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七皇子府的女主人

      见师兄已经微恼,水琉璃低下了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本来就有关系嘛!”
    东陵珏心中微微叹息,这璃儿待人一向都是很好的,不知道为何偏对沐纤离冷嘲热讽的。虽然他说了很多遍,他的寒毒发作跟沐纤离没有关系,怪不着她。可是这丫头,却偏认了死理,就是不能释怀。
    他脸上带着歉意的微笑,单手背在身后,看着面前的沐纤离道:“璃儿心直口快,你莫要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不放在心上?她早就放心上了好吗?璃儿、璃儿、叫得好不亲昵?这水琉璃当真只是他的师妹吗?
    “……”沐纤离没有说话。
    沉默片刻后,水琉璃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沐纤离道:“沐大小姐来半天了,也没给你上茶,倒是我失礼了。暗影,麻烦去沏壶热茶来。”
    她使唤暗影倒茶,言行之间尽是一副七皇子府女主人的做派。
    暗影虽然不喜欢被水琉璃使唤,但是她毕竟是主子的师妹,这一路上照顾主子也是劳心劳力的,看在主子的份儿上,也不能不给她面子,便冷着脸去沏茶了。
    在七皇子府住过的沐纤离,自然知道这暗影在这皇子府的地位。他是东陵珏身边最亲近的人,只听东陵珏的吩咐,旁人的一概不听。水琉璃能这么随意的使唤他,可见这水琉璃在皇子府的地位。见她这一副以女主人自居的做派,沐纤离只觉得心口像是被谁打了一拳一样,闷闷的又有些微微钝痛。
    “沐大小姐快坐吧!”水琉璃右手比出一个请的手势。
    沐纤离虽然已经想离开,但是看到东陵珏那张苍白的脸,还是坐了下来。而且临阵脱逃,也不是她的性格。
    她落座后,水琉璃便直接在东陵珏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微微扬着下巴,像是在跟她宣示什么一样?
    入座后,三人一片静默。没过一会儿,暗影端着一壶茶还有几个茶杯进了凉亭。
    这院中无下人,他便给三人的茶杯之中,倒满了茶水。
    水琉璃端起茶杯,闭着眼睛闻了闻茶叶的味道,随即便板着脸放下茶杯看着暗影轻斥道:“暗影你怎么沏了这样的茶上来,府上不是有上等的碧螺春吗?你用这样的茶招待沐大小姐,也不怕沐大小姐说咱们七皇子府待客不周。”
    她一口一个咱们七皇子府,分明就是在告诉沐纤离,她是这七皇子府的主人,而沐纤离只是一个客人而已。她训斥暗影沏的茶不好,更是在影射七皇子府的人,压根就没有拿沐纤离当什么贵客。
    活了两世,若是还不能明白水琉璃是什么意思,那么她就真的是白活了。
    暗影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茶怎么就不好了,主子平日里可都是喝的这个茶啊!这水姑娘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自己可绝对没有看不起沐大小姐的意思啊!
    “怎么会,我觉得这茶挺好的。”沐纤离也不觉得这茶有什么不好的,因为这七皇子府压根就没有不好的茶。她端着茶杯,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又自己伸手拿茶壶倒了一杯,还挑衅的看了一眼水琉璃。
    见她完全没有被自己的话打击到,水琉璃微微眯了眯眼睛。
    东陵珏也端着茶杯正要喝上两口,一双雪白的素手却按住了他的手。
    “师兄,茶性寒,你如今的身子可不宜饮茶。”她水中直接抽走了东陵珏手中的茶杯。
    见这丫头连自己喝茶都要管,东陵珏不由的摇了摇头道:“哎!罢了,为兄不喝了。”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沐纤离只觉得十分刺眼。她好想大手一扯,把东陵珏扯到自己身边来,可是她没有立场。
    见师兄如此听话,水琉璃笑着道:“若是师兄当真是很想喝茶,也等璃儿制了不寒的茶再喝。”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
    沐纤离觉得,她似乎是来这七皇子府给自己找不痛快的。她知道水琉璃喜欢东陵珏,但是东陵珏呢?他是不是也喜欢水琉璃呢?虽然在峻及山的时候,她心中觉得东陵珏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可是现在,她却有些动摇了,或许他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只是自己产生了错觉而已。
    又坐了一会儿,沐纤离才告辞离开了七皇子府。
    八月十五
    瀚星大陆也是过中秋节的,只不过却没有月饼。代替月饼的是一种叫做月光饼的饼,大大的一张饼上面撒满了芝麻吃起来脆脆的香香的。中秋节大家都用月光饼做礼,相互的赠送着。
    今年,镇国将军府受到不少的月光饼。各个地方送来的都有,最远的是从西南凤家送来的。
    早上,沐家一大家子,先是在祠堂拜祭了祖先。中午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了饭,下午便开始准备着去参加晚上的夜宴。
    沐纤离神情恹恹的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看着天上火辣辣的太阳,她竟然又想起了东陵珏赫水琉璃在一起的情景。心中又是一阵烦闷难受,她不敢断定东陵珏是不是喜欢自己,但是却可以肯定自己是喜欢他的。该怎么做,她老早就想好了,但是去过七皇子府后,这心里却又打起了退堂鼓。
    “若是他真的不喜欢我怎么办?”看着天上的太阳喃喃自语道。
    想了一会儿后,沐纤离觉得自己有些窝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对自己道:“沐纤离既然心里已经想好好要怎么做了,那就去做,大不了就是被拒绝丢个脸而已。”
    她堂堂一个现代社会的大龄女青年,还怕这个吗?有必要这么瞻前顾后,畏畏缩缩的吗?自然是没有必要的!
