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在风雪之中相遇

      雪一直下,不分白天黑夜,非但没有半点停下来的征兆,这雪反而越下越大。因为大雪,封住了道路,这几天沐纤离都鲜少带着将士训练,因为他们已经投入到无限的铲雪通路的大军之中去。
    因为下大雪天太冷,原本热闹非凡的大街,也慢慢的变得冷清起来。只是偶尔可以看到几个为了生计而奔波的人在大街上穿梭,别的人也不会在这大雪的天气而出来受罪。临街的店铺,也只有一些大的酒楼客栈还开着,小一些的铺子因为没有客人,都干脆关了店门不营业。
    供人行走的街道,虽然日日都有人清理积雪。但是每次清理完不到半个时辰,都雪便又积了厚厚的一层。这城里的积雪还不算太厚,最厚也就是没过脚踝而已,这城外的雪,都要没过膝盖了。
    这么冷的大雪天,冻死了不少的农作物。这本来蔬菜就少的冬天,便更没什么蔬菜吃了。而且,还冻死了不少的家禽,一些贫寒之家这些日子都十分难过,就盼望着这雪能早些停,能让人好好的过个年。
    因为天太冷,晋安帝便免了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老臣的早朝。但是年轻一些的,身体强壮的还是得每日参加早朝。
    沐纤离下朝后,独自一人回府。因为她爹和兄长同柳之敬一起去兵部,找兵部侍郎商量事情,她便先走了。
    她穿着暗红色的官服,官服里面穿了件轻羽绒的背心,外面罩了一个暗红色的狐狸毛披风,脚上穿了一双里面加了绒的长靴,裹住了整个小腿儿。虽然有这么强的防寒装备,但是在这样的下雪天,她还是觉得有些冷。特别是一阵寒风吹过来,刮得脸生疼。
    她骑的奔雷,也是经过全副武装的。她特地给这奔雷做了一件衣裳,暗紫色的,加羽绒的,包裹住了它的整个身子。只露了马蹄子在外面,开始她给这奔雷穿上这一身装备,他还不乐意,还闹别扭。但是今日穿上这一身装备,收到不少母马爱慕的目光,和不少公马羡慕的目光后。它便认识到自己这一身装备的好了,有马从它的身旁经过的时候,它总是喜欢得意扬起马头喷喷鼻子。
    “这天气可真冷!”沐纤离慢悠悠的骑着奔雷往镇国将军的方向走。她不敢骑得太快,因为骑得快就会有风。虽然她头上戴着披风的帽子,但是这脸还露在外面呢!这若是跑起来,小风一吹那感觉别提了。
    “呼……”奔雷喷了喷鼻子,像是在符合沐纤离的话一样。
    虽然它只是一直非常单纯的小马儿,但是它也觉得这天很冷。还好主子给它穿上了衣裳,不然也会像马厩里的那些马儿一样,冷的瑟瑟发抖。
    一人一马,在街上走了不少的时间,都没在大街上看到一个人。因为铲雪的人铲不过来雪,她走的这条街的雪,已经没过马蹄好大一截了。
    在风雪之中,沐纤离忽然看到不远处停了一辆马车,那马车顶部已经积起了厚厚的一层雪。
    “这大雪天的把马车停在路中间作甚?”带着疑惑,沐纤离慢悠悠的骑着朝前走了过去。在她走过去的途中,这马车丝毫未动。
    走近后,沐纤离才发现,这马车不是别人的真是七皇子府的马车。她心中纳闷,心想这七皇子府的马车,好端端的怎么就停在大马路上了?原本属于暗影赶马坐的车辕上并未坐人,还套着马车的两只白马,站在雪地里发着痛苦的叫声,它们站着的地方还有红色的血迹。沐纤离仔细一瞧,才发现那两匹马的腿受伤了。不远处的雪地上,放着一把生锈的长刀,那刀口上还有些血迹,应该便是是这两匹马的。
    难怪这马车会停在路上,原来是这马儿受伤了。这么冷的天,这马受了伤,定是难受的厉害,自然是不愿意再动的。这马车她一直都是瞧东陵珏在座的,如今这马车停在这里,他今日也定是出府了。这大雪的天气,天这么冷,他身上又有寒毒,出府做什么?这样的天,他那身子就应该在暖和的房间之中,好好的待着才是。
    “咴咴……”奔雷不受沐纤离控制的,直接走到了那两匹白马面前,又开始撩妹了。十分熟练的用自己马鼻子,碰碰白马的鼻子,像是在安慰人家一样。
    “奔雷作为一个男孩纸,咱们能不能矜持一点儿。”沐纤离拉了拉缰绳,有些无语的对奔雷说道。
    “咳咳……”马车内忽然传出在一阵咳嗽声,接着便是一个清冷的声音传出:“外面的可是沐大小姐?”
    沐纤离原本还以为这马车里面没人了呢!没有想到竟然听到了东陵珏的声音。这马儿都不走了,这大雪天的他还待在马车内做甚?她原本还以为,他和暗影把马车先丢在了此处,自己先走了等会儿再找人来拉马车回去呢!
