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剜心之痛!心如刀割?

      又过了三日,西子墨一行人到达了洛水镇。洛水镇离虎门关还有五百里之远,进入洛水镇后沐纤离明显的感觉到,寻找她的人变少了。除了在进镇子的时候,在城门口接受了一下简单的检查,就再未看见寻找她的禁军的影子。很显然,这洛水镇定然已经寻找她的人翻了个遍,所以现在自然不会严查。
    因为进入洛水镇的时候是傍晚,一行人便歇在了洛水镇。这一日是那十香软经散两日的周期,从早上到现在沐纤离都未曾饮水。临睡前无言端着一杯白开水,走到了榻前什么都没说直接递给了沐纤离。
    一般只有自己口渴了,才会让她端水给她喝。现在无言主动端水给她喝,想来这水中应该是有些问题的。沐纤离什么都没说,喝了一大口之后,便朝无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想再喝了。无言垂首,见杯中之水一少一半觉得药效应该够了,便把水杯放到了桌子上。扶着沐纤离躺下,给她掖好了被角。
    待无言走到一旁去时,沐纤离头一歪直接把嘴里的水全部都吐到了被子里,闭着眼睛开始睡觉。
    翌日一早醒来,沐纤离发现自己果真是有了一些力气,而且丹田还能感应到一丝丝内力。不过可能是因为十香软经散吃多了,那药效一时半会儿不好散去的缘故,虽然有了力气但是还是有些使不上劲儿。以她现在的情况,还无法逃走,只能继续蛰伏徐徐图之。
    沐景凌已经在虎门关驻守了五日,可是依旧没有发现沐纤离或者是西子墨的半点踪迹。虎门城内此刻都是东陵百姓,除了沐景凌他们再无他国之人。因为这些日子搜查得甚严,那些到虎门关做生意的他国人,都听到了一些风声,怕被牵连便都离开了虎门关。
    因为怕沐纤离已经被带出了虎门关,沐景凌也让人带了一群人,到关外去寻找。而且还派了不少的暗卫,到离最近的西岐关口埋伏着,只要一发现西子墨他们的踪迹无论如何都要把沐纤离救出来。
    东陵珏带着七皇子府的影卫,先是在西子墨最有可能经过的各大城镇寻找,寻找他无果之后。他便也带着人开始往虎门关而去,他的想法很简单,若是沐纤离真的被西子墨带回了西岐,那他便直接带着人从虎门关出关,潜入西岐境内寻找。
    虽然说父皇也派了人,偷偷潜入西岐境内,不过却还没有关于沐纤离的半点消息传来。
    天黑十分,东陵珏带着人进了洛水镇,他本是想继续赶路,但是却被师妹水琉璃给制止了。因为昨日她们便连夜赶路,师兄已经一夜未睡。他身体本来就不好,若是再不好好休息,不要命的赶路她怕他会活不到三十岁。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不准许他们在赶路,让在洛水镇休息一夜在赶路去虎门关。
    暗影见自家主子脸色也颇为憔悴,为了他的身体着想也不同意在继续赶路。于是乎,东陵珏一行人便歇在了洛水镇。
    “师兄你睡了吗?”沐浴过后,换了一声干净衣裙的水琉璃,站在东陵珏所住的,天字一号房间门外,抬手轻轻的扣了扣门。
    屋内的东陵珏并未睡觉,正坐在桌前喝茶沉思,听见自家师妹敲门,便给正在铺床的暗影使了一个眼色。
    暗影会意,转身走到房门旁,从里面把门打开了。
    “水姑娘。”
    “我师兄呢?可睡下了?”水琉璃看着暗影问道。
    暗影摇了摇头道:“未曾,水姑娘请进。”说罢他侧身让她进屋。
    进屋后她便看到,梳洗完毕的师兄,真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衫,坐在桌前。她看了看暗影道:“暗影你能否出去一下,我有些话要与师兄说。”
    “这……”暗影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自家主子。他的职责便是保护主子的人生安全,只要出门在外,他都要时时刻刻待在主子身边的。若没有主子的命令,他可不能擅自听别人的话离开。
    东陵珏微微蹙眉,随即对暗影道:“你先出去一下吧!”
    “是!”暗影领命,退了出去顺便还把门儿给关上了。不过他出去后,便一直站在门口,未曾离开半步。
    见暗影出去了,水琉璃便走到他旁边的圆凳上坐好。看着自家师兄,苍白的脸庞,还有眼下的青黑之色,她一阵心疼。这些日子,师兄如同着魔了一样,四处寻找沐纤离,这本来就不要的身子都快撑不住了。
    “师兄你这几日都清瘦了,虽然找人要紧,但是你的身子更重要啊!”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跟师兄好好说说,让他不要在这么如魔的找下去。
    “咳咳……”东陵珏手握成拳,放在嘴巴旁咳了两声,摇着头道:“我的身子无碍。”
    “无碍?你都咳嗽了还说自己的身子无碍!那沐纤离对你来说就那般重要,让你如此不顾及自己的身体,这样寻她。”一说起他这几日为了找沐纤离做过的事情,水琉璃便又气有心疼的。气的是他对沐纤离太过上心,心疼的是他累坏了身体。
    “她对东陵国至关重要。”东陵珏垂首违心的说着假话。
    沐纤离是个人才,对东陵国很重要不假。但是对他而言,她是他心尖儿上的肉。而如今他心尖儿上的肉不见了,他也实实在在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剜心之痛。这些日子他如同魔障了一般四处寻找沐纤离,无时无刻都在想,如果他是西子墨掳走沐纤离后会如何掩人耳目,从什么地方将她带离东陵国境?他不敢让自己停下来,也不敢睡着。一旦停下来他便会忍不住去想,她现在如何?西子墨可有折磨她,或者做一些什么不轨之事。睡着后他也会梦到她,梦到她浑身血肉模糊,让自己去救他。有好几次,东陵珏都被自己的噩梦吓醒,然后再也不敢入睡。
    他一开始便低估了沐纤离在他心中的位置,他不只是对她有好感,不只是喜欢她而已。他爱她,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却已经深入骨髓。
    不就会制作个神臂弩,练个兵吗?有什么重要的?而且现在神臂弩的图纸东陵国的巧匠都一掌握,沐纤离的练兵之术,她练出来的兵也都知晓,就算没了她东陵国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是她对东陵国至关重要?还是对你来说至关重要?师兄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水琉璃一双弯月一般的眼睛,深深的看着他。她想知道答案,但是又害怕知道答案,她的心情十分矛盾。
    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为了别的女人如此奔波,如此用心,她的心也入刀割。