    是的,她打算告诉东陵珏,她喜欢他。不留遗憾的,把心里的话全都说出来。
    拿着衣服走进院子的柳心正好听到这句话,出声问道:“小姐你要去做什么啊?”
    她十分好奇,她家小姐可能会被拒绝和丢脸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沐纤离面上一红,咳了咳道:“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
    小孩子?柳心的眼角忍不住抽了抽,翻着白眼看着自家小姐道:“若比小姐你大一岁的我是小孩子,那么请问小姐你有是什么?”
    沐纤离挑了挑眉道:“虽然我比你还小上一岁,但是我心智比你成熟。”
    噗……柳心差点儿没喷出一口老血来,小姐的意思是说她光长年龄不长心和智慧,这实在是太三人了。
    柳心没有再继续跟自家小姐斗嘴下去的欲望,因为她知道,斗到最后受伤的只会是自己。
    “小姐你瞧,这是老爷找人给你做的今天晚宴要穿的衣裳,你瞧瞧喜不喜欢?”她说着把手中的衣服摊开。
    这衣裳是一套,天蓝色的荷叶领交颈襦裙,领口开得比较低,露出里面抹胸。抹胸是白色的,上面绣着淡蓝色的冰莲。袖子也是荷叶袖的,手臂的位置有白色缎带搭好的蝴蝶结。裙摆上绣着大朵大朵的冰莲和莲叶,虽然华丽却又雅致。
    看着这衣裳,沐纤离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她记得爹爹让她挑料子做衣裳的时候,她先走了,让爹爹决定来着。没想到她爹爹一个武将,眼光竟然这么好。
    “很不错,今天晚上就穿着一身吧!还有,把你家小姐我打扮得漂亮一点。”沐纤离用手指着柳心的鼻子嘱咐道。
    “好,没有问题,小姐咱们现在就开始吧!”柳心还是第一次听自家小姐说,让她把她打扮得漂亮一点儿呢!她只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液都在沸腾,她现在就要开始为小姐上妆,将她打扮成夜宴之中最漂亮的女子。
    沐纤离看了看还挂在天上的日头,拧着眉道:“现在是不是太早了啊?”
    “不早,一点儿都不早。”柳心拉着她的手就往房间里走。便走还边对在厨房里打扫的鱼儿大喊道:“小鱼儿,快把热水烧上,小姐要沐浴,对了再去花园儿里摘些花瓣儿来。”
    鱼儿从厨房里探出脑袋,看着正拉着沐纤离上台阶的柳心道:“柳心姐姐,后灶的锅里有好大两锅热水呢!小姐洗澡应该够了。”
    “那你就先去采花瓣越多越多好。”
    “好,我这就去。”鱼儿脱下身上的围裙,拿了篮子就出了院门儿。
    一刻钟后,泡澡满是花瓣的浴桶里的沐纤离,不停的打着喷嚏。不是她对花瓣儿过敏,是这花瓣实在是太多太香了。她甚至都开始怀疑小鱼儿,是不是把花园里的花都给摘来了。
    “啊切……啊切……”一连串的喷嚏后,目前离捂着鼻子,对屏风外面的柳心瓮声瓮气的道:“柳心姐姐,我是不是可以出来了啊!”
    屏风外传来了柳心无情残忍而又无情的声音。
    “不可以,小姐你得在浴桶里,泡上半个时辰,这花的香味在你的身体上才会持久不会散去。小鱼儿,拉脸毛的线准备好没有……”
    拉脸毛的线?沐纤离只觉得后背一凉,这柳心上是想要干什么?好好的,为什么要拉脸毛?她忽然有些后悔,给柳心说让她给自己好好打扮的话了。可是柳心现在的打扮之魂,已经在熊熊燃烧,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再阻止。她觉得其实泡在浴桶里挺好的,她可以一直泡在浴桶里不出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