    “正是。”沐纤离出声应道,用内力感应了一下,那马车内并无第二个人,便翻身下了马车。
    沐纤离走到车门边,冲里面的东陵珏问道:“里面只有七皇子一人吗?暗影去了何处?”
    “咳咳……”里面又传出了一阵极其压抑的咳嗽声。沐纤离能听出来,他是在极其努力的想要让自己忍住不咳,但是却却没有忍住。他这一声声的咳嗽,听在她的耳朵里格外的刺耳。
    “咳、暗影回府找人,找马车去了咳咳……”他话还没说完,便又发出了一阵用手捂住嘴的咳嗽声。
    这么冷的天,就算这马车内没有进风,但是还是会很冷的。在沐纤离看来,他咳得这么厉害完全是冻出来的,
    她上了车辕,一手拉开自己的披风挡着风,一手推开马车门直接钻了进去,进入马车后飞快的把马车门给关上了。
    “这么冷的天,你出门作甚?”沐纤离关好门后便冲东陵珏说道,一扭头,只见面容苍白,又消瘦了几分的东陵珏,正裹着厚厚的皮毛披风,曲着腿坐在那车内的榻上。见此,沐纤离的心中没来由的一酸,他比上次她见他时又消瘦了不少。
    东陵珏没有想到,她会直接进来,咽了咽口水润了润又干得想要咳嗽的喉咙,道:“昨日进宫,皇祖母见雪太大,便不让我回去。我看今早雪小了许多,便出了宫,没想到走到半路上,马儿却被不知道是谁丢在雪地中的刀伤了脚。”
    因为那刀被雪盖住了,暗影和马儿都没看到,马儿才会踢到那刀伤了马腿。
    “小?我瞧着今早上的雪,可半点不比昨天小呢!你身子不好,待在宫中便是,纵使宫中有人要害你,以你的聪明睿智,还能让被人要了你的命不成?如今这车停在半道上,外面下着大雪,不是冷的让人更难受吗?”不知道为何,沐纤离听完之后,心中甚是生气,对着东陵珏便是一阵训斥,语气也重了一些。
    东陵珏心中微微诧异,她竟然也知道,宫中有人想要害他?
    虽然沐纤离是在训斥他,但是听在他的心里却是甜滋滋的,她会这样训斥他,也是因为在意他的身体。
    “你说的不错,是我思虑不周了咳咳……”他说完,便又是一阵咳嗽。
    沐纤离实在是看不下去,直接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裹在了东陵珏的身上。虽然他这马车内点了炭炉,但是沐纤离觉得这马车内依很冷。
    “这如何使得?我并不冷,这披风你还是自己穿上吧!”东陵珏说着便要去扯沐纤离裹在自己上的披风。她看起来穿得也并不多,若是把这披风给了他,把她冻坏了便不好了。她本来就体寒,也是受不得冻的。
    沐纤离见他要把那披风扯下来,便忙上前用手去按,她这一按不但按住了披风,还按住了东陵珏的手。一丝寒意从指间传来,手下的手,冰冷没有一丝温度。若不是他还在跟自己说话,还有他那清冷却又带着一丝丝暖意的眼睛正看着她,沐纤离都要开始怀疑,他是一个死人。
    “还说不冷,这手连一丝热气都没有。七皇子若是嫌弃,便直说,莫拿这样的话来骗我。”沐纤离收回自己的手,有些生气的看着他说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气什么?
    嫌弃,他自然不是因为嫌弃她的披风,才想要把披风还给她的。但是现在,她摆明了就是一副,他若是不要她的披风便是嫌弃她的样子,他也就不敢把自己身上的披风扯下来了。
    “沐大小姐误会了,我并非嫌弃,只是怕沐大小姐把这披风给了我,自己会着凉而已。”
    “没事,我身体可比你好多了,穿不穿披风都无所谓。”沐纤离耸了耸肩膀说道,现在是在马车内,又不是在外面不穿披风她也没有多冷。
    “那便多谢沐大小姐了。”东陵珏道了谢,将沐纤离的披风又往上拉了拉。
    嗯……,虽然身上并未因为多了一件披风,而变暖多少,但是这心里却非常非常温暖。
    东陵珏道过谢后,马车内便是一阵静默,沐纤离因为上次的事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尴尬,所以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
    “暗影去了多久了。”沉默了一阵之后,终究还是沐纤离先打破了沉默。
    东陵珏想了想道:“大概有半个时辰了。”
    “半个多时辰?”沐纤离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仔细的想了想,从这里到七皇子府的距离。
    “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他就算不用飞的,就用跑的这会子,这个时候也应该回来了呀!”更何况暗影的轻功那么好,若是用飞的一刻钟都要不到,便已经赶回了七皇子府。
    沐纤离不说他还不觉得,现在她这么一说,东陵珏便也觉得,这暗影回府找个人牵个马来,花的时间的确是太久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