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想方设法,引人注意

      沐纤雪心中暗骂沐纤离不要脸,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给荣小王爷送了衣服,又给七皇子送,当真是两边都抓着不放呢!此等水性杨花的女人送的衣裳,这二人还能穿着到将军府上来,她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哎!太子哥哥怎么都不看看她呢?他难道没发现自己瘦了?憔悴了么?沐纤雪想着,又悄悄的抬起眼,冲坐在对面的太子看去。这不看好还,一看正好便看到了,太子正拧着眉在盯着沐纤离看。
    沐纤雪急了,这该死的沐纤离,勾引七皇子和荣小王爷还不够,竟然还勾引她的太子哥哥,太子哥哥也是她能肖想的么?
    “咳咳……”她故意捂着唇假咳了两声,想要借此引起东陵烬炎的注意。
    果然,听到她的看咳嗽声后,东陵烬炎便看向了她。但是他之外,这正厅里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她。
    “沐二小姐身子不舒服?”长公主蹙眉看着沐纤雪问道。她的咳嗽声,实在是太突兀了,让人不注意都难。
    沐纤雪眨了眨眼睛,眼眶有些红的道:“回长公主,雪儿只是因为天冷一时冻着了,并无大碍。”
    闻言,长公主的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之色,并未再开口。什么冻着了,不过是一直被人无视,想要引起人的注意罢了。
    “这大冷的天,沐二小姐穿的这么单薄,想不被冻着都难呢!”云婉仪看不惯沐纤雪装模作样,话中暗指她是故意穿这么单薄的。这么冷的天,她穿成这样分明就是想让自己被冻着,好博取他人的怜悯之心。
    她话一落,便立马得了云夫人一记责怪的眼神,似在责备她多言了。受到自己娘亲责备的眼神,云婉仪瘪了瘪嘴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她说的都是事实又没有说错。
    沐擎苍今日对沐纤雪这一身装扮也是十分的不满意,今日本是喜庆的好日子,她穿成这样看着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而且还会让外人觉得,将军府没有衣裳给她穿,他这个做父亲的苛待了她一样。
    “我听说这沐二小姐与户部的陈主事定了亲,不知道那陈主事是哪位?本小王爷倒是想见见。”东陵清流有些懒散的坐在雕花的红木椅子上语调慵懒的说道。没错,他就是要给沐纤雪找不痛快。她两次三番谋害小离儿的性命,如今却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他可是看不过去。
    那陈家人如今也算的上是沐家的半个亲家,所以也被安排坐在了正厅之中。所以当东陵清流的话一落,那陈敬之便直接起身,走到正厅之中,拱手弯腰道:“下官便是户部主事陈敬之。”
    沐纤离上朝的时候,见过这陈敬之,所以也知道他长什么模样,并未看他。不过那些没有见过他的人,都细细的打量起陈敬之来。
    这便是陈敬之?沐纤雪好想让站正厅中间,一身谦卑毫不起眼的男子立刻消失。就这样的男子,也配娶她沐纤雪么?当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抬起一双红红的杏眼,无限委屈的看着东陵烬炎,要用眼神告诉抬他自己的委屈,和自己对这桩亲事的抗拒。
    看到她这样的眼神,东领烬炎心中也不免触动。就算他不想让她嫁进陈家又能如何?他并不认为,凭他的一己之力能改变舅父的决定。而且这舅父的决定,向来也没有人能更改。他本以为传出她是自己的女人那样的话来,便没人敢在敢向她提亲,可是没想到却冒出个陈敬之这号人物来。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还不能动陈敬之,一是,因为陈敬之与沐家结了亲,沐家自然会护着他。这二则是,若是陈敬之出了什么意外,所有人都会怀疑是他做的。所以他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能做。
    像陈敬之这样的六品小官,东陵国不知道有多少,晋安帝自然也对这户部主事没有什么印象。看了他两眼后,便对沐擎苍道:“大将军你这女婿倒是选得不错,一表人才啊!”
    他这话可是没有掺半点水分,这陈敬之虽然官职小了些,但是这相貌却还是不错的。
    得了皇上如此夸赞,陈敬之面上一喜,十分激动的道:“皇上谬赞了,下官实在是愧不敢当。”
    古人说这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话果真是不假的,若非二十年苦读,他怎能为官?又怎么能和自己倾慕的女子定亲,又怎么能有一个镇国大将军做岳父,又怎么能得皇上如此夸赞呢?他可以预见,自己的前途是一片光明的。
    “为人谦逊,不骄不躁,这点也很不错。”晋安帝见他态度也十分谦虚,便又如此说道。
    沐擎苍也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点着头道:“实不相瞒,臣正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才选了他做纤雪的夫婿。”他说着又看着沐纤雪道:“纤雪你不是说想见见你的未婚夫婿么?不如,你二人现在便道花园去转转,聊一聊,熟悉一下吧!”
    听到沐擎苍这么说,太子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她方才那般看着自己,他还以为她是十分抗拒这桩亲事的,没想到却并未如此。若是她正的抗拒这桩亲事,又怎么会想要见陈敬之。
    看太子脸色变得难看,沐纤雪便知道他是因为父亲的话而误会了,她好想给太子哥哥解释,她是为了能够见到他,才跟父亲说自己想见陈敬之的。可是现在当着父亲的面,她不能开口跟他解释。
    陈敬之听闻未婚妻想见自己,这一颗心都快欢喜疯了,没想到这沐二小姐的心中也是想着他的。他原本以为她喜欢太子殿下,会对他有诸多不满呢!他也想与自己的未婚妻单独相处,与她诉诉衷肠。他转过头,满是期待的看着他的未婚妻。只见,他的未婚妻满是娇羞的低下了头。
    沐纤雪根本不是娇羞的低下了头,她只是不想与那陈敬之对视,怕自己会忍不住对他露出嫌恶的表情,所以才低下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