泛红,只觉的这上天不公平。为什么那些坏人都可以长长久久的活着,像他七哥这样好,这样出色的人却要早早的便没了性命呢?
    东陵珏发出一阵苦笑,看着二人道:“我没几日活头的事情,你二人万不可告诉旁人。”
    他不想旁人,再为他担惊受怕,伤心难过。等到他油尽灯枯的时候,安安静静的便死了。父皇他们虽然会难过,但是却也不用日日都想着他什么时候会死?而心神不安。
    “求主子告诉暗影,主子还有几日活头?”暗影红着眼看着他问道。
    东陵珏无声的叹了一口气道:“多则一年,少则半年。”
    上次寒毒发作太过凶险,师父虽然捡回了他的一条命,但是他的五脏六腑都已经被寒毒入侵。五脏六腑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师父虽然用那血灵芝配上其他压制寒毒的药材,压制住了他体内的寒毒,但是最多也只能压制一年。到时候体内的寒毒压制不住了,便会全面大爆发,回天无术。
    一年,那便还有时间,暗影腾的一下站起来,帮要往外走。
    “站住,你要去干什么?”东陵珏见他听说自己还能活多久之后就往外走,便忙叫住了他。
    暗影背对着他道:“去极北之地,找千年雪参。”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看着主子就这么死了,他一定要找到那千年雪参,解了主子身上的寒毒。
    “回来,这十几年来,父皇和师父派去极北之地的人一直都未曾间断过。他们那么多人都未能寻到那千年雪参,你又怎么会寻到?”那极北之地何其的凶险,千年雪参是何其难寻。他单枪匹马去极北之地,不但寻不到那千年雪参,说不准儿还会丢了自己的性命。
    暗影站着不动,固执的道:“苦心人,天不负。若寻不到那千年雪参,我便不回来了。”
    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一定可以寻到那千年雪参的。
    东陵珏道:“你若去了,我怎么办?你知道我身边离不得人的。”
    “这……”暗影犹豫了,一直起来都是他在主子身边伺候保护主子。若是他去了极北之地,谁伺候主子?谁保护主子的安全?
    见他犹豫了,东陵珏又道:“我离开药王谷的时候,师父又找了许多人去寻那千年雪参。若是那雪参真的存在,那便一定能找到,也实在不多你一个去寻那雪参。”
    在他看来,那千年雪参应该早就不存于世间了才是。
    “暗影知道了,暗影不会去极北之地了。”虽然他不去极北之地,但是却决定派出一半的影卫去极北之地寻找那雪参。
    无论如何他家主子不能死,雪参也必须寻到。
    翌日
    太子在镇国将军府饮醉酒强要了沐家二小姐的事情,便传遍了整个皇城,一度成为本年度最劲爆的消息没有之一。虽然下雪天大街上都没有什么人,但是这依旧不影响,他们在家中在酒楼谈论这件事情。
    世人都道,这太子殿下太荒唐,太大胆,太好色。喝了几杯马尿就管不住下半身,在将军府便强行要了沐二小姐。要知道那沐二可已经是定了亲的人,太子这样做不是玷污了臣子之妻么?而且昨日日还是大将军的生辰,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让镇国将军府和皇室都蒙羞了。他这样的行为,简直就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此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竟然还是一国储君,当真是东陵的悲哀。
    而且早朝的时候,竟然还有几个文臣,弹劾东陵烬炎,说太子品行不端,不配为一国储君,意图让晋安帝废了太子。虽然这些文臣废太子的提议被几个太子一派的大臣给挡了回去,但是却在朝堂和后宫激起了不少的波澜。
    被禁足在太子府的东陵烬炎得知,今日早朝有人弹劾他,意图废了他,气得砸了一屋子的东西。
    早朝后,沐纤离同兄长沐景凌一起打马回府。因为今日柳之敬未去上朝,她们的爹有被皇上留下来商量事情,所以只有她二人一同回府。
    “啊……”沐景凌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从嘴里吐出一阵白雾来。
    沐纤离已经是第四次听见他打哈欠了,看着他眼下的青黑,不由问道:“哥哥昨晚可是没有睡好?”
    “嗯”沐景凌点了点头,他昨晚翻来覆去都在想柳之敬去百花楼的事情,一夜未睡。
    “怎么了?可是在想什么烦心事,想得睡不着?”沐纤离笑着看着他问道。
    沐景凌犹豫了一下,最后开口看着自己小妹问道:“小妹,你说一个正常的男人去百花楼,会做什么?”
    “自然是找个姑娘,风流快活了。”沐纤离想也没想,直接脱口而出。不过,她哥哥为什么会突然想起问这个呢?
    果然还是如此!沐景凌神色变得有些郁闷起来。男人和女人那点事儿他是知道的,想到柳之敬去百花楼,与那里面的姑娘翻云覆雨,他的心就难受的要爆炸。
    见他不说话,沐纤离又道:“怎么了?兄长为什么会这样问?可是你也想去百花楼了?”
    “什么叫做也?你可是知道谁去过了百花楼?”沐擎苍立马追问。
    沐纤离这才意思到了自己说错了话,不过她脑子转的飞快,忙道:“还能有谁?自然是东陵清流了!他可是百花楼的常客。”
    她跟敬哥哥去过百花楼的事情,是她们两个人的秘密,可不能让她哥哥知道。
    想起东陵清流那个风流小王爷,沐景凌冷哼了一声道:“的确,他倒是百花楼的常客。我倒是不想去百花楼,只是有些同僚每个月都会去百花楼一两次,让我有些不能理解而已。”
    那等烟花之地,就不是正经人可以去的。
    闻言沐纤离好笑的道:“哎呀!男人嘛!谁还没给正常的生理需求啊!”
    这些武将都是血气方刚的人,有了生理需求,去百花楼解决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虽然她不是很提倡,但是也并不是不能理解。
    “小妹”
    “嗯?”沐纤离眨了眨大大的凤眼。
    只听得她哥,阴测测的道:“你懂得还挺多啊!”
    哎哟我去!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