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东陵清流的手艺

      沐纤雪听到东陵烬炎这样说心中老大不高兴了,瞧着沐纤离面前得烤串儿,拧着眉颇为担心的道:“我瞧着这肉串儿是用木炭烤出来的,那木炭有灰是不是不太干净啊!”
    她此话一出,满桌子的人都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她口中的不干净的东西,他们可是吃了不老了少呢!
    沐纤离买的是上等的木炭,这木炭好烧不说,而且也不起灰,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不干净之说。她拿起两串儿肉,豪放的一口撸到底,嘴里嚼着肉道:“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不过妹妹同太子殿下肠胃娇贵,怕是吃不了这种不干净的东西,做姐姐的我也就不邀请妹妹和矮子殿下吃了。”
    “什么不干净?我可瞧见了,那木炭上等都不起灰的。”云婉仪大口大口的吃着烤青椒,为沐纤离正名。
    东陵烬炎一心想吃那烤肉,但是被沐纤雪这么一搅和,反倒弄得他没得吃了。
    “咳咳……其实吧!本太子的肠胃也没那么娇贵。连大学士这样的老者,都吃的东西,本太子也自然也是吃得的。”东陵烬炎厚着脸皮说道。
    就为了吃上沐纤离烤的肉串而已,他一个身份尊贵无比的太子殿下,竟然屈尊纡贵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压根就忘了,自己才说过,沐纤离冤枉逼死了她姨娘的事情。若是他记得,如此狠毒女子烤出来的食物,他又怎么会想吃?沐纤雪狠狠的将手捏着拳头,长长的指甲陷阱了肉里,发出一阵刺痛。
    她才说过的话,东陵烬炎自然是不会忘记的。但是,他现在看到沐纤离就是厌恶不起来。
    “既然如此,等会儿小王爷烤好了,太子殿下便吃些吧!我烤了半天没有进食,这些串儿先让我垫垫。”反正她就是不乐意,把自己烤的东西给这两人吃。
    她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东陵烬炎自然不好跟她抢。他看东陵清流,在烤架旁烤的像模像样的,便想他烤出来的味道定也不会差。
    柳之敬等人的脸上闪过一抹古怪之色,毕竟,他们可是知道,东陵清流考出来的串儿,那滋味可是很‘销魂’的。沐纤离让他吃东陵清流烤出来的串儿,她的目的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老爷子,文之,云大哥还有婉仪,我敬你们一杯!感谢前些日子我被西子墨抓走的时候,你们出力寻我。”沐纤离起身,双手端着酒杯,微微欠身十分真诚的朝四人说道。
    秦老爷子是长者,自然不必起身,端着酒杯十分惭愧的道:“你在学士府被歹人掳走,要说我秦家也是有些责任的。寻你自然是应该做的,实在是当不起你的感谢。”
    因为是平辈的人,云天同秦文之还有云婉仪都起了身。云天也端着酒杯道:“纤离太过客气,咱们本是朋友,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在他看来,朋友遇难,出手相帮这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何须说什么感谢。而且,他们虽然尽力寻找,却也没有寻到她,也不好承她这一声谢。
    “老爷子言重了,哪西子墨有意要掳走我,秦家也是防不住的。此事与秦家无半点关系,倒是因为我,连累了一秦家一条人命被害。”若不是因为她,那为她领路的丫鬟也不会被人杀死。
    秦文之摇着头道:“是那千面杀手心肠太狠毒,也是哪丫头命薄,她丢了性命也不怪你,要怪……”
    “好了,今日是高兴的日子,咱们喝酒吃肉,不提那些丧气事儿可好?”云婉仪见这话题越来越往沉重的方向偏,便出言打断了秦文之的话。
    在这高高兴兴的时候,提西子墨和死人,这不是丧气事儿是什么?
    “好,喝酒。”沐纤离高举酒杯,隔空朝世人碰了碰,随即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见她把酒喝光了酒后,秦大学士他们也把杯中的酒饮尽了。
    酒饮尽,四人便落了坐,忽然云天想到太子也有指挥禁军寻找沐纤离,便道:“说起来,太子殿下也带领和指挥禁军已经寻你,你也应该敬太子殿下一杯才是。”
    沐纤离拿着酒杯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幅度,看着东陵烬炎道:“那微臣也敬太子殿下一杯,让太子殿下费心了。”
    她敬的这杯酒,他东陵烬炎能心安理得的喝下去吗?见了一路上那些禁军寻找她时的散漫模样,就知道他这个指挥禁军寻她的人是否有上心。
    东陵烬炎被她看得心中有些发虚,因为他下了让禁军不必用心寻找沐纤离的命令,而且还给自己的几个心腹说,若当真找到便可直接将她除去。所以在面对她给自己敬酒的时候,他是有些心虚的。不过他此刻也有些庆幸,自己没有让禁军用心寻她。若是禁军先寻着她,她便已经没命了。
    “咱们都是一家人,本太子自当费心。”他笑着说道,隔空与她碰了碰杯,将杯中的酒饮尽。
    沐纤离也喝光了杯中之酒,态度散漫的把酒杯放在了桌上。
    这个时候,东陵清流端着一盘子烤好的肉端上了桌,还对众人道:“来尝尝我烤的肉,味道绝对不会比小离儿烤出来的差。”
    沐擎苍他们看着那盘子,看起来卖相还不错的烤串儿,却没有一个人动手吃的。
    “来沐兄,尝尝……”东陵清流殷勤的拿起两串儿烤肉递给自己未来的大舅子。
    沐景凌忙打了个嗝儿,摸着自己的肚子,摆手道:“不了,我已经吃了许多,现在已经饱了,再也吃不下了。”
    “柳……”
    他放叫出了一个字,柳之敬便忙抱着自己的肚子道:“这烤串真是好吃,我这胃都快撑爆了。”
    什么吃饱了?撑爆了这都是借口,他们分明就是怕自己烤得肉串不好吃。
    “来太子哥,既然他们都吃饱了,你便多吃些。”东陵清流说着,拿了十串儿羊肉放在东陵烬炎面前的空碟里。
    东陵烬炎看这羊肉串儿,色泽和香味儿都不差,觉得这味道应该是不错的,便道:“好,我便尝尝你的手艺。”
    闻言,沐景凌等人垂下眼睑,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他们倒是很乐意见到,这太子殿下把自己吃恶心